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7rf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三章 反應相伴-crxys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太子疾驰出了皇宫不久,二皇子也出来了,四皇子在后喊着二哥追来。
“真的吗?”四皇子骑在马上,扶着匆匆戴上有些歪的帽子急问,“阿,小——六弟真的来了?”
他们兄弟间习惯用单字称呼,但一时太突然,竟然想不起来人叫什么。
二皇子沉稳的提醒他:“阿鱼,小鱼,楚鱼容,应该是真的来了,太子已经去接了,我适才出来时看到周玄也来了,应该是来禀告消息的,护送六弟的重兵停在城门那边。”
四皇子哦哦嗯嗯跟上,又勒马喊二哥,压低声问:“那我们也去接吗?”
二皇子不解的道:“当然,这还用问?”没看到太子都去了吗?
他们这些当弟弟的不都是要唯太子马首是瞻。
以前的确是这样,而且不待他们自己想,五皇子已经赶着他们来了,但现在没有了五皇子大呼小叫,四皇子就忍不住要想一想,到处溜一溜看——
“二哥,三哥没来呢。”他压低声,“我刚才看到三哥也去父皇那边了。”
哦,二皇子收紧了缰绳,是哦,三皇子如今深受皇帝宠信,不仅能上朝,还能参与朝事,他做的事,连太子都不能干涉呢。
现在也不是只有太子一只马首可瞻了。
六弟的到来的消息还是去告诉父皇,然后陪着父皇高兴的迎接六弟——
“既然有太子去城门那边看了,我们还是去跟父皇报告这个好消息吧。”
二皇子沉稳的说道,调转了马头,带着内侍们回皇城。
四皇子扳着手指数了数,好了,他还是老习惯,也立刻调转马头跟着二皇子回去了。
太子一路疾驰来到城门这边,远远的看到了肃立的黑甲重兵。
街上已经被官兵们清路,将民众们拦在远处,看到太子过来,文官武将忙上前迎接,但那群黑甲兵却没有让开路。
我的純情姐妹花 穆清風
太子站在其前略有些尴尬,不过他神情温和,只高声唤阿鱼。
重兵没有让开,车帘掀开了,一个小童看过来,神情欢喜的跳下来,越过重兵近前端端正正的施礼:“见过太子殿下。”
福清啊呀一声唤出这个小童的名字:“阿牛,真是你们来了。”
阿牛一笑应声是,吸了吸鼻子:“我们走了好久呢,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
太子神情担忧:“六弟他——”
“六殿下睡着了。”阿牛压低声,“因为陛下的消息太突然,袁大夫在后收拾,我和殿下先出发,不过袁大夫给了药,六殿下几乎是一路睡过来的,袁大夫说殿下睡着就没有大碍。”
小童口齿伶俐,太子听明白了,六皇子是皇帝要接来的,很突然,瞒着大家,六皇子身体很虚弱,睡着才能撑过来。
“那,快进皇宫吧。”太子也不再多话,“陛下已经知道你们到了,很担心呢。”
小童开开心心的说:“殿下来了就太好了,六殿下睡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太子看了眼马车那边:“孤不去看六弟了,免得吵醒他,阿牛你上车,我们回皇城。”
阿牛高高兴兴的施礼,转身跑回去。
太子也重新上马,让文武官员们散去,带着一行兵马慢慢的向皇城去。
“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吗?”他骑在马上忽的低声问。
福清在一旁紧跟,低声道:“丝毫没有听说。”神情不解,“接六皇子这种事没必要隐瞒啊。”
是啊,一个六皇子,直到人都到了,大家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太子微微蹙眉。
“或许,六皇子不行了?”福清低声猜测,回头看了眼,为了不惊扰了六皇子睡觉,队伍走的很慢,太子还让随行的禁卫沿途驱散民众,制止喧哗。
队伍安静的前行,不像亲人相聚的欢庆,更像是送葬,福清心里想着,差点笑出声,忙轻咳一声忍住。
太子并没有多悲伤,六皇子其实在大家心里也跟死了差不多,他继续蹙眉:“那也没必要接到这里来啊。”
死了厚葬就好了,何必临死前还受跋涉之苦。
福清轻声道:“也许陛下觉得大家都在新京了,六皇子活着孤零零在西京也罢了,死了还是安葬在这里,也算是与家人团聚了。”
大概是吧,父皇就是这样,最喜欢自己感动自己,太子心中嗤笑。
皇城外周玄侍立。
“殿下。”他先对太子施礼,“陛下让六殿下坐车进去。”
马车里悄然无声,看样子六殿下也没打算醒来,太子下马与周玄一起护送着马车驶入皇城。
大殿前,皇帝被一众人簇拥着迎来。
“父皇,您慢点。”二皇子贴心的搀扶。
三皇子站在一旁,并没有太殷勤,四皇子左右看了看,好像轮到他尽孝心了,小心翼翼的扶在另一边:“父皇,您慢点。”
皇帝瞪了他们两眼:“朕还没有老到走不动路。”
四皇子吓的要松开手,二皇子笑道:“儿臣是担心父皇您太激动,好久没有见六弟了。”
