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op8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預告片分享-zmjbz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秦宁发誓。
自己是见过世面的人。
影後重生:帝少大人,求放過 滿袖風花
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被鬼相和万天楼逼的险些身死,他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可是李老道的剧本。
让他真的懵了。
旁边叶楚却是听的双眼微微放光。
老李的故事梗概听起来或许不高级,但找专业的编剧改成剧本,然后以悬疑烧脑的手法拍摄和剪辑。
或许票房不会太高,但是在一定的圈子里真有可能引起不小的反响。
“我捋一捋。”秦宁拍了拍脑袋,道:“你的意思是,你被皇帝和鬼相迫害,为了报仇,你故意引诱皇帝布局,使得鬼相暴露,然后又引诱皇帝和鬼相自相残杀,然后你在关键时刻大彻大悟,不能让天下百姓因你的私仇而遭受劫难,所以放弃了仇恨,除掉了鬼相。”
“对对对。”李老道忙是点头,道:“这是局中局中局,肯定好评一片。”
“好评不好评的我不知道。”秦宁幽幽的说道:“但是我知道鬼相肯定会弄死你,你让他和一个风尘女子生子,说白了就是逛窑子没做好安全措施呗?你咋不给他安排个病呢?”
“可以做个隐喻!”老李却是双眼一亮,道:“鬼相的儿子因为传染病命不久矣,鬼相为了救他没少耗费心神,然后万天楼在逛窑子的时候发现这小鬼觉得不吉利,然后给宰了。”
秦宁头疼道:“怎么到哪都有窑子。”
“窑子不是能充满讽刺意味么。”老李道:“而且窑子的剧情,才是吸引观众的点。”
秦宁捏了捏眉心,道:“万天楼就是你耍的团团转的棋子。”
“对。”李老道忙点头,道:“在给他安排几个手下,司徒哲啊,单来雨啊,不过两人都可以搞成是李国师布下的暗子。”
“司徒飞是个太监?”秦宁问道。
李老道不屑,道:“可有可无,用完杀了就好。”
“那常三和安金同,还有赵平,楚九江他们几个你咋不安排下呢?”秦宁问道。
“让他们在窑子里客串一下就行。”李老道摆摆手,道:“给他们脸了。”
顿了顿。
老李略有激动和兴奋的说道:“叶楚,你说这剧本有没有搞头?”
“有!”叶楚相当肯定,道:“聘请专业编剧丰满故事情节,在剧中多做隐喻和彩蛋,不过你的剧本更适合拍成电视,因为铺垫需要太多,电影的篇幅不足以展现出来。”
老李道:“等引起反响后可以在拍电影版捞一笔钱!”
妃醫莫屬:撩個王爺好生娃
叶楚道:“赚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
“师父,您觉得怎么样?”老李问道。
秦宁冷笑,道:“你现在该考虑你的身价该配什么样的棺材。”
这戏要是真拍出来。
那真是损人损到极点了。
“师父,话不能这么说。”老李眼珠子一转,道:“杀人诛心啊。”
秦宁搓了搓下巴。
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而且这戏一出,少说也能膈应的鬼相一天吃不下饭。
当下道:“拍可以,但是鬼相的故事要丰满一下,改成和主角师出同门,长的要丑,想的要美,暗恋主角妻子,因嫉妒成恨,然后和他生孩子的风尘女子和主角妻子有几分相似,但是心里自卑,不敢将其赎出窑子,只能以嫖客的身份接触,这样就能圆上。”
“剧情冲突立马就出来了。”老李闭上眼睛,道:“我有画面感了。”
“叶楚,这部戏要是拍完,需要多久才能在电视上播出?”秦宁问道。
叶楚想了想,道:“剧组是现成的,沧澜也有影视城可以作为拍摄场地,杨导的编剧能力很差,但是导演功底还是可以的,演员方面恐怕需要一个月时间进行统筹,但是最耗费时间的是后期制作,这部戏的特效要求很高,恐怕上映最少也得在十个月之后了。”
“太久了。”秦宁皱眉。
他恶心人,可不想等太久才能恶心到。
鬼知道十个月之后会出什么事。
叶楚道:“其实可以考虑边拍边播的形式,但是上星不太可能,只能在网络上播出了。”
秦宁双眼一亮。
上不上星他不在乎。
只要能播出去恶心人就成。
而且这部戏里出现的各类玄门术法,他都打算套用各门各派的绝技,这样一来必然会在玄门引起注意。
届时鬼相必然也会看到。
他想了想,道:“演员方面用钱砸,老李你联系狗大户,一定要找演技好的老戏骨,特效方面和播放渠道交给我,先拍个预告片,我得炸一炸林如海!”
