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霖書齋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墨桑 ptt-第145章 收服不易推薦

Queenie Rita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王章在顺风铺子门口下了马,把头仰到最高,看着高高飘扬的顺风大旗,再低下头,看看小小的铺子门脸,再仰头看了看,忍不住笑。
他对建乐城不熟。
当年赴考春闱的时候,虽然在建乐城住了将近一年。可他是个天资一般的,一路考上来,全凭一个勤字。
在建乐城那一年里,他手不释卷,文会上,也是眼里心里只有学问文章。
考中进士后,他被点到茶马司,太原府路途遥远,他一向是个笨鸟先飞的,接到差使,就立刻启程前往太原府,拜会同年的酒宴都没来得及去几场。
建乐城里,他熟悉的,只有贡院一个地方。
来前,他去请教文将军:顺风速递铺怎么走,文将军让他进了内城城门,抬头看,看到顺风大旗直奔过去,他当时,还以为文将军在开玩笑,和文先生辞行,又问了一回,没想到,文先生和文将军一样的说法。
等他进了内城城门,还真是,抬头就看到了顺风大旗。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愛下-第145章 收服不易
这面旗,是真高!
王章将马拴到铺子门口,进了铺子,迎着一个伙计,拱手笑道:“请问大当家在不在?”
“您是?”伙计没答话,先笑问。
“是文先生让我过来的。”王章含糊答了句。
“您稍候。左掌柜!”伙计往后院扬声叫了句,“有人找咱们大当家。”
“来了来了!”老左从后面小库房小跑出来。
“他说是文先生让他来的。”伙计迎上去道。
“文先生?那你稍等。”老左一个转身,直奔院子后面,片刻功夫,连走带跑出来,示意王章,“进去吧,出了院子,就能看到我们大当家了。”
王章笑谢了,穿过马厩院子,出来,就看到了李桑柔。
李桑柔正站在菜地边,看着大常点菜种子。
“在下王章,见过大当家,常爷。”王章拱手长揖。
“客气了。”李桑柔忙拱手还礼,“是文先生让先生过来的?”
“不敢当先生二字!”王章被李桑柔一句先生,连声不敢连连长揖,“在下不敢,在下小字显明,大当家称我显明就好。”
“显明,这字好,坐下说话吧。”李桑柔让着王章坐下,自己坐到王章对面。
“军中通邮的事,文先生点了在下过来,听大当家吩咐。”王章欠身笑道。
他请教过文先生,跟大当家说话打交道,哪一条最要紧,文先生的回答简洁明了,六个字:别废话说正事。
“你是从军中过来的?一直在军中吗?”李桑柔沏了杯茶,放到王章面前。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墨桑討論-第145章 收服不易熱推
“是。在下上一任差使在太原府茶马司,一任期满,得潘三爷举荐,到文先生麾下,协理文书。
合肥之战,往南梁军中送战书,是在下去的。
大当家和常爷、马爷迎战南梁铁骑,在下骑得动马,提不得刀,没能亲眼目睹。
不过,后来在下跟着文先生收拾战场,看着清点大当家射出的弩箭,箭无虚发。在下佩服得很。”王章欠身致意。
“能得潘三爷和文先生常识,必定极其出色。”李桑柔笑应了句,“军中邮驿,顺风往军中如何交接收发,顺风这边,全听你这边调度安排,你带了多少人过来?”