皇帝哼了声,倒也没有再训斥他们,也没有赶开他们,将手搭在二皇子胳膊上。
二皇子心里狂喜,挺直了脊背。
四皇子见状,又偷偷的将手伸过来虚虚的扶着皇帝。
皇帝也没有理会他,只看向殿前走来的太子和几个太监拉着的车。
太子还没说话,二皇子抢先激动的指着车:“父皇,六弟的车。”
太子看着皇帝身边站着的三个皇子,心里讶异又不悦,自己去迎接六弟,他们则围绕在父皇面前卖好。
他说道:“六弟他身子不好,大夫用了药所以一直沉睡中。”
阿牛入宫城的时候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在车边跪下叩见皇帝。
皇帝哦了声,忍不住撇嘴,谎话编的多齐全啊,他懒得做戏摆手:“进忠,将阿鱼送到朕寝宫安置。”
錦衣內衛
进忠太监大声应是:“陛下,太医们已经往寝宫去了,老奴这就送六皇子过去。”他抬着袖子擦泪急急忙忙的迈下台阶,身后呼啦啦跟着内侍禁卫,接过车拉着向寝宫去了。
太子等人站在原地有些还没回过神。
“父皇,我们——”二皇子忍不住道。
皇帝推开他的手:“行了,都散了吧,他现在也见不了人,等好一点了再说吧。”
说罢转身向殿内去了。
二皇子轻咳一声:“父皇说得对,六弟现在也不方便见人,咱们等等再来吧。”
軍嫂狂野:暗帝盛世寵 千蘿綠
三皇子在后笑着应声是,转身走开了。
太子没有说话,也没在意他们,视线只看着皇帝的背影,父皇竟然没有叫他进去问问。
父皇没有半点的欢喜激动啊,真是奇怪。
“殿下。”在回东宫的路上,福清轻声说,“陛下不喜六皇子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皇帝原本只是喜欢太子一个人,先前诸侯王咄咄逼人,皇帝的心紧绷着,没有多余的心思分给别人,现在天下太平了,皇帝的喜欢就开始分到其他皇子身上了,比如三皇子,现在二皇子也隐隐出头。
对于太子来说,这不是什么值得欢喜的事。
漫遊電影的神匠
现在又来了一个病怏怏的皇子,皇帝不喜欢,就不会像三皇子那样恃病而骄,这不是挺好的嘛。
太子道:“但父皇从来没有跟六弟打过交道,为什么父皇会不喜欢他呢?是他哪里惹到父皇了?”他看向福清,“要惹到父皇,必然是有来往有接触,有做过什么事吧。”
福清心里一凛,莫非,六皇子并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离群索居,而是私下跟皇帝有来往?
鐵血唐王朝
太子回头看了眼皇城寝宫:“盯着那边。”
福清应声是。

pjjw8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二章 好奇熱推-zzx1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也一如既往没有对陈丹朱喊打喊杀,赶出去就不理会了。
陈丹朱跟着阿吉慢慢的走。
“丹朱小姐,你说你也是,为什么每次都来惹陛下生气。”阿吉抱怨。
陈丹朱忙道:“这次我可不是,啊呸,我什么时候也不是,我这次是为了让陛下高兴才来的。”
廳長奮鬥史
以前真不是故意来惹皇帝生气的,这次是故意的,她忍着笑。
逆成長巨星
阿吉看她一眼:“那真看不出来,明明陛下又发脾气了。”
陈丹朱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什么都没说,陛下就发脾气骂我。”
虽然她是抱着看陛下被吓一跳的心思来的,但怎么看陛下除了吓一跳,真没有半点喜。
恼火,生气,冷嘲热讽,就是没有见到分别许久的幼子的欢喜。
哪怕先前生气骂过之后,虽然不至于抱头痛哭,也该关切一下嘛。
好奇怪。
看来,皇帝对这个幼子不怎么喜欢啊,也许是不打算接过来,是被逼迫无奈?
陈丹朱凝着眉头胡思乱想,阿吉重重的咳嗽一声,她有些茫然的抬头,入目一片黑,再抬头,看到周玄的脸。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年轻人站在了面前,她就差一步就撞上了。
醫道無間 珠江老煙
年轻人抬着下巴,神情木然,视线越过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面前多个人。
陈丹朱越过他:“阿吉啊,觐见过陛下了,我们再去见见金瑶公主吧,进宫一趟,不见她一面,很失礼呢。”
阿吉对她瞪眼,什么鬼话,你在这皇宫里到处乱逛才是失礼呢,但看了眼站在原地不动的周玄,虽然周玄还没说话,他也能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妙,哼哼哈哈两声敷衍忙引着陈丹朱要离开这里——
周玄伸手将陈丹朱抓住了。
陈丹朱被拉拽身形踉跄一下,阿吉在一旁已经喊“侯爷,你要做什么!”,人也上前伸手要阻拦。
周玄看也不看他,只看着陈丹朱:“你进宫做什么?”