狗大户自然就是黄瘪三了。
这家伙当年提着烤鸭爬上大罗山求得了老瞎子的指点,从此混的风生水起,也算是半个大罗山的人。
听到秦宁这边的要求后。
没带犹豫的,直接来到了沧澜市。
还自告奋勇的和老李一起成了剧组的选角导演。
杨导这边感觉快被幸福冲的晕了过去,虽然自己的剧本被否定了,可是这部戏的投资体量大啊。
黄山为了拍摄方便,大手一挥安排了三十多个工程队连夜对影视城进行修改。
至于为什么这么任性。
因为沧澜的古装影视城就是黄瘪三的。
再起丹仙 不願做過客
而特效和播放渠道。
秦宁打电话给了白晓璇。
江东老秦家还是颇有产业的,虽然秦宁一向不馋和家里的生意。
而且秦宁还有个爱看剧的老妈,所以秦家在影视方面也略有涉足。
星際黑客之智戰風雲
白晓璇正在学习接手秦家产业。
接到秦宁的电话后。
一世盛歡:爆寵紈絝妃
迅速找了一批专业编剧奔赴了沧澜。
同时安排了一家特效公司推掉了所有生意严阵以待。
至于播放渠道。
秦家在各大视频网站也略有股份,虽然份额不多,但是发挥一下能量还是可以的。
于是乎。
这白天刚定了要拍剧。
晚上各大视频网站就已经打出了首页广告,说一部神秘大制作即将开始。
至于为什么是神秘大制作,因为秦宁和老李还没想好名字,所以暂时搁置了……
剧本暂无,演员未定,广告先行。
但是杨导不在乎。
这戏什么都缺。
就是不缺钱。
所以东家要求的预告片,他也是不带含糊的先给拍了出来。
剧情很简单。
当朝国师,八旬老汉林如海在窑子里寻欢作乐。
而因为演员没就位,素材不够,杨导灵机一动,直接在来个黑画面,切入对话旁白,配上看起来十分高大上的字体,还有惨叫声,引入主题。
然后画面在一转。
林如海惨死三女之中。
死时的样子来个特写。
不求多惨烈。
但求恶心到林如海。
大漠謠2(星月傳奇)
而且秦宁为了真实性,特意亲自给画的状,让演员看起来和林如海简直一毛一样。
然后继续以背景音乐和旁白辅助画面进行引导。
着重突出林如海的死有多诡异。
这三十多秒的先行预告片让秦宁很满意,然后吩咐给传到网上去。
结果视频网站的人却是打死不同意。
本来演员未定,剧本暂无,连个剧名都没有打广告已经够过分了,现在还放出先导预告片。
网站资源是大白菜吗?
我们不赚钱的吗?
你丫的最少先来个剧名和演员名单啊。
杨导也很难受。
因为秦宁和老李就剧名还在争执中。
老李想取名叫窑子里的二三事来吸引眼球,最差也得叫神通李道长。
秦宁也是个取名废。
觉得天相大法师最合适。
两人争执不下。
最后是远在江东的白晓璇实在受不了,直接报了个名字天相国师交给了视频网站。
演员方面倒是顺利。
钱到位了。
只不过为了能吸引热度,白晓璇要求视频网站发布了一个猜演员赢大奖的活动。
奖品十分丰厚。
从十万现金到视频网站会员劵。
紅顏錯 酈君瑾
但是黄山觉得不大气。
这狗大户在大手一挥,拿了十套云腾临江大平层房产作为前十名奖励。
于是乎。
《天相国师》在一夜之间就爆了。
火爆的是全网沸腾。
各类头条争相报道。
预告片更是播放次数高达数亿。
林如海这个在预告片唯一一个有名字的角色,自然是深入人心了。
这第二天。
打了一晚上的腰子保卫战的林如海感觉很疲倦。
他甚至都没静下心好好参悟生死阴阳。
因为那时不时就好像有只手在腰子上掏一把的感觉让他实在不敢掉以轻心。
第二天一早。
他感觉腰子没什么大碍。
骂了秦宁祖宗十八代后。
这才是出了门想要找点吃的。
待找到了一家早餐店,正点了餐,那送菜上来的服务员瞧见他后,顿时双眼一亮,道:“林如海?你是林如海吧?”