“就我一个。”王章笑的有几分尴尬,“还有两个小厮。文先生说,信物皆由顺风递到军中,我不过是居中协调一二。”
“你先去前面铺子里,找左掌柜,让他告诉你顺风是怎么收怎么寄的,再看看大军那边怎么交接。
南梁的谍报无孔不入,建乐城前一阵子略查了查,就查出来一堆。
顺风各条线路上的人手,都在当地招募,人事庞杂,递铺派送铺,骑手中间,都有些什么人,谁都不知道,不是人人都能信得过的。
这些,你都要留心。”李桑柔郁闷了一会儿,吩咐道。
“是,大当家放心。”王章站起来。
“不急在这一时,你长途劳累,先回家看看,歇一歇,明天再过来吧。”李桑柔跟着站起来道。
“在下家不在建乐城,昨天歇得早,今天只赶了二三十里路,不累,不用歇了,在下这就去找左掌柜。”王章拱手笑道。
看着王章进了院子,往前面铺子去了,李桑柔坐回椅子上,抬头看着高高的东角楼。
好看的都市小说 墨桑 閒聽落花-第145章 收服不易看書
“就这一个人,文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大常点好菜种子,一边蹲在洗手,一边看着李桑柔问道。
“意思是,他就派一个人过来指指点点,干活的人,咱们出。”李桑柔将脚翘到桌子上。
“咱们要是出了人,还就得担这份责,咱们担得起?”大常看着李桑柔。
“唉,你往城外走一趟,让孟彦清过来一趟。”李桑柔没答大常的话,吩咐了句。
“好。”大常应了,站起来,往院子里牵出他那匹高头大马,上马出城。
……………………
李桑柔对着东角楼,发了一会儿呆,正要站起来出去走走,陆贺朋拧着眉进了后院。
李桑柔重又坐回去,侧头看着陆贺朋。
“大当家得空儿吧?是米行的事儿。”陆贺朋坐到李桑柔旁边。
“你说。”李桑柔示意陆贺朋。
“唉,朱行首他们,说是,大当家让做的新规矩,光他们东水门一家做,那整个建乐城米市指定得乱了套了。
我一想,也是,大当家你想想是不是,这边这样,那边那样,那些小米铺先就得乱了。
我就问他们,那该怎么办,他们说,他们只能管东水门米行,别家怎么办,他们可管不了。
他们这话,也对。
这新规矩,光在东水门一处,是得乱,可其它五家米行,确实没他们说话的余地,这个,咱们得有个单程。”陆贺朋眉头拧成了团。
这事儿,他想了一路了,越想越觉得一环牵着一环,一处连着一处,实在不容易,一旦米市动荡,这又是战时,那可是大事,极大的事儿!
“你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了。”李桑柔不客气的评价了句。
“嗯?”陆贺朋一个怔神。
“不是他们说出了这事儿怎么办,出了那事儿怎么办。
出了事儿怎么办这话,该你说。
你来想,问他们,出了这事儿那事儿怎么办,让他们来答!”李桑柔有几分没好气。
“噢!”陆贺朋连连眨着眼,呆了片刻,醒悟过来了,顿时一脸尴尬,“大当家教训的是,是我……”陆贺朋抬手捂了把脸,他确实被他们牵着走了。
“为了银子,他们真是敢闯刀山下火海。”李桑柔哼了一声,看着站起来的陆贺朋,“你先不要过去了。
现在只是东水门米行五个人,要是再加上另外五大米行,二三十人,围着你一个人设绊子下套子,再怎么你也顾不过来。
先等等吧。”李桑柔冷着脸。
“那大当家的?”陆贺朋提着心,一句大当家的之后,他也想不好该问什么了。
“先回去吧。这件事,好好想想,做事要先想好自己的位置,立定脚跟,不能让别人牵着你走。”李桑柔冲陆贺朋挥了挥手。
陆贺朋再捂了把脸,唉了一声,垂头出去了。
李桑柔也不出去了,坐了片刻,站起来,往旁边仓库里拿了只小匣子出来,放到桌子上。
孟彦清跟着大常进到顺风铺子后院时,李桑柔正在纸上写写画画,一笔笔算着帐。
