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qzj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595章 行走菜譜,在線投喂推薦-gmtzv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其他人撤出厨房,坐在客厅看柯南跟非赤继续打游戏,顺便消食。
艾玛和莉迪亚一开始还有些过意不去,不过池非迟看两人一副动弹都困难的样子,还是把人赶出了厨房。
垂簾聽政:24歲皇太後
厨房里,池非迟低头刷碗。
手机里传来泽田弘树的声音,“教父……”
本来好好的半大男孩声音,由于泽田弘树怕被其他人发现,刻意压低了嗓子,加上池非迟的手机又在口袋里,声音闷闷的,显得有些阴沉。
池非迟拿出手机,把手机放在洗菜台上,“什么时候来的?”
他、池加奈、池真之介手机里都有一个定位程序,只要手机连接着网络,泽田弘树随时可以过来。
“你们吃饭的时候我就过来了,因为听到柯南他们在,所以我就没出声,之前爷爷带我去看安布雷拉公司了,建设得很好哦,从他的办公室还可以看到伦敦的大本钟,他说明天会带我去看……”泽田弘树兴冲冲分享完,又问道,“您还会给他们准备上学带的便当啊?”
“偶尔,要是你要上学,我也会帮你准备的,”池非迟毫不留情道,“可惜你死了。”
“我才没死……好吧,好吧,算是死过一次吧,爷爷说,我的尸体没办法及时送回日本,大概会在美国火化之后,让人帮忙将骨灰带回来,教父,你把我的骨灰和我父亲的骨灰埋在一起吧。”
池非迟将冲洗掉泡沫的碗放上碗架,侧过头时,眸光变得晦暗不明,语气依旧如常,“那天坚村先生出事……”
虽然他不记得坚村是在哪个时间段被杀害的,也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地下室,但如果有心阻止,他完全可以去地下室蹲点。
不过他和坚村的联系只是泽田弘树,没想过花费太多时间。
接触下来看,坚村跟他不是一路人。
他不会杀坚村,但也不会救坚村。
把坚村救下来,他顾忌泽田弘树的感受,多半会将坚村留在安布雷拉,而安布雷拉为了成长,内里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这无疑跟想将阳光普照世界的光之魔人父子理念有冲突,若干年后,要是工藤父子与安布雷拉为敌,一旦找到坚村,坚村百分百会被曾经的挚友说服,觉得自己忽略了孩子、让孩子被大魔王带坏了,然后……说服泽田弘树、从内部摧毁安布雷拉!
只要工藤父子跟安布雷拉对上,这种发展百分百会出现,成与不成要看泽田弘树自己的心意,但他永远不会低估主角的‘口遁’威力。
昨天去机房的路上,他听池加奈说了,工藤优作在警方带走托马斯-辛多拉之前,很生气地质问:‘是开膛手杰克的后人又怎么样?就算暴露了又怎么样?要是在意别人的诋毁,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他认可前半句,但不认可后半句,就连他母亲偷偷跟他说起时,也觉得工藤优作的想法过于理想化。
对于群狼而言,只要嗅到一丝血腥味,就敢去咬下一块肉来,他和他母亲是盯着托马斯-辛多拉的狼,但还有更多赤红着眼睛藏在暗处的狼,托马斯很清楚,这种事暴露出去,要么抗过去,要么一败涂地。
一败涂地就只是一无所有?不,一旦辛多拉公司出事,托马斯不仅会一无所有,还会背上剧额债务,将后辈一起搭进去,心里不平衡而落井下石的小人会一个个找上门,哪怕托马斯死了,他的孩子也会受尽欺辱,艰难度日。
托马斯没有反抗吗?反抗了,只不过托马斯选择的时机、对手都不对,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但托马斯也不算傻。
要是没有他母亲多年布局,托马斯确实也可以保住自己、家人和公司,从而保住自己,引渡美国受审后多半不会死,过上几年风平浪静了还能再潇洒。
池加奈不明白工藤优作为什么这么乐观,他当时跟他母亲说了一句话:因为工藤优作先生自己能做到。
没错,如果是工藤优作遇到诋毁和谣言,工藤优作能说服世人,能有意想不到的盟友助阵,能度过难关,所以工藤优作无法理解托马斯的行为,也看不到托马斯原本的想法。