“嗯?”
林如海皱眉,道:“你是何人?怎么认识老夫?”
“林老师,我看您演的预告片了。”这服务员有些语无伦次,道:“您能不能告诉我咱这部戏到底都有哪些演员参与?”
毒後逆天重生:彪悍六小姐
林如海道:“你在说什么?”
“啊?”服务员道:“您不是林如海吗?”
“老夫当然是!”林如海已经有些恼怒,道:“你到底是何人?”
他死死的盯着这服务员。
眼中杀机凛冽。
服务员吓的退了两步,结结巴巴道:“您……您没看自己的预告片吗?”

1vfr8好看的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討論-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老李的劇本看書-5utlh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叶楚被老李的话问的有点懵,她道:“李道长,您要投资?”
老李道:“觉得这剧组挺好的,不拍可惜了。”
叶楚俏脸微微抽搐。
武侠悬疑爱情剧。
她有种感觉,老李真要当了投资人。
恐怕真成了武侠悬疑爱情动作剧。
她发誓,她从楼上跳下去都不拍!
本来这部剧就是还人情,她都已经做好被喷的准备了,现在投资人跑了,她觉得自己可以抽身了。
但是老李横插一腿。
这就有些不妙了。
叶楚忙是道:“说实话,这部剧的前景并不赚钱,而且最初就没打算上大荧幕,只是以网剧的形式播出。”
“没事,不差钱。”老李拍了拍口袋,道。
他的确不差钱。
自打死皮赖脸的跟了秦宁后,他的腰包就没瘪过,毕竟秦宁对于卦金非常讲究,从不会独吞,参与者都有份。
而秦宁每场法事,他几乎都在忙前忙后,所以分到的钱也多。
毕竟有他配合,宰人向来没失过手。
还有在天相阁,这老东西可没闲着,天相阁在云腾名声大的很,不少闲的没事的有钱人都会去做做客。
老李画的平安符,一向都是畅销货。
冷宮歡 冷青衫
而且这个老东西擅长杀熟。
一张符最少都得十万起步。
而且有人做生意也想拉着老李一起,图个保证,老李这个人精也是来者不拒,大大小小的产业在云腾也有数十个。
现在说他身价数亿,而且还是现金流,是不夸张的。
“那要不,你问问杨导?”叶楚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老李一拍脑袋。
随后扒拉开门口的叶楚,直接去找杨导了。
此时杨导也欲哭无泪中。
好不容易忽悠的投资人跑了,自己的戏成了泡影,他当然难受。
所以老李的出现,无疑就是雪中送炭了。
杨导差点都给他跪下来,道:“我的好哥哥,人人都说患难见真情,你我二人虽相识不过一夜,但弟弟心里却感觉如数十年般,大恩不言谢,弟弟给你保证,这部戏要是赔了钱,你把我头拧下来当球踢!”
李老道一摆手,道:“小事,你就说多少钱吧。”
杨导估量了一下,道:“要是不请大咖的话,预估计两千万就能搞定!”