陈丹朱站稳身形,淡淡道:“见陛下啊。”
“你见陛下做什么?”周玄道,忍不住盯着陈丹朱,自从军营一别后,他就没有跟她这么近说过话,或者说,他们没有再说过话。
先前她病着,他去牢房看了,女孩子如同瓷娃娃一般毫无生机的躺着,当时他的心跳都停下了。
有些人你以为永远不会失去,但突然就消失了,那种感觉,他不想再体会一次。
他当时想,只要她好起来,哪怕视他为仇人,他也不跟她生气了。
只是她病好了,被封郡主,然后躲进家里再也不出来,他一直没有机会见她,他常常在她家外站着,被他修缮过的墙头高高的,墙头后还藏着虎视眈眈的骁卫,当然这也阻挡不了他,他依旧能翻进去去见她——
不过,她的身体也还没痊愈,心情也必然不好,担心见了他又吵起来。
他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话。
这一刻,他抓住了女孩子的胳膊,感受着衣衫下肌肤的温热,他的心便软下来。
不想那么多了,他就跟她道个歉好了。
“丹朱。”周玄声音轻轻,没有因为女孩子阴阳怪气的回答生气,“你不要什么事都来跟陛下告状,你有什么不满的生气的,你跟我说——”
豪門虐戀:緝拿小逃妻
陈丹朱打断他:“侯爷想多了,我没有来跟陛下告状,是有很重要的事,只不过这件事我不便说,或许你去见陛下,陛下会告诉你。”
很重要的事?周玄愣了下。
“好,我不问你了,我也正要去见陛下。”他说道,“丹朱,不过我要告诉你,今天我去——”
陈丹朱再次打断他,将手臂用力抽回来:“侯爷,您去做了什么不用告诉我,我要出宫了,先告退了。”
说罢转身就走。
周玄脸色发青:“陈丹朱!”他要一步冲过去。
阿吉忙伸手挡住:“侯爷,宫中不得无礼。”
周玄这才看了眼这个小太监,嗤笑一声:“你谁啊,这宫里连进忠太监都不拦我。”
阿吉还没说话,陈丹朱将阿吉拉开挡在身后。
“是啊,侯爷无人敢惹。”她说道,“请侯爷不要为难我们。”
说了不跟她生气,不跟她生气,周玄深吸一口气,放低声音道:“我不是为难你,丹朱,我是要跟你说话,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吗?听我告诉你我今天去做了什么事。”
陈丹朱看着他摇摇头:“侯爷,你做了什么事,我不想知道,所以你不用告诉我。”
这个女人真是能把人气死!周玄只觉得头上腾腾的冒火,阿吉抓着陈丹朱就往外推“丹朱小姐,陛下命你立刻出宫,不要再耽搁了。”
陈丹朱也没有再看后边,和阿吉走开了。
身后没有周玄的喊声再响起,人也没有追过来。
陈丹朱倒是有些意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见周玄站在原地,如同一石桩一动不动。
“丹朱小姐,快走吧。”阿吉催促,“可别跟周侯爷打架。”
陈丹朱被阿吉逗笑了:“我又不傻,我只跟我能打过的人打。”跟着阿吉很快走到宫门,临出宫的时候回头看了眼,周玄的身影不见了。
紧绷着心神的阿吉这时也回过神,看看宫门前马车边急急迎来的婢女阿甜:“少了一个,那个骁卫呢?”
适才进殿的时候,殿内就只有丹朱小姐跪着,他慌里慌张的急着带丹朱小姐走,忘了少一个人。
陈丹朱哦了声随意道:“陛下要走了啊,陛下看他比较厉害,就要回去了。”说到这里又愤愤,“陛下也不说给我再补一个人。”
原来如此啊,阿吉松口气:“丹朱小姐你就别乱说话了,那本来就是陛下赐的骁卫,你快回去吧。”
陈丹朱将手搭在近前的阿甜胳膊上:“回去吧,我也累了。”又转头唤阿吉,“阿吉你给我找个车夫啊,陛下要走了我的一个骁卫——”
阿吉摆手打断她:“丹朱小姐你上车,我亲自驾车送你。”
快走吧,别说话了。
陈丹朱坐上车,阿吉驾车虽然没有竹林那么熟练,但也安安稳稳的离开皇城向陈宅去。
身后又一阵热闹,阿甜掀着车帘看:“是太子殿下。”
陈丹朱看出去,见一队禁卫护送着太子从皇城奔出,太子骑着马,神情似惊喜似不安,还跟身边的人在大声的说话“真的是六弟?”
身边的人似乎不敢确定“说是这样说,但没看到人,殿下,要不先去跟陛下说一声。”
太子催马疾驰“先不要惊动父皇,孤去看看。”
太子也看了眼这边不起眼的马车,知道是陈丹朱,但没有理会带着人纵马疾驰而去。
这是听到消息去接弟弟了啊,陈丹朱撇撇嘴,幸灾乐祸一笑,可惜,你晚了一步,只能接个马车。
代號零之儒教
但,接不接的无所谓,陈丹朱又垂下嘴角,这一世你最好不再有机会安排停云寺谋杀这个弟弟了。
她看了眼皇城,高高大大阴阴沉沉,再明亮的日光投在其上似乎也被吞噬,天家父子哥哥弟弟们的事,她就别多想了。
陈丹朱放下车帘,与她也无关。

sclr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愛下-第三百六十一章 轟走鑒賞-23ak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大殿里咳咳声,夹杂着陈丹朱的声音“陛下您怎么了?别怕,我是大夫——”“站着,站那里别动——”的喊声,听起来一片慌乱,站在殿外的阿吉倒没有什么惊慌,哪一次也是这样,陛下见了丹朱小姐,都是这样,先是嘈杂,接着再发脾气,最后把人赶出来就结束了。
等着吧。
皇帝深吸几口气停下咳嗽,又将在身边拍抚的进忠太监推开,瞪眼看着殿内站着的两人——一男一女,安安静静,两双亮晶晶的眼,满面关切。
关切?皇帝顿时气的站起来:“小混账,你干什么呢?”
