tkwc8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張春君的變化 (第一更)分享-m3okr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火气这么大,是谁又惹他生气了?”
向南被吓了一跳,抬起手来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办公室里,笑着招呼道,
“老师,新年好啊。”
混混王妃休想逃 淩凝
“嗯,自己随便坐吧。”
张春君抬头看了向南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泡着茶,说道,
“年前的时候,我一直在修复一件商朝早期的兽面纹扁足鼎,不过到过年放假时,都还没修复完,你这些天要是有空,就帮我将它给修复了吧。”
“好。”
向南点了点头,也没问张春君为什么不自己修复。
如果张春君愿意说,早晚也会告诉自己原因的;如果他不愿意说,问了也没用。
张春君看了看向南,问道:“要不要坐下来喝杯茶?”
“不了,正好我下午没什么事,我去修复室里看看那件兽面纹扁足鼎吧。”
向南一眼就看出张春君似乎心情不大好,还是不留下来喝茶了,免得留在这里太压抑。
洪荒之本源不朽 吃飽了睡了吃
张春君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件兽面纹扁足鼎就在工作台上,你一进去就看到了,你去吧。”
向南点了点头,赶紧退了出来,心里不免有些疑惑,张老师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感觉情绪很低落啊。
不过,他对张春君家里的情况并不熟悉,也猜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干脆就不再去想了。
庶女有毒 秦簡
“还是先把这件兽面纹扁足鼎修复好了再说吧。”
向南暗自嘟囔了一句,转头就走进了办公室对面的小修复室里。
办公室里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电视和电脑全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儿,不过工作台上却是一片乱七八糟,各种青铜器修复的工具、材料等横七竖八地堆满了桌子,看起来杂乱无比。
而那件兽面纹扁足鼎正躺在各种工具、材料中间。
向南将这件兽面纹扁足鼎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这件青铜器已经拼对焊接完毕,不过还没来得及矫形,之后加固、做旧等工序也都没有完成。
说实话,这种程度损伤的青铜器,修复起来并不算太复杂,也不知道张春君老师为什么没有将它修复完,而会在修复了一半之后,让向南来接手继续修复。
穿越之虛擬人生 午夜狂想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向南只要将这件兽面纹扁足鼎继续修复好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向南便不再多想,他先将杂乱的工作台稍稍收拾了一番,把一些暂时用不到的工具和材料归置到一旁,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埋头开始修复起来。
向南沿着张春君之前的修复痕迹,继续往下修复,渐渐地就沉浸在了文物修复的氛围之中。
就在他修复得热火朝天之时,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些异样,他忍不住转过头去一看,差点被吓了一跳,只见张春君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站在自己的身后,表情认真地看着自己修复文物。
“老师……”
向南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轻轻喊了一声。
张春君朝他摆了摆手,说道:“嗯,你继续做你的事,不用理我,我就随便看看。”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向南哪有这么大的心脏,别人看他修复文物时,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可自己的老师要是站在后面盯着自己看,总感觉如芒在背,浑身都不自在。
张春君在后面看了一会儿,也发现这个问题了,他摇了摇头,说道:“你好好修复吧,我先回办公室去了。”
说着,他就背着双手,转身慢慢地离开了修复室。
向南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总感觉老师好像老了许多似的,背影都显得很单薄。
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心情也陡然间沉重了起来。
这件兽面纹扁足鼎原本就已经被修复了一半,向南接手过来之后,也没花费太长的时间,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将剩下的几道工艺完成了。
最強兵王
将这件兽面纹扁足鼎修复完毕后,向南又仔细检查了几遍,没再发现什么问题之后,他就将它送到了张春君的办公室里,交给老师过目。
“这么快就修复好了?”
张春君倒没有显得很惊讶,毕竟向南的文物修复速度,作为老师的他还是相当了解的。
“来,拿过来,让我看看手艺如何。”
向南赶紧将兽面纹扁足鼎放到了沙发旁的茶几上,然后就站到一旁,等着张春君来“验货”。
张春君的心情显然比中午时要好了许多,他笑呵呵地戴上老花眼镜,又从办公室抽屉里拿出一柄手持放大镜,靠近这件青铜器,仔细地观摩起来。
看着看着,他忍不住连连点头,赞道:“不错,不错!手法比以前娴熟多了,这矫正也做得非常好,整体的器形看起来很圆润、自然,做旧也做得非常不错,几乎都看不出什么焊接的痕迹。”
向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都是老师教导得好。”
“扯淡!”
张春君瞥了他一眼,说道,
“我教的学生又不止是你一个人,别的人为什么做不到这种地步?你说明跟我的教导没关系,你们自己要是不肯下苦功,不肯钻研,照样没什么用。”
向南:“……”
老师,你这话说得好直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张春君才不管向南怎么想呢,他又说道:“正好,我这里还有几件商周时期的残损青铜器,你也一起修复了,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向南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麻烦,不麻烦。”
话虽然这么说,可他心里面的疑惑更重了,老师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以前他可不会让我代为修复文物,他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向南几乎都窝在魔都博物馆青铜器修复中心里,替张春君修复残损青铜器,这其中,不仅有商代晚期的兽面纹鼎,也有西周时期的饕餮云雷纹提梁壶,还有战国时期的蟠龙纹鼎。
张春君的心情似乎也一天比一天好了,原本始终板着的脸,也总算见到了笑容。
向南见到这一幕,也是松了一口气,不管张春君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脸上能有笑容,就说明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