“一线大咖多少钱?”老李问道。
杨导为难道:“那得五千万往上飘。”
“咱聊聊九线小咖。”老李咳嗽了一声,道:“算了,先给我看看你的剧本吧。”
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
杨导忙是掏出剧本,道:“您过目。”
老李也不客气。
拿过来后就开始翻阅。
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看完。
看完后脸色颇有些诡异。
“怎么样?”杨导有些期待的问道。
“一言难尽。”李老道想了个并不是太打击人的词汇。
破剧本。
简单来说就是阿三爱上了阿美,阿美喜欢阿三的哥哥,但是阿三的哥哥又钟情于阿美的妹妹,可阿美的妹妹阿小美又喜欢阿三,然而阿三的弟弟又喜欢阿小美,阿三的哥哥不想兄弟隔墙,于是放弃了阿小美喜欢上了阿美的姐姐阿大美,但是阿大美是个绿茶,和阿三的哥哥搞暧昧,还不忘发展了阿三和阿三的弟弟成了自己的备胎。
然后经过一系列匪夷所思,让人老李都觉得牙疼的剧情,阿三黑化了,强占了阿小美和阿大美,然后用手段让阿美喜欢上自己,剧情至此结束,还留了个开放式结局,阿三的哥哥是否会大义灭亲。
不过大体是成就了三个女人一根柴的剧情。
老李发誓。
什么阿三,阿美真不是他有意起的简称。
剧本上的名字比这还烂。
他捏了捏眉心。
思索着现在是不是该撤了。
杨导也是个机灵人,忙是道:“老哥,你要是觉得不妥,咱随时都能改!”
“不,这剧本太得天独厚了,我没得改。”老李头疼,道:“我想起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
杨导却是急忙抱住了老李的大腿,哭爹喊娘的哀求不停,还一个劲的表示一旦剧组成立,你李老道就是最大的牌,全权主管女角色的试镜工作。
至此。
李老道才表示自己考虑考虑。
拿着剧本在回到房间。
秦宁正和叶楚闲聊,瞧见他回来,道:“怎么?投资多少?”
老李嘴角一抽,道:“这玩意真投了,我得血本无归。”
叶楚捂嘴笑的不停。
剧本她已经领教过了。
秦宁有些疑惑,拿过剧本看了一阵后,道:“什么玩意儿?不是武侠爱情悬疑吗?”
“这剧出去肯定能火,火到让人活活骂死。”老李头疼道:“我就纳闷了,那个王大少什么脑子,这都敢投资?”
“他不指望赚钱。”叶楚道:“本来就是想要寻欢作乐的。”
逆弒
顿了顿,她眨了眨眼,道:“李道长,您不会真投资吧?”
“这个嘛。”老李眼珠子转了转,目光落在了秦宁身上,道:“师父,您要不给算一卦,看看前景?”
“你想我死?”秦宁没好气道。
老李道:“剧本咱可以改。”
“就这么鬼斧神工的剧本,你怎么改?”秦宁疑惑的问道。
傲世仙王 青遠
“这剧本当然不能改了。”老李笑眯眯的说道:“新写一个就是了。”
“你还有这天分?”秦宁狐疑。
李老道嘿嘿笑道:“改现成的还是没问题的。”
说着,他还挤了挤自己已经不再菊花壮的老脸。
秦宁勃然大怒:“你敢拍我?”
李老道心中大骂。
拍你奶奶个腿!
老道我就不能出个自传吗?
但嘴上却是违心的说道:“师父您这二十多年,绝对是惊心动魄的,那放出去,票房没二十亿,我烧了电影院。”
“不行。”秦宁一脸不屑与之为伍的虚伪面孔,道:“我堂堂天相门掌门,岂能让人当猴子看?”
李老道咳嗽了一声,道:“那拍我怎么样?”
“那不成小电影了?”秦宁黑着脸道。
老东西不知道多说两句好话。
李老道忙是道:“改编一下,稍微改编一下。”
“那你说说看。”秦宁道。
快樂
老李仔细想了一阵,道:“这样,精通玄术的李道长,因鬼相迫害,使得朝廷追杀,致使挚爱命丧于眼前,心灰意冷之下改头换面隐居民间,但他从没有忘掉大仇,一直在精心布置一个天大的局,誓要覆灭整个朝廷。”
秦宁脸一抽。
这是改编一下吗?
甜心別跑
你就不怕鬼相把你从电影屏幕里揪出来吊打吗?
但是叶楚却是来了兴趣,道:“然后呢?”