陈丹朱下意识的要跪下来:“臣女有罪——”屈膝后又迟疑的抬起头,“陛下,臣女没干什么啊。”
这次可真冤枉啊,她刚进来还什么都说呢。
楚鱼容也忙不解的道:“父皇,我也什么都没干啊,我也刚到。”
看到两人这样子,皇帝气的又坐下来,喝道:“你们都给朕跪下!”
我的冷艷總裁老婆 我愛美人魚
既然是们,那就不只是她惹怒了皇帝,陈丹朱便安心的跪下来,这边楚鱼容也跪下来。
“这是陛下担心你吧。”陈丹朱小声提醒楚鱼容,乍一见这个儿子出现,担心他的身体,太惊喜了所以生气吧?
就像那些偷跑出去玩,家人以为丢了的孩子,回来后,欢喜的想哭的家人,还是会先打孩子一顿。
楚鱼容一副我明白了的神情,对着皇帝叩拜:“父皇,儿臣进京偷偷来见父皇,是想给父皇一个惊喜,请父皇息怒。”
惊喜,皇帝坐在龙椅上呵呵两声,他见他进京有什么好惊喜的,这个小混账分明是给另一个人惊喜吧,皇帝的视线落在陈丹朱身上——
“怎么回事?”他冷冷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难道一进京就把秘密告诉陈丹朱了?不至于疯到这种地步吧?
“陛下,我是在铁面将军墓前偶遇到六皇子(丹朱小姐——”
殿内响起两人的异口同声。
皇帝拍了拍扶手:“闭嘴。”
两人都闭嘴了。
但两人都闭嘴,也不行。
“陈丹朱你来说——”皇帝道,话出口又后悔,陈丹朱的嘴里能有什么可信的话,立刻指着楚鱼容,“还是,楚鱼容,你说。”
陈丹朱对谁先说没有意见,乖巧的跪着没有半句反驳争辩。
道門鬼差
知止 問素
傻女狂妃,這個太子我不嫁
楚鱼容也乖乖的说道:“父皇,是这样,您让人接我来,我因为身体不好走的慢,今天才来到京城,路过将军墓,儿臣想要去拜祭一下,正巧遇到了丹朱小姐在拜祭将军——”
巧?皇帝冷笑,鬼才信这个巧呢,你是不是在京城外盯着呢,就等着遇到陈丹朱来拜祭将军。
进忠太监此时也在皇帝耳边低语“丹朱小姐从来没有去祭拜过将军,今天,应该是第一次——”
看看吧,皇帝狠狠瞪楚鱼容,真是巧啊,第一次就让他遇上了。
楚鱼容面不改色,似乎看不懂皇帝的眼神,继续欢悦的说:“儿臣与丹朱小姐结伴进京,儿臣想要给父皇一个惊喜,就请丹朱小姐带着我来见父皇。”说完又委屈又哀求,“父皇,您不要生气,儿臣只是,能这样见到父皇很开心,开心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在这样两字上加重了语气,皇帝明白他的意思,这样是指以六皇子,以楚鱼容的身份走在人前,这么多年了,也是怪可怜的——但是!皇帝又冷笑一声,是能这样见到父皇开心呢?还是这样见到陈丹朱开心?
在一旁乖乖的陈丹朱此时再也忍不住,悄悄打量皇帝:“陛下,您见到六殿下,不开心啊?”
怎么看起来好生气?为什么啊?好奇怪。
进忠太监在一旁忙轻咳一声,呵斥:“郡主不许无礼。”
这一声咳也是提醒皇帝,陈丹朱鬼机灵的很,别让她发现什么不对。
楚鱼容也再次哀求的喊声父皇:“是儿臣胡闹了,父皇不要生气。”
皇帝心里哼哼两声,知道这小子没有把秘密告诉陈丹朱,嗯——要是陈丹朱知道自己口口声声要认的义父是六皇子的话,会怎么样?
是惊吓?羞耻?也不对,陈丹朱哪里知道什么羞耻,只会狂喜吧,原本以为靠山铁面将军死了,结果又活了,还是个皇子,她肯定要扑上来抓住不放——
三皇子已经是个例子了。
庶女奪宮之令妃傳完結 蘭朵朵
绝对不能让陈丹朱知道!
“你既然知道朕会生气会担心。”皇帝坐直身子,伸手指着外边,“现在立刻马上去歇息。”
呃?楚鱼容忙道:“儿臣还好,儿臣再跟父皇说说话。”
“不用现在说,你先去歇息。”皇帝不容拒绝,转头吩咐进忠太监,“先将他带到朕的寝宫,外边的车驾你安排一下。”
进忠太监应声是:“太子殿下他们应该会去接,老奴先拦着,让车驾进宫,等陛下再安排大家见六殿下。”
皇帝懒得说话摆手,示意快点走。
楚鱼容还想说什么,进忠太监下来拉着他向后门去:“快走吧我的殿下。”一边似笑非笑的问,“这一路辛苦了吧,哎呦,看看这身子骨虚弱的,走路都不稳,老奴扶着您。”
楚鱼容跟着他走了,不忘回头看陈丹朱,对她一笑摆手“丹朱小姐,谢谢你,改天见。”
陈丹朱跪着对他笑着摆手:“不客气啊,殿下,下次见。”
见什么见!皇帝喝道:“陈丹朱,你还不退下!”
