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hz2精彩小說 扶明錄 線上看-第1440章 又得一將讀書-9ivg0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外东厂衙门就在皇城根东边的一个胡同里,胡同以衙门命名就叫东厂胡同,衙门坐北朝南,三进大院子,前为衙门中为府后为院。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院中有个小校场此时十余番子正在围观蒋发正和一青壮汉子激斗,两人拳来脚往速度之快力量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呼嘯的槍刺
常宇一眼便看出这不是点到为止的那种比试,这是各出所学要拼个高下,只差性命相博了。
蒋发是宗师级的高手,其身材虽瘦小轻身功夫确是江湖顶尖的,虽说年纪大了些但其内家拳更是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连陈王廷都略逊其一二,即便是无差别较技在衙门里单打独斗能赢他寥寥无几。
而眼前这年轻人不到三十气势如虹稳如山岳,竟能见招拆招激斗半响竟不落丝毫下风,这令常宇相当的刮目,暗道蒋发虽老尚未到拳怕少壮的年纪,且内家拳修习越久功力越深,对敌时也不会硬拼浪费体力从来都是四两拨千斤。
这年轻人是谁?常宇看着年轻人完全陌生,旁边的番子因为看的入迷也没发现他在,这时素净却忍不住低声咦了一声:“不觉得他俩的拳法很像么?”
常宇心中豁然明了,忍不住低呼一声:“原来是他”。
神帝在人間 黑鷹
“他是谁?”素净话没落音就见常宇突然跳入战团内飞起一脚逼开蒋发,然后一套组合拳势若狂风暴雨般猛攻那青年人。
快穿炮灰女配
这事发突然,那青年人慌忙招架,看上去手忙脚乱却将常宇的每一拳没一脚全挡了回去:“你是何人,竟要车轮战忒的无耻!”
“无耻?那就让你见见更无耻的”常宇一阵狂轰滥炸竟无凑功,心道此人果真名不虚传,刚和蒋发激斗半响又遇自己这种新式打法还能招架不败,说明此人实战经验也十分丰富,顿时也将他的好胜心激起了,他要速战速决,否则以车轮战还要费很大劲将其击败,那也没什么可炫耀的,甚至还有点丢人。
于是一声大喝,打出几记重拳趁那青年手忙脚乱时突的出人意料猛的向前一扑将其摔倒在地,没错,又是地面打法。
围观众人忍不住哄笑起来,那青年更是气急大骂:“汝这等打法何止无耻,简直就是无赖,若是性命相搏早……”很快他就闭嘴了,地面技术是这个时代武技的缺口,初遇之下没人挡了多少会,何况常宇这种大高手,几息之间就将那青年锁住无暇分心说话,拼命挣扎着。
隋唐第一好漢
“嘿嘿,便是吴中都从来逃不出督公这几招,这小子也是白费劲……”围观番子七嘴八舌哄笑议论着,地上常宇已用裸绞技将那青年锁住,原本还使劲挣扎的青年突然不动弹了,面红耳赤的憋出一句话:“您是督公……”
常宇在其窒息之前松开了手,翻身而起拍了拍身上的土:“好功夫”那青年捂着喉咙不停的咳嗽一时无法说话,素净向前低声问道:“他是何人,这么好的功夫,江湖上绝非寂寂无名”!
“那当然了”常宇微微一笑:“你可听过石敬岩?”
“你说他是那奇丐吴殳的师傅神枪石敬岩?怎么可能,石敬岩不是早死了么,就是不死也不会这么年轻吧”。素净一脸愕然。
常宇摇摇头笑道:“他便是同那石敬岩齐名的王征南!”
素净怔住,看着那从地上缓缓爬起的青年长呼一口气:“原来是他,竟是如此年轻”。
無名古卷 羽文到
没错,此人就是当世年轻一代的大高手王征南!
(这个时候陈王廷都四十四五,蒋发都五六十了,为剧情把蒋发稍微年轻些四十到五十之间)
王征南是这时候才二十七八岁,武技和体能正处于巅峰时期,他本是武当派内家拳传人同石敬岩并称江湖双雄,后人多闻其名儿不知石敬岩却非石敬岩早他去世或技不如他,而是王征南有个非常出名的朋友,王宗羲!
王宗羲是大文豪,放在现在就是个微博大v公知,其子乃王征南徒弟,在王征南死后为其写了墓志铭,从而使得这个大武术家名扬后世。
石敬岩却没这种大v朋友,加上徒弟吴殳又是个游戏风尘的异人所以在后世显得名声不扬。
子璋
其实这个时候王征南还不认识王宗羲,在反清复明失败后归隐家乡两人才相识,这个时候他还在从军在军中便以武技扬名靠战功一路晋升,曾“七矢破的,补临山把总”。
所以常宇和他较技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其实战经验丰富的很,毕竟是上过战场的武者非那些江湖好手可比。
这些也可从王宗羲后来帮他写的墓志铭可以印证其实战经验,上边记载了他的几次战绩,动辄都是单挑十余数十人。
“小的叩见督公大人,失言之处愿受责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征南稍稍恢复些神志后赶紧又跪下见礼,常宇向前一步将他扶起:“四明内家拳果真名不虚传”说着看向蒋发,蒋师傅:“本督瞧着他这拳术同你那太极很是像啊”。
蒋发似笑非笑:“虽不同宗却是同源”。
三生三世醉紅顏
常宇点点头,后世对太极拳的起源有很多分歧,一是传自张三丰,一是王宗岳。王宗岳这一支传的是蒋发,所以后世北派六家都奉蒋发为祖师爷(包括陈家沟的陈)太极拳的第二代宗师。
而张三丰这一脉传的就是武当派,王征南的这一脉来自张松溪,张有徒弟三四人,其中四明人叶继美(字近泉)得艺最精,于是这拳术在四明传播,其徒弟之一单思南就是王征南的师傅。
常宇无论前生今世对武技都有一种无法抛却情愫是一个绝对的武痴,何况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武技还有很大的用武之地!所以从他上位后便开始着手网罗当世高手,比如蒋发和陈王廷,当然也有王征南。
庶女謀之馴夫有道
只是蒋发隐居在陈家沟这事他知道,直接按地址去找就行了,但王征南的资料却很少,仅说早年从军,在哪从军都不知道,这却让手下人好一番找,却也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给寻来了,却也没让常宇失望,绝对是个一等一的高手,堪比吴中的存在!
麾下又得一大高手常宇自然欢喜的紧,简直比打仗时攻下一城还开心的很,将王征南请上堂奉上好茶一口气聊了半个多时辰,直到有宫里的太监来传话:崇祯帝召他入宫,还是意犹未尽打算晚上开宴为王征南,王朗,李炳宵洗尘,欢迎他们正式加入东厂。
心理罪
崇祯帝这大下午的召自己入宫为何事,常宇一时也猜不出来,坐了马车直奔皇城却被告知走后门(北安门)因为东安门那边皇后正在募银被挤得水泄不通。
马车从北安门径直入了皇城至万岁山畔时常宇下了车步行朝宫城北门玄武门走去打算入宫,却突然被人叫住,扭头就望见了崇祯帝和吴孟明正在登万岁山,赶紧小跑过去,嘴上请着安心里有点慌,莫不是这狗日的吴孟明打什么小报告了?
吴孟明还真的打小报告,却不是打常宇的,而是关外祖大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