李老道喝了口润了润嗓子,道:“然后就是三年之后,以皇宫朝堂展开背景,先引动一个悬疑案件,国师林如海身死,死相十分惨烈。”
“好家伙。”秦宁吐槽道:“又一个客串的。”
“皇帝震怒,派天下第一神探万天楼调查,七日之内必须要找出凶手,可这个神探万天楼,同样是当年迫害李道长的凶手之一。”
“万天楼深入调查,却被李道长布局引离京城,而此时公主童妖忽然发动叛乱,同时皇帝发现万天楼与童妖有染。”
“就在皇帝危机之时,一个小太监司徒飞请来了李道长,平息了叛乱,皇帝赐死童妖,诛万天楼九族,万天楼急于返回京城证明自己,却被李道长抓住。”
“皇帝有感李道长神威,拜其为国师,并委托李国师调查林如海案件,而李国师在调查案件之时,与公主相恋,但谁知道,这公主竟然是鬼相故意引诱李国师的暗子。”
“可是李国师也不是简单人,早已经知道这个公主是鬼相的人,而公主的任务则是引诱李国师成为鬼相的人,李国师虚与委蛇,却又通过公主不断探查鬼相的势力。”
“场景在换,李国师和皇帝在密室中密谋,甚至万天楼和童妖也在一旁,原来这一切都是皇帝察觉到鬼相的势力后故意布下的局,想要以林如海的死来揪出鬼相在朝堂的势力,皇帝并不知道万天楼就是鬼相的人。”
“然而这一切也是李道长布下的局,故意引诱皇帝施展这个除鬼计划,当然这一段要拍的要有些神秘感,让人摸不着头脑最好。”
“皇帝命令万天楼暗中带队拔除鬼相的势力,因为谁都知道万天楼死了,万天楼嘴上答应,但却要偷偷摸摸的给鬼相报信,可是却被李道长算计,杀掉了鬼相的亲生儿子,原来鬼相的儿子,是李国师亲自布局,让他迷恋于红尘女子所生,鬼相大怒亲手除掉了万天楼。”
“再然后,鬼相因为痛失儿子,以公主引诱皇帝出宫,想要除掉皇帝,但是皇帝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待鬼相入瓮,不过鬼相却认为李国师已经是自己人,所以并不畏惧。”
“双方大战,但是李国师却没有出现,而是和童妖出现在了战场的远处,原来童妖也是李国师的人,她爱慕着李国师,所以为了李国师甘心奉献一切,但是李国师只爱自己的妻子,童妖大怒之下想要和李国师同归于尽,却被李国师除掉。”
“李国师本想坐山观虎斗,看皇帝与鬼相斗的你死我活,以报当年的大仇,但是这个时候出现一个小女孩,和他展开一番玄奥的对话,一定要非常玄奥,让观众感觉高大上才行,而这反对话让李国师明白仇恨不能凌驾于国家百姓之上,皇帝一死,天下大乱,无数人都会妻离子散,于是李国师义无反顾杀入大阵,除掉了鬼相。”
“皇帝也发现了李国师真正的面目,感叹之下,赔礼道歉,李国师却大笑而去,留下一个传说,背影一定要拍特写,有洒脱,有痛苦也有无奈吗。至此,剧终。”

no4di超棒的都市异能 女神的合租神棍 ptt-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不值一提推薦-u1dzo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陈长超肯定不是什么天资纵横之辈。
不然也不会迟迟入不了奇门相的内门。
但是秦宁还是用了一晚上的时间,以特殊的秘法,让这货的实力有所提升,同时对五鬼术更加精通。
等到了东方鱼肚白。
陈长超激动的说道:“秦掌门教导之恩,永世难忘!”
秦宁能有什么办法。
他本来是打算教一个小时就算了,说知道这货竟然如此笨蛋,但是嘴上还是非常违心的说道:“你的天赋不错,只不过想要有更高的成就,我劝你还是莫要在贪恋红尘了。”
陈长超脸一红,道:“我这就回奇门相闭关!”
“不不不。”秦宁却是摇头,道:“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的天赋不错,但是缺少感悟,你若信我,可走遍万里江山,跨过万条河流,领悟天地至理。”
陈长超郑重道:“在下必定谨记秦掌门教导,只是不知道秦掌门可有推荐的地方?”