“大当家。”孟彦清拱手长揖,十分恭敬。
“坐吧。”李桑柔放下笔,示意孟彦清。
“是。”孟彦清端正坐在李桑柔指给他的椅子上。
“第一件事,你们住在城外庄子里,太远了,太不方便,一会儿黑马他们回来,让黑马陪着你,在城里找住处,都搬到城里来住。
至于怎么住,是住在一个大院里,还是分开住,随你们,随你安排。”
“是。”孟彦清一个是字,答的干脆之极。
“第二件事,你把人理一理,列个明细,姓名,多大年纪,有病没病,有伤没伤,识不识字,学问怎么样。
以后,能挪能动的,都得领份活。”
“是。”孟彦明接着干脆应是。
李桑柔沉默片刻,接着道:“再问问,有要回家的没有,或是回家看看。”
“是。”孟彦清喉咙微哽。
“现在,你和大常一起,把这面桑字旗,往其余五大米行,一家送一份,告诉他们,他们的米行,归我了。”
李桑柔伸手拿过匣子,递给大常。
“再告诉他们,明天辰正,各米行行首,行老,总帐房,到东水门米行,我有话跟他们说。
明天你也去,多带几个人,万一有不长眼的。”
“是。”孟彦清干脆应声,站起来,和大常一起,大步往外。
……………………
睿亲王府。
顾昀送走五位米行行首,从高几上掂起那面红底金字,做的十分精致的桑字旗,皱起了眉头。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第145章 收服不易看書
这面桑字旗,可真是够狂妄的。
建乐城的米行居然是他们睿亲王府的,这件事,他竟然一无所知。
也是,这样黑暗不明的事儿,除非阿爹准备将王府交到他手里,不然不会跟他说。
唉,这小半年,简直是天翻地覆,先皇走了,竟然是大爷登上了大位,二爷出了家,阿爹也出了家……
顾昀呆坐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拿起那面桑字旗,往后面正院去找他阿娘沈王妃。
阿爹和阿娘一向亲厚,这事儿,阿娘肯定知道。
沈王妃一身重孝,正坐在半人多高的羊脂玉观音像前,垂眼念诵。
“阿娘。”顾昀先在门口喊了声。
“是谁找你?这个时候,还有找到咱们门上的?”沈王妃睁开眼,站起来,坐到旁边榻上。
“是几位米行行首。”顾昀紧赶两步,上前扶着沈王妃坐下。“说是,这建乐城的米行,最早在祖父手里,现在由阿爹掌管。”
“嗯?”沈王妃一个怔神。
“阿娘不知道这事儿?”顾昀见沈王妃怔神意外,皱眉问道。
“你阿爹手里,管了好些不好说,不能说的事儿,这只怕就是其中一件,既然找到咱们门上,”沈王妃的话顿住。
既然找到她们这里,那就是说,王爷没把这些交到皇上,或是那边那一位手里。
王爷从进了皇陵,就音信全无,这出家,只怕是他们逼着他出的家,只怕是他们把他牢牢看管住了。
王爷没有办法把这些交接给阿昀,那就只能不交接,时候长了,这些事儿,自然会找上门来。
现在,建乐城的米行就找到阿昀了。
“阿娘,几位行首,说顺风那位大当家,给他们送了这面旗,说是米行以后归她了。”顾昀看着沈王妃,将那面桑字旗递过去。
沈王妃眯眼看着那面桑字旗,片刻,伸出两根手指头捏过来,看了片刻,用力扔到地上。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你去请见皇上,把这事儿,把这旗,告诉皇上,问问皇上,咱们该怎么办。”沈王妃沉默片刻,看着顾昀道。
“好,我这就去。”顾昀眼睛里有亮光闪过,站起来道。
他早就想着,得找个机会请见皇上,好好跟皇上说说话儿。
他跟大哥是亲兄弟,跟皇上也是极亲的堂兄弟,都是一家人。
……………………
庆宁殿内,几位尚书刚刚退出,清风奉上茶,禀报了顾昀请见的事儿。
