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ken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美漫之拯救遺憾 線上看-第237章 扭轉的可能分享-5eeru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一所神秘的花园。
一个手腕上被锁住的盲人。
一本古朴的书。
一位美丽的黑发少女。
世界重启。
……
“总感觉少了什么…”
季晨摘下时间宝石,忍不住喃喃自语。
仙武道尊 墨雪
那所花园他十分陌生,包括了花园里的那个盲人,这个世界,还有…
死亡!
“少了关键的线索?”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他的背后出现,死亡轻轻巧巧的撑手一跳跳到他的面前。
“……姐姐,”季晨哭笑不得,也十分无奈:“我,在天启星战场上,杀了由迦可汗的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打算的?”
“看到你想杀了由迦可汗,于是帮了一把而已。”
盲山 雲上
死亡笑眯眯的看着他,虽然她说的话季晨一个词都不信。
腹黑寶寶天價媽
卡玛泰姬法师这边,除了至尊法师外,其余人看季晨的目光则是十分惊悚了。
他们看不到死亡,所以只能看到季晨对着空气在自言自语。
季晨也意识到了现在还有外人在,忙对着至尊法师说:“抱歉,我现在不太方便…”
至尊法师活了这么久,更何况他执掌时间宝石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对一些存在还是了解过的,当下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带着一众法师离开了这里。
“好了,人都走了?死亡姐姐,虽然知道你没有恶意但你这么冲着我笑总有点慎得慌,咳,我们能好好聊聊吗?”
虽然死亡没有恶意,但死亡的微笑所代表着的东西季晨可不想接触。
死亡却摇了摇头:“我不是在对你微笑,不过,我们当然可以好好聊聊最近发生的事。”
季晨一愣:“那你是对谁?”
死亡又一次笑了起来。
季晨其实不止一次奇怪过,身为死亡规则的实体化,但这个死亡却很喜欢笑,冷笑也就罢了,偏偏带着十足的善意,笑的十分温柔。
就像一个可以无话不谈的姐姐一样。
她甚至把带来死亡认为是每个人都会有着的一份特殊的礼物,只是有些人来没有来得及接受它。
这和神话中的死神可是一点儿也不一样。
“好吧,最近发生的事,关于由迦可汗,关于我扰乱了这个世界。”
季晨叹了口气:“我记得你们无尽家族,在无数个平行世界中都只有你们几个,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没有我,如果多了我,那么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区别是什么?”
死亡略带讶异的说:“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季晨愣了一愣:“那就现在,从由迦可汗死亡之后到现在的事?”
“唔,是宇宙间发生的大事吗?”
“如果没有影响力的小事,也不会造成什么蝴蝶效应吧?”季晨反问。
“好吧好吧,”死亡妥协的点点头:“其实单照我来看,我觉得卡玛泰姬的人言重了,因为论起差不多的平行宇宙,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情,最多也就纷争更多了些,我的工作量大了一点吧。”
渡魂師
“不过,我可没有的预言未来的能力,那不是我的职责。时间宝石能看到未来宇宙的无限可能,这个我做不到。”
“但这件事情,往大了来看,能够毁灭这个世界——在我所干涉我不该存在的时空之后,我擅自加入了新旧交替神明的战争之后,奥丁骄傲自满引发了一系列大战,彻底走入了歧途。”
“尽管我可能觉得微不足道,但这就是时间宝石给我看到的一种可能。”
季晨点了点头,手中的阿戈摩托之眼再次睁开,绿色的光芒闪烁,点亮了周围的夜空:“我看到的和我的未来完全不同,你要看看吗?”
與鹿晗同居的日子
死亡摇头:“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意世界未来的走向?”
“哪怕它真的毁灭了,也不过是一个世界而已。而你更可以了却身上的所有因果。”
承担由迦可汗身上那属于旧神的耻辱,艾泽亚与达克赛德间的骄傲,世界纷乱的代价。
毁灭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过是个虚幻的世界而已。
因为这就是你告诉我,可以无所谓这些,按照自己心意行事,但真的论虚幻,这还只是我了解的一个漫画世界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对他来说,现在的情况难道还有什么是真实的吗?
季晨差点没吼出来。
但他也知道,这是他自己的过度曲解,更何况,无尽家族从不干预世间,至少,死亡从不会去干预什么。
甚至连去救出她的弟弟,也只是假拖自己之手。
“好吧,你不在意,但我在意。我知道我这么说太虚伪了,毕竟发展成现在这样九成就是我的锅。”
“来自未来的旅客,我们的一切随性而为就好,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后果?”
也难怪未来你会这么说…原来过去你就是这么认为的。
季晨又一次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自己的锅自己补上,一会儿就去找奥丁打一架去,最好在立下个什么输了就一直守在九界的誓言什么的。
但就算是那样,也能保证未来还会那样和自己所认识的未来的世界一样发展?
之前造成的如此多的错乱,自己不知道历史的细节,过去平白无故多了个能影响一切的人,还会如此发展下去吗?
季晨不知道闪电侠创造出闪点的故事,但他此刻十分清楚自己制造的闪点可能会造成什么。
我是直男啊餵
回不去了。
死亡看着季晨的神色,想了想张开手臂:“你很苦恼啊,想要离开这里吗?那样就不用再考虑这些了。”
都市超級畫師 落火煙
季晨立刻后退一步:“还不到那个时候,就算错误再大,照你所说的不过是个平行世界而已,我还不想死呢。”
“我所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在未来?”
汽車精兵 愛欣標
季晨谨慎的点头:“差不多,但是你无法看到未来发生的一切…”
總裁霸愛:被總裁承包的小綿羊
死亡忽然打了个响指:“这没关系,我虽然看不到,但有人能看到啊。”
“好好去想想吧,季晨。”
死亡却不等季晨回话,身形逐渐由实转虚,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季晨忽觉的身后一阵异样。
他转过头去,却正好对上了海拉那深邃的眸子。
这是…不符合年龄的深沉。
哪怕真正经历了战场,哪怕真的拼搏过死生,但当有个人忽然告诉她所坚持的一切都是错误,当人生观世界观在一瞬间毁去的时候,那个人会怎样?
不过,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难道她也能看得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