秦宁装模作样的掐算了一番,然后又掏出罗盘看了一阵,道:“你往东去,遇山入山,遇河跨河,至东海之后可沿海北上,一路跨过东北,条件允许去西伯利亚走一圈。”
老李听的嘴角直抽搐。
你就摆明了说去人迹罕至的地方得了。
陈长超却是听的很仔细,他相信秦宁绝对不是随意给他安排路线,而秦宁说完后,道:“此一路,你莫要贪恋红尘,做到身入红尘而心在渊,我相信,这一路行走后,你必有奇遇。”
陈长超激动道:“多谢亲掌门!”
说完。
撲倒皇姐
他就要解除秦宁身上的五鬼术,只是还没动手,秦宁就是道:“你做什么?”
異世之超級廢鐵 雲流雨
回聲 空我
“您身上的五鬼术?”陈长超小心的问道。
秦宁摆手,道:“你若拔除,我如何检查你的实力?这一路上你修炼断然不能停,可随时以五鬼术来对我施法。”
陈长超大惊:“这怎么行,万一您在紧要关头,我这不是添乱了吗?”
秦宁想了想。
如果没一个合理的解释,估摸这货也不好意思出手,当下就是道:“我会以木人之术来替代我,天相门木人之术,可承担你数千次施法,你若不能在这数千次内将木人破坏掉,就别来见我了!”
陈长超郑重道:“在下一定不负所望!”
“走了!”
秦宁摆了摆手,带着老李先撤了。
教这货教的太心累。
而陈长超却是激动不已,随后便是紧急收拾行囊。
床上被秦宁给打晕过去的王朝这会儿醒了,瞧见陈长超这是一副要走的架势,忙是问道:“陈道长?您这是?”
“王先生。”陈长超冷着脸,道:“在下还有要事,今后就不在联系了。”
王朝忙道:“别啊,陈道长,我这还有很多事还得麻烦您呢。”
“王先生,你我缘分已尽。”陈长超提起了行囊,道:“最后在提醒你一句,昨天打你的人,你注定惹不起,尽快回家吧,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这!”
王朝脸色发白。
陈长超的本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如今他都这么说了,王朝当下吓的不轻。
想要在询问原因。
但是陈长超已经闪了。
他现在被秦宁洗脑的差不多了,满脑子都是立马踏上行程,寻找自己的奇遇。
而且这厮也没往秦宁的嘱托。
寵婚 欣欣向榮
在坐车离开沧澜之后,还不忘掏出昨晚上画好的符纸,不断开始施展五鬼术。
符他已经可以画的得心应手。
全然不担心符纸会耗尽。
所以秦宁一觉睡到下午,瞧见旁边放着的木人上时不时有青烟冒出,他就感觉非常满意。
奇门相的五鬼术虽然缺德。
但是幸好奇门相的人好忽悠。
上到掌门,下到外门弟子都一个德行。
正起床换了衣服。
屋内旁边空间忽然一阵晃动,随后方莱的身影慢慢浮现。
秦宁眉心一条,瞥了眼桌子上放的木人,而后道:“有什么消息吗?”
“目前还没有。”方莱摇了摇头,目光在桌上木人停留了一秒,而后道:“林如海非常谨慎,他现在正是生死阴阳的关键时刻,不会在轻易现身。”
秦宁捏了捏眉心,道:“那可真麻烦了。”
“你有查到什么吗?”方莱问道。
秦宁睁着眼说瞎话,干脆道:“哪里有,昨晚上倒是和他打了个照面,这厮被我锤走了。”
方莱皱眉道:“那想要在找到他,恐怕很难。”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以你的心性,难道就没在林如海的身上留下点什么?”
花心風水師
秦宁道:“我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方莱脸一黑。
而后指了指桌子上的木人,道:“这是林如海的模样。”
“这你都能发现。”秦宁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承认我在林如海身上留了一道锁神咒,方便我咒他。”
“效果如何?”方莱问道。
秦宁耸了耸肩,道:“这谁知道,我又不知道林如海的生辰八字。”
“我知道。”方莱淡淡的说道。
秦宁瞪大了眼睛,道:“你知道?”