陈丹朱看向皇帝:“陛下,臣女这就退下啊?”
皇帝呵了声:“朕还留你吃饭?”
陈丹朱看了看天色:“现在吃饭有点早。”
皇帝将茶杯砸向她:“你还真敢说!陈丹朱,朕还没问你罪呢!”
茶杯并没有砸到陈丹朱身上,只是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响。
“陛下。”陈丹朱也没有多害怕,委屈的说,“臣女有什么罪啊,还以为陛下要赏臣女呢,臣女把六皇子带进来,给陛下一个惊喜嘛。”
当然,皇帝果然惊大过喜,陈丹朱心里暗笑两声。
皇帝冷笑:“这是功劳?你明知是六皇子,为什么还与他哄骗朕?”
陈丹朱轻叹一声:“陛下,臣女今日拜祭将军,在墓前思念将军悲伤不已,这个时候看到六皇子来,由臣女与义父的父女之情,感念六皇子与陛下父子之情,所以臣女亲自带六皇子来见陛下。”说着抬袖子拭泪——
陈丹朱的眼泪皇帝连看都不用看,摆手:“快别装哭了,陈丹朱,你分明只是看到了六皇子的身份,要是换个人在拜祭将军,你还会这样?”
陈丹朱不哭了,委屈的看皇帝:“陛下,换个人不是六皇子,就不是陛下的儿子啊,臣女当然不会带他来见陛下。”
皇帝抓——身边已经没有了茶杯,只能抓起一本奏章砸下来:“滚滚滚。”
…..
…..
差不多了,听着殿内的动静,皇帝又是骂又是摔东西,站在殿外的阿吉转向门口,听到内里传一声“来人——”抬脚迈进去。

8re8b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二章 好奇推薦-iszj4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也一如既往没有对陈丹朱喊打喊杀,赶出去就不理会了。
陈丹朱跟着阿吉慢慢的走。
“丹朱小姐,你说你也是,为什么每次都来惹陛下生气。”阿吉抱怨。
陈丹朱忙道:“这次我可不是,啊呸,我什么时候也不是,我这次是为了让陛下高兴才来的。”
以前真不是故意来惹皇帝生气的,这次是故意的,她忍着笑。
阿吉看她一眼:“那真看不出来,明明陛下又发脾气了。”
陈丹朱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什么都没说,陛下就发脾气骂我。”
虽然她是抱着看陛下被吓一跳的心思来的,但怎么看陛下除了吓一跳,真没有半点喜。
恼火,生气,冷嘲热讽,就是没有见到分别许久的幼子的欢喜。
哪怕先前生气骂过之后,虽然不至于抱头痛哭,也该关切一下嘛。
好奇怪。
預言天啟 冷小可
看来,皇帝对这个幼子不怎么喜欢啊,也许是不打算接过来,是被逼迫无奈?
陈丹朱凝着眉头胡思乱想,阿吉重重的咳嗽一声,她有些茫然的抬头,入目一片黑,再抬头,看到周玄的脸。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年轻人站在了面前,她就差一步就撞上了。
年轻人抬着下巴,神情木然,视线越过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面前多个人。
陈丹朱越过他:“阿吉啊,觐见过陛下了,我们再去见见金瑶公主吧,进宫一趟,不见她一面,很失礼呢。”
阿吉对她瞪眼,什么鬼话,你在这皇宫里到处乱逛才是失礼呢,但看了眼站在原地不动的周玄,虽然周玄还没说话,他也能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妙,哼哼哈哈两声敷衍忙引着陈丹朱要离开这里——
繁華落盡:亂世傾顏 絢野
周玄伸手将陈丹朱抓住了。
陈丹朱被拉拽身形踉跄一下,阿吉在一旁已经喊“侯爷,你要做什么!”,人也上前伸手要阻拦。
周玄看也不看他,只看着陈丹朱:“你进宫做什么?”