口遁大佬,恐怖如斯。
他不会为了工藤父子放弃安布雷拉计划,那两个人的份量在他心里还没到那种地步,虽然安布雷拉不一定跟工藤父子对上,但防备不可少,有着消除隐患的机会,就要把握住。
他早就决定好了,坚村遇害的那天,如果泽田弘树发信息告诉他,他就去阻止,就当是为了泽田弘树,以后有点隐患也无所谓,只要多加防备、准备好退路,让在乎的人能全身而退,就算哪一天泽田弘树因坚村而背叛,把安布雷拉玩崩了,就当他给自己的教子一场成长游戏。
而如果泽田弘树没有发信息,他就冷眼旁观,坚村死了未必是坏事。
“我刚入侵进系统那时候,他已经死了,”泽田弘树道,“不过没关系,工藤优作先生帮他揭发了凶手,也算是帮他报仇了,我只是心情有点复杂,空落落的,不过,我既然能这么存在着,说不定他也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还会遇到我母亲……算了,他们还是不要遇到了,他们应该遇到更合适的人,然后各自有自己的家庭、孩子,不会再争吵,不用再回避彼比,或许能成为朋友,教父,好奇怪啊,之前我也知道我母亲在利用我,我也很恨她的,不过现在想想,好像都过去了,她也算很辛苦了……”
極品屌絲混官場 宋江
池非迟:“长大了。”
泽田弘树:“……”
池非迟依旧低头洗碗,没有看手机摄像头,沉默了片刻,“我猜到了坚村先生会出事,去蹲守坚村先生或者托马斯,说不定能阻止。”
算了,他还是没办法虚伪地欺骗泽田弘树。
越遮掩,以后越容易被抓住破绽KO掉,不如趁早敞开来说。
泽田弘树的声音透着几分无语,他觉得教父是脑子秀逗掉了才会纠结这个,“你去蹲守也不一定管用啊,万一托马斯换另一个时间、地方杀人呢?比如在游戏开始之后杀人,比如先解决你……教父,别多想,已经结束了。”
池非迟‘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眼底的晦暗之色连同那点私心一起藏匿起来。
之后,泽田弘树又跟池非迟说了一下安布雷拉近期的情况。
至于‘遮天计划’,无论池非迟,还是池真之介、池加奈、泽田弘树,不仅没往外说,连私底下闲聊都没有再聊,就好像这个计划不存在、昨晚会议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憋事这一点上,四个人不用沟通就能达成共识。
有的事深深埋在心底,慢慢一步步去构建就行了,声张出去容易节外生枝,自己人之间也不必时时挂在嘴上。
……
客厅里。
池加奈也在跟两个小鬼头闲聊。
“柯南,今晚会留在这里的事,你有没有打电话跟毛利先生说过?”
“有~来之前我就打电话跟小兰姐姐说过了……”
“明天要上学的话,你等会儿要回去拿书包吗?”
“不用,我跟小兰姐姐说过了,明天早上回去拿书包,顺路去学校。”
“小哀你呢?”
“我也是一样,明天上学可以顺路去拿。”
灰原哀说着,发现池加奈靠在沙发上,这是很罕见的事,接触下来看,她记得池加奈一直坐得笔直,就像所有靠背都是装饰,“您累的话,可以先去休息。”
坐在电视机前的柯南也回头看。
“没关系,我消消食。”池加奈确实觉得困,不过肚子撑,现在去睡也睡不着。
一群人闲聊了一会儿,池加奈又去看柯南打了一会儿游戏,还跟灰原哀轮换着也玩了一会儿手柄游戏,感觉肚子总算舒服了,困意也席卷而来。
“我……”
“咔。”
池非迟端了一个果盘,从厨房出来,上面水果都雕刻得很精致,“我看冰箱里还有水果,做了个果盘,你们要不要吃?”
“不……”池加奈刚想拒绝,看着散发冷气的水果,西瓜红彤彤,橙子也黄澄澄,看起来很诱人,而且还被雕刻成了花团锦簇的样子,就像艺术品,不由默了一下,“吃……一点吧。”
最近天气开始变热,她也想吃点水果,不过……
(Ծ‸Ծ)
自家儿子这时候又拿吃的出来,是故意的吧?
她想睡觉。
池非迟将果盘放到桌上,没急着吃,又去厨房倒了杯酒。
池加奈吃着水果,“柯南,小哀,明天早上要几点起床?我可以帮你们准备早餐。”
“夫人,我和艾玛准备就行。”莉迪亚连忙声明还有自己这个女佣在。
“我已经泡了豌豆,”池非迟倒了酒出来,“明天早上还打算给你们做奶香豌豆羹、绣球馒头当早餐。”
瞬间安静。
池加奈:“……”
奶香豌豆羹?