“当然。”方莱平静道:“幻术林家和我方家为世仇,相互安插一些卧底也并非什么不可能的,而方家最成功的的卧底是我三叔,他在林家卧底数十年,知道林如海的一些信息,并不是什么难事。”
秦宁顿时来了精神,道:“快,快告诉我!”
方莱当下报了一个生辰八字。
最後的驅魔人:午夜碟仙 水兒*煙如夢隱
秦宁则是仔细掐算了一阵,道:“还真和林如海的命宫相符,你们有本事啊。”
他边说,边将这林如海的生辰八字写在一张符的北面,而后在咬破了指间,随后在正面画了一道诡异的符文,道:“这可是我的看门绝技,七日散魂符。”
“有什么名堂?”方莱好奇的问道。
秦宁冷笑,脸色却是渐渐变的苍白,道:“这是一门禁术,顾名思义,七天之内魂飞魄散,一旦中了此术,第三天咒法便可深入三魂七魄,五日之后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七日之后必死无疑!”
方莱凝声道:“施展这门禁术,代价不低吧?”
“可不是么。”秦宁叹了口气,道:“既然是禁术,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未来一个月内我都要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四十九天之后,方可恢复,但也要损失寿命和精气。”
方莱动容道:“这么严重?”
“自然,不然怎么能说是禁术。”秦宁点了点头,道:“不过林如海幻术未大成,现在除掉他才是最好的选择,否则等他生死阴阳练成了,想杀他可是难于上青天了。”
说完。
秦宁还咳嗽了一阵。
本就苍白的脸上,却是变得像是白纸一般,他道:“我要修养一下,你继续调查一下林如海,中了我的禁术,他恐怕不会坐以待毙!”
方莱眼睛眯了眯。
但这时候。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老李的声音传来:“师父,醒了没?”
“你先好好休息!”
方莱随意打了个响指,而后消失不见。
而老李这时也是推门而入。
我的野蠻人 seven
瞧见秦宁坐在床上一脸惨白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不过在瞧见木人脸上多贴着一张符,他眼珠子转了转,低声道:“师父,真的还是假的?”
劍破仙 夜雲
“废话。”秦宁脸色立马恢复了原样,道:“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方莱来了?”老李道:“这是来打探消息吗?”
秦宁从床上将那张符揭了下来。
而后又是拿出一块木头,迅速的雕刻了一阵,随意的贴上去后,道:“就凭这玩意,怎么着也得在敲诈一下童妖。”
“可着她一个人坑,能行吗?”老李都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秦宁理所当然道:“当然可以!你想办法嘛,我相信你。”
李老道嘴一抽。
想骂人。
但是没敢。
这时候。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老李去开了门,却瞧见叶楚推着行李箱正在门口站着,他道:“叶小姐,这是?”
“来说声告辞的。”叶楚笑道:“这部戏恐怕拍不成了,我要转其他的剧组……唉,李道长,你的脸?你用了什么化妆品?”
李老道下意识的摸了摸脸。
笑的跟一朵花似的。
昨儿个他把陈长超从林如海身上夺取的颜值给一口吞了。
睡了一觉后。
他发现自己好似是年轻了二十多岁。
这林如海以前也是个帅哥,如今虽然老了,但是颜值还是有不少的,最少比李老道这个菊花脸帅多了。
拿下林如海的颜值。
老李那褶子能夹死蚊子的菊花脸,此时转变成了橘子皮脸,虽然还有皱纹,但少了许多。
为此秦宁觉得有些可惜。
毕竟老菊花脸骂惯了。
现在换成橘子皮脸。
在骂菊花脸就不切合实际了,而且橘子皮脸骂起来并不顺口。
所以秦宁决定得赶快找一个合适的能表达李老道现在这张脸的事物,一定要贬义,而且骂起来要顺嘴。
“哈哈。”老李得意的笑了笑,道:“修炼有成,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叶楚却是羡慕不已。
女人谁不想变得年轻?
“叶小姐,你说这部戏拍不成了是什么意思?”李老道又忙是问道。
叶楚苦笑道:“投资人王朝跑了,把杨导气的差点吐血,没有投资人,这部戏当然拍不成了。”
李老道却是双眼一亮,道:“我能投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