陈丹朱站稳身形,淡淡道:“见陛下啊。”
同學遇見你
“你见陛下做什么?”周玄道,忍不住盯着陈丹朱,自从军营一别后,他就没有跟她这么近说过话,或者说,他们没有再说过话。
先前她病着,他去牢房看了,女孩子如同瓷娃娃一般毫无生机的躺着,当时他的心跳都停下了。
有些人你以为永远不会失去,但突然就消失了,那种感觉,他不想再体会一次。
他当时想,只要她好起来,哪怕视他为仇人,他也不跟她生气了。
只是她病好了,被封郡主,然后躲进家里再也不出来,他一直没有机会见她,他常常在她家外站着,被他修缮过的墙头高高的,墙头后还藏着虎视眈眈的骁卫,当然这也阻挡不了他,他依旧能翻进去去见她——
不过,她的身体也还没痊愈,心情也必然不好,担心见了他又吵起来。
他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话。
这一刻,他抓住了女孩子的胳膊,感受着衣衫下肌肤的温热,他的心便软下来。
不想那么多了,他就跟她道个歉好了。
“丹朱。”周玄声音轻轻,没有因为女孩子阴阳怪气的回答生气,“你不要什么事都来跟陛下告状,你有什么不满的生气的,你跟我说——”
陈丹朱打断他:“侯爷想多了,我没有来跟陛下告状,是有很重要的事,只不过这件事我不便说,或许你去见陛下,陛下会告诉你。”
很重要的事?周玄愣了下。
“好,我不问你了,我也正要去见陛下。”他说道,“丹朱,不过我要告诉你,今天我去——”
都市屠神 鬼斧
陈丹朱再次打断他,将手臂用力抽回来:“侯爷,您去做了什么不用告诉我,我要出宫了,先告退了。”
说罢转身就走。
周玄脸色发青:“陈丹朱!”他要一步冲过去。
阿吉忙伸手挡住:“侯爷,宫中不得无礼。”
周玄这才看了眼这个小太监,嗤笑一声:“你谁啊,这宫里连进忠太监都不拦我。”
我成了武俠樂園的NPC
阿吉还没说话,陈丹朱将阿吉拉开挡在身后。
“是啊,侯爷无人敢惹。”她说道,“请侯爷不要为难我们。”
说了不跟她生气,不跟她生气,周玄深吸一口气,放低声音道:“我不是为难你,丹朱,我是要跟你说话,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吗?听我告诉你我今天去做了什么事。”
陈丹朱看着他摇摇头:“侯爷,你做了什么事,我不想知道,所以你不用告诉我。”
这个女人真是能把人气死!周玄只觉得头上腾腾的冒火,阿吉抓着陈丹朱就往外推“丹朱小姐,陛下命你立刻出宫,不要再耽搁了。”
陈丹朱也没有再看后边,和阿吉走开了。
身后没有周玄的喊声再响起,人也没有追过来。
陈丹朱倒是有些意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见周玄站在原地,如同一石桩一动不动。
快穿攻略:拯救反派BOSS 長思
“丹朱小姐,快走吧。”阿吉催促,“可别跟周侯爷打架。”
陈丹朱被阿吉逗笑了:“我又不傻,我只跟我能打过的人打。”跟着阿吉很快走到宫门,临出宫的时候回头看了眼,周玄的身影不见了。
紧绷着心神的阿吉这时也回过神,看看宫门前马车边急急迎来的婢女阿甜:“少了一个,那个骁卫呢?”
适才进殿的时候,殿内就只有丹朱小姐跪着,他慌里慌张的急着带丹朱小姐走,忘了少一个人。
陈丹朱哦了声随意道:“陛下要走了啊,陛下看他比较厉害,就要回去了。”说到这里又愤愤,“陛下也不说给我再补一个人。”
原来如此啊,阿吉松口气:“丹朱小姐你就别乱说话了,那本来就是陛下赐的骁卫,你快回去吧。”
銀木星的夏天
陈丹朱将手搭在近前的阿甜胳膊上:“回去吧,我也累了。”又转头唤阿吉,“阿吉你给我找个车夫啊,陛下要走了我的一个骁卫——”
阿吉摆手打断她:“丹朱小姐你上车,我亲自驾车送你。”
快走吧,别说话了。
陈丹朱坐上车,阿吉驾车虽然没有竹林那么熟练,但也安安稳稳的离开皇城向陈宅去。
身后又一阵热闹,阿甜掀着车帘看:“是太子殿下。”
陈丹朱看出去,见一队禁卫护送着太子从皇城奔出,太子骑着马,神情似惊喜似不安,还跟身边的人在大声的说话“真的是六弟?”
身边的人似乎不敢确定“说是这样说,但没看到人,殿下,要不先去跟陛下说一声。”
太子催马疾驰“先不要惊动父皇,孤去看看。”
太子也看了眼这边不起眼的马车,知道是陈丹朱,但没有理会带着人纵马疾驰而去。
这是听到消息去接弟弟了啊,陈丹朱撇撇嘴,幸灾乐祸一笑,可惜,你晚了一步,只能接个马车。
但,接不接的无所谓,陈丹朱又垂下嘴角,这一世你最好不再有机会安排停云寺谋杀这个弟弟了。
她看了眼皇城,高高大大阴阴沉沉,再明亮的日光投在其上似乎也被吞噬,天家父子哥哥弟弟们的事,她就别多想了。
君寵不休:夫人要爬墻 紅豆包
陈丹朱放下车帘,与她也无关。

cyyz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六十章 覲見看書-otn9k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丹朱小姐别是憋着一口气要来跟皇帝告状吧。
那皇帝肯定也趁着这一口气,给丹朱小姐一个教训。
进忠太监对阿吉摆摆手,阿吉无奈又担忧的向皇城门跑去。
进忠太监迈进殿内,看到皇帝正和小宫女玩猜拳,见到他进来,小宫女攥着手红着脸退开了。
如今天下太平,皇帝也终于能随意的玩乐了,进忠太监又是心酸又是欢喜,只当做没看见,上前欢喜道:“陛下,六皇子到了。”
皇帝呵呵两声:“来就来了呗。”
楚鱼容说要以六皇子的身份来到皇帝身边,按照皇帝的意思,在京城附近转一转,然后就当从西京来了就好,但楚鱼容竟然回了西京,然后又从西京过来——莫名其妙的,装这个样子做什么。
进忠太监笑道:“在城门那边停下了,带着兵进城怕惊动太大。”
皇帝淡淡道:“停下来干吗?想让朕去接他啊,那岂不是更惊动太大?”