灰原哀:“……”
鷹揚
绣球馒头?
柯南:“……”
虽然没吃过,但听名字就感觉会很好吃,他也相信池非迟的手艺。
明天早上他想吃池非迟做的,不知道行不行……
“我也好想尝尝,”艾玛笑着,积极道,“少爷,我可以帮忙打下手!”
莉迪亚:“……”
艾玛这个叛徒!
再这么下去,她们存在的意义都快没啦。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翌日。
帝丹小学放学后,柯南背着书包出教室,和灰原哀对视一眼。
九荒神帝
“灰原,你要回博士家吗?”
“我打电话跟他说过,今晚也会在非迟哥那里。”
“那我也打电话跟小兰说一声,我的《太空斗恶龙》要打通关了。”
有什么办法?
谁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池非迟居然说下午茶要做加拿大的Nanaimo bar?
加拿大的甜点耶,没想到池非迟还会做这个,必须要去尝尝。
下午茶之后,两个人又顺便蹭了顿晚餐。
第二天早上,又顺便蹭早餐、午饭便当,到了放学。
柯南走出教室,和灰原哀对视一眼。
“灰原……”
“我约了跟非迟哥打游戏。”
“就是你送的那个灵异游戏的光盘啊,虽然画面有时候有点恐怖,但还是蛮好玩的。”
又去池非迟家,继续蹭下午茶和晚餐。
到了第三天,帝丹小学没有社团活动。
下午三点多,两个小学生习惯性地结伴回了池非迟家。
“教母,非迟哥,我回来了。”
“加奈阿姨,池哥哥,我回来了。”
灰原哀和柯南进门,就看到池加奈站在体重秤上,神色凝重。
池非迟坐在沙发上,对灰原哀和柯南点了点头,又对池加奈道,“真的没必要每天称两次……”
“有必要。”
池加奈盯着体重秤,脑海里闪过一道道菜。
红豆沙水晶饼,自制豆浆,抹茶冻芝士,牛奶炖花胶……
啤酒鸡,红烧狮子头,西芹拌木耳,莲蓬豆腐,荷叶叫花鸡,青豆鱼丸汤,糯米珍珠丸……
最近几天好像吃得太多了。
确认小数点后的数字,池加奈松了口气,下了体重秤,“还好,还是没重。”
一个‘还’字给了柯南心头暴击,放好书包后上秤。
上次他住院,池非迟天天送吃的,早上中午晚上都有不一样的美食,被池非迟一通投食喂养,他出院后感觉脸都比以前肉了。
果然……
这一次,这两天体重增加得一点不正常。
等柯南下秤后,灰原哀上秤称了称,默默下秤。
再被投食喂养几天,她担心自己会幸福得‘膨胀’。
然后是莉迪亚、艾玛……
池非迟坐在一旁看着,沉默。
这些人大可不必每天早晚轮流秤体重,他每次看到排队上称称重,都想起一个词——
科学饲养。
“啊,对了,”趁着池非迟没报下午茶菜单,池加奈歉意微笑,努力在心里提醒自己要有自制力,“我跟燕先生约好了,今天要过去跟他们银行负责人见面,或许会一起吃饭,晚餐就不在家吃了,下午茶也不用了。”
灰原哀也点头,“我想回去博士家看看,他最近两天应该又没好好吃饭,晚上也不过来了。”
只要一听菜名,她就忍不住想尝尝,绝对不能等池非迟说出下午茶和晚饭打算做什么食物!
“刚才回来的路上,小兰姐姐也有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一下,”柯南装嫩卖萌,“她好像有什么事搞不懂,还跟我说,如果池哥哥有空,可以一起去,现在她们的社团活动应该也快结束了。”
“我知道,她之前打电话跟我说过,”池非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起身去厨房,“确实快结束了,那我给她们带一点草莓水晶糕,本来做好了打算等你们回来,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吃的……”
柯南:“……”
草莓水晶糕啊……听起来很不错。
既然给小兰她们带,那他到时候也顺便吃一点?
“母亲,小哀,我做的比较多,给你们也带一点?”池非迟在厨房问道。
“好啊。”池加奈微笑,心里忧伤。
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谢谢非迟哥。”
灰原哀没有拒绝,心里同样忧伤。
真不是她自制力差。
毕竟听着就很好吃的样子,不尝尝实在可惜……
而作为一个行走的菜谱,池非迟又喜欢不停换花样,要是这一次不抓住机会尝尝,等再有机会吃到,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她心里放不下啊。
果然,就不该让池非迟有报名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