顾瑾眉梢微挑,片刻,点头道:“叫他进来吧。”
顾昀跟着小内侍进了庆宁殿,恭恭敬敬磕了头。
顾瑾笑道:“昀哥儿不必多礼,还跟从前一样,坐吧。”
“大礼不可废。”顾昀站起来,垂手恭敬笑道。
“都是一家人,坐吧,你阿娘怎么样?可还好?”顾瑾笑让顾昀。
“不怎么好。”顾昀谢了,端正坐着,双手抚在膝上,恭敬答话:“舅舅,外婆他们,说走就走了,阿娘听说时,当时就晕过去了,直到现在,都不怎么好。”
“嗯。”顾瑾神情不变,“阿暟和阿暃呢?有一阵子没见他们了。”
“阿暟还好,阿暃病了一场,前儿刚刚好些了。”顾昀欠身答了话,看了眼顾瑾,笑道:“阿暟和我,很想大哥,一直想过来见见大哥,说说话儿。可如今战起,想着大哥必定繁忙非常,没敢打扰。”
“确实极忙。”顾瑾叹了口气。
“臣弟这趟来,是有件事儿,想着,得赶紧禀告皇上。”
顾昀说着,拿出那面桑字小旗,双手捧起。
“刚刚,来了五位老者,说是咱们建乐城五大米行的行首,拿了这面小旗,说是顺风大当家李桑柔李姑娘送过去的,随着这面旗,还有李姑娘一句话,说是,五大米行,从见到这面旗起,就归她了。”
清风接过那面小旗,放到顾瑾旁边的几案上。
顾瑾意味不明的喔了一声,拿起那面小旗,仔细看起来。
“五位行首说,建乐城米行,一直在睿亲王府门下,在阿爹手里掌管。
这事儿,臣弟从来没听阿爹提起过,阿娘也不知道,皇上?”顾昀看向顾瑾。
“有这事儿?”顾瑾眉头微蹙。
“臣弟也觉得意外极了。”顾昀提着颗心,看着顾瑾。
这位大哥,心机深沉,他对他无从琢磨。
“这件事,回头朕让人去问问。”顾瑾放下小旗,看向顾昀,“齐梁战起,朝廷上上下下,都是极忙,正是用人之际,朕这份繁忙,你不来,竟然忘记了你们兄弟。”
顾瑾露出微笑,“前儿潘定山跟朕要人,说他那儿急缺人手,朕手头实在没人,正好,你去跟着潘定山,习学一二,他那里经管调度大齐所有马匹,极其要紧,你一定好好用心。”
“是。”顾昀极是意外,不过这不是坏事,求份差使,也是他来这一趟的目的之一,顾昀答应的快而爽。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阿暟也不小了,不能光读书。
正好,守真随你大哥往军中参赞,将作监就有些顾不及,让阿暟去将作监看着,都是要紧地方,你回去告诉阿暟,一定要用心,好好习学。”
“是。”顾昀有点儿反应不及,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如今确实正是用人之际,阿暟也领到差使,这是好事儿。
“对了,你阿爹那边,无人照应,朕一直不放心。
当初,你阿爹续娶你阿娘,就是因为你阿娘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回去跟你阿娘说一声,让她过去你阿爹身边,照应一二。
你和阿暟领了差使,只怕就要忙的什么都顾不上了,阿暃身子娇弱,让她到宫里来住一阵子,跟阿玥做个伴吧。正好,阿玥这一阵子总跟我抱怨没人说话,她们两个年纪相当,一向是能说得来的。”
顾瑾接着道。
顾昀这下真懞了,下意识的应了声是。
“你大哥不在家,你要多操心,一会儿,你亲自送你阿娘过去,陪你阿爹说说话再走,这是孝心。
再跟阿暃说一声,让她今天就搬到阿玥那儿吧,省得阿玥总是跟朕闹脾气。”
顾瑾接着笑道。
顾昀晕头涨脑的告退出来,走出老远,凉风吹着,渐渐清醒过来。
皇上,这是把他们一家人拆散了……


Copyright © 2021 丹霖書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