“六殿下这样挺懂事的。”进忠太监笑着宽慰,“比贸然闯进来要好。”
让大家都知道皇帝接六皇子来了,总好过进了宫皇帝突然把人介绍给其他皇子们要好,毕竟六皇子对大家来说,太陌生了——其他的皇子们也有时间酝酿一下感情。
皇帝不去接,兄长们总要意思一下。
皇帝哼了声:“他懂事,朕还不如期盼着陈丹朱能懂事呢。”说着坐起身子来,“太子也好,谁也好,让他们去接吧,朕懒得理他。”
进忠太监明白,毕竟对皇帝来说,六皇子并不是久不相见儿子,父子两人也刚分别没多久,皇帝懒得去给外人演戏看。
“朕先处置了陈丹朱。”皇帝说道。
进忠太监低笑,是哦,处置一个陈丹朱是很费精神的。
“不知道丹朱小姐又闹什么。”他说道,又想到了刚听到的消息,迟疑一下,“陛下,常家举办宴席,被周侯爷搅散了。”
皇帝哪里知道常家是谁,尤其是跟周玄一比,更不在意:“搅散就搅散了,肯定是他们哪里做得不对。”
进忠太监提醒道:“陛下,先前顾家的宴席,因为有陈丹朱参加,被其他人搅和了。”
皇帝哦了声,想到这件事就兴致勃勃,太好笑了。
“你说,陈丹朱当时什么表情啊!”他端着茶杯,乐滋滋的说,“太可惜了,朕不能亲眼看到。”
进忠太监哭笑不得:“陛下,奴婢的意思是——”
他的话没说完,阿吉在外高声禀告“陛下,丹朱郡主求见。”
进忠太监便不说了,算了,反正待会儿丹朱小姐肯定要惹陛下,到时候一起说周玄为陈丹朱出头闹事的事,陛下就一起生气吧。
皇帝淡淡道:“进来吧。”
狐女仙途
听到皇帝的声音,站在殿外的陈丹朱立刻示意阿吉快让开,再看身后,笑眯眯说:“我们快进去。”
阿吉也看她身后,身后的人似乎是竹林——似乎的意思是,穿的衣服是竹林的,但长得样子不是竹林。
先前在宫门前,陈丹朱带着这个人跟禁卫理论:“是骁卫,你们看不懂腰牌吗?”
阿吉看到禁卫们一脸古怪,低着头打量腰牌,再抬头打量这个骁卫——
阿吉跟着看去,那个骁卫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脸,只看颀长如松的身姿,让人不由眼前发亮——
“这个兄弟。”那禁卫说,“我们没见过。”
陈丹朱笑道:“将军送了我十个骁卫,竹林呢是日常在我身边,你们都认得,其他的几个都是暗卫,知道什么叫暗卫吗?就是不能让人认识。”
謀愛驚心 雲七七
禁卫心想,原来暗卫是这个意思啊。
“竹林生病了不能来,换个骁卫护送我,不行吗?你们这样查我,是不信我,还是不信将军?”
眼前的女孩子收起了笑,眉眼竖起,似乎生气,但嘴角又扁了扁,似乎哀伤。
“将军尸骨未寒,你们眼中就已经没有他了——”
禁卫吓了一跳忙摆手:“郡主,我们可没这个意思!您,您——”
阿吉听的叹口气,丹朱小姐要在皇城门口一路二闹三上吊了,他上前打断:“陛下有令,传丹朱郡主觐见。”
陈丹朱哀伤的小脸立刻笑盈盈:“还是阿吉好。”又对那禁卫嘻嘻一笑,“你别生气,你不认识,陛下认识这个骁卫,毕竟是陛下亲自挑选的,陛下见了肯定会高兴的。”
禁卫看着一会儿哀伤一会儿笑颜如花的女孩子,哪里生得了气,都说丹朱小姐凶,他们这些在皇宫当差的可从未见过丹朱小姐凶巴巴,就算有时候摆出凶巴巴的样子,但怎么看内里都是娇滴滴的,就像家里的姐妹撒娇发脾气——看,这位陛下身边的公公都说了可以进去了,丹朱小姐还不忘对他们安抚一声。
禁卫板着脸让开路,看着女孩子脚步轻快的过去了。
这个骁卫被带进宫,阿吉也不太惊讶,以前竹林也常跟着进来,但此时看到陈丹朱要进殿,还要带着骁卫,他忙制止。
“陛下可没让他进去。”
以前竹林是进去过,但那是陈丹朱跟贵族小姐们打架,竹林作为从犯被审问。
陈丹朱伸手推开他:“阿吉,你不要挡着,我是来给陛下送惊喜的,有好事呢。”
才怪!阿吉心里喊,但他要伸手挡住丹朱小姐,紧跟在丹朱小姐身后的那个骁卫长腿跨过来:“不得对郡主无礼。”
不知怎么轻轻一碰,他就蹬蹬退开了——
这个骁卫,竟然敢在皇帝的殿前出手围护丹朱小姐?这胆子比竹林要大的多啊!
阿吉只能看着陈丹朱带着骁卫进殿,也不管了,反正一会儿就要被陛下赶出来。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君心似我心
皇帝坐在龙椅上,看到女孩子快步进来,轻快灵巧,如同一只小鹿,他有些奇怪,陈丹朱竟然不是哭着进来的,不是受了欺负吗?不哭怎么告状?
“陛下。”陈丹朱高兴的道,“臣女——”
皇帝冷哼一声:“既然是郡主了,宫廷的礼仪一点都不知道吗?”
陈丹朱忙收起笑端正施礼:“臣女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皇帝将茶杯轻轻晃了晃:“陈丹朱,朕正要找你,你现在是郡主了,应该学学宫廷礼仪,免得失了皇家体面,进忠啊,让少府监安排一下——”
什么,学礼仪?在宫里?陈丹朱忙忙的唤陛下:“臣女不用,臣女出身贵族,该会的都会,不会丢了陛下的脸面。”
王妃嬌滴滴
皇帝板着脸喝道:“你现在这是哪里的贵族礼仪?”
陈丹朱再次缩回去,又想到什么:“陛下,臣女来是有大事要说的。”
怎么被陛下抢了话头?
步步毒謀:血凰歸來
看她的样子,皇帝心里得意,吹了吹茶水往嘴边送,呵了声:“你还有大事呢?”
陈丹朱连连点头:“有有。”将身后的人拉过来,“陛下,您看我把谁带来了。”
谁?皇帝喝着茶看过来,他自然见到陈丹朱带了骁卫进来,只随意的晃了眼,似乎是竹林又似乎不是,不过无所谓了,现在陈丹朱把这个骁卫推过来——
有什么好看的?
重生豪門:首席夫人太兇猛 九月女王
那一直低着头的骁卫抬起头,展颜一笑。
他的面容俊美,笑的如璀璨星河,连站在一旁明媚娇艳的女孩子都瞬时黯然了。
长的,果然是好看。
皇帝一口茶水喷出来,举着茶杯连声咳嗽。
进忠太监扑过去惊呼“陛下——”

nm6n7都市小说 問丹朱 希行-第三百五十八章 提議分享-d31s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马车缓缓驶过城门,这场景对竹林来说并不陌生,但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阿甜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觉得一切都对了!
“这才对嘛。”她高兴的说,“我们小姐可是郡主了!”
哎,以前畅通无阻的时候可不是郡主呢,这个傻丫头啊,很明显能不能畅通无阻跟身份无关,不,肯定跟身份有关,竹林再次回头看车后,六皇子的车驾安静的跟随——
守兵们已经知道这是六皇子的车驾吗?
这个车驾看不出任何身份,除了围绕的兵将,但重兵围护的也可能是某个主将,并不一定就是皇子。
路边的人也是如此想,视线也都落在陈丹朱车后的队伍,低声议论。
“这是谁?”
“这么多重兵,是哪位将军吧?”
“这谁啊,竟然要陈丹朱护送开路。”
不管哪位将军,都不能这样不亮身份的进入城池,就算是铁面将军,也需要帅旗为证——能不亮身份的也就陈丹朱这个不讲规矩的。
一不小心愛上你
所以,陈丹朱依旧可以畅通无阻啊。
“何止呢,你们看到没有,这些在路边的车马——都是从常家宴席上回来的。”
“是啊,但宴席散的也太早了吧?”
“我听到消息了,关内侯把常家的宴席搅和了。”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啊,为了给陈丹朱出气啊!”
“陈丹朱在顾家宴席上受了那么大委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看吧,关内侯出手了。”
“不过,关内侯出手,跟陈丹朱什么关系?”
“你这人是乡下来的吧?关内侯跟陈丹朱什么关系你都不知道?”
城门议论纷纷嘈杂声越来越大,不过这都跟陈丹朱没什么关系,她始终坐在车内出神,没有在意怎么穿过的城门,也没有听外边的议论,直到竹林停下车。
“怎么了?”她回过神问。
竹林道:“小姐,进城了。”
先前陈丹朱说的是与六皇子结伴进城,现在已经进城了,六皇子进了城自然是要去皇城,还要继续结伴吗?
那当然不了,陈丹朱掀起帘子要下车,六皇子的车驾已经走过来了与她的车并行,一个小童掀起窗帘,六皇子倚在窗口对她笑。
“丹朱小姐好厉害。”他说道,“让我过城门也没被人发现。”
呃——没发现是什么意思,陈丹朱有些不解,看竹林。
竹林微微皱眉,六皇子什么意思?难道说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被查问畅通无阻的入城?
这边楚鱼容已经给陈丹朱解释。
重生玄術師
“父皇让人接我来,知道我身体不好,并没有要求我什么时候一定赶到,我走的很慢,父皇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到呢。”
哦,所以,守城兵并不知道这是六皇子的车驾,所以也不是为了他清路?
阿甜兴高采烈得意:“殿下不用奇怪,我们小姐进城就是畅通无阻。”
楚鱼容眼如旭阳一般明亮:“我听说过,今日一见,果然跟传说中一样。”
陈丹朱这才知道怎么了,有些不解,也有些想笑,也懒得去解释什么,伸手一指前方:“殿下,沿着这边一直走,就到皇城了,我就告——”
我的軍營我的青春 姜燕華
她的话没说完,楚鱼容修长白皙的手伸出来对她招了招,示意她靠近。
又不是站在地上,怎么靠近啊,陈丹朱笑了,便将身子微微探出去,压低声音:“怎么啦?”
楚鱼容轻声说:“父皇不知道我来,我想给父皇一个惊喜,所以不如丹朱小姐还在前方,你去求见我父皇,然后带着我进去。”
许久不见的一个儿子突然冒出来吗?这对于其他的父亲来说,可能真是惊喜,但对陛下来说,可能更关注带儿子进来的她——会惊吓多过惊喜吧!
亙靈傳說 浣影
雷火狂道 擎天小龍蝦
陈丹朱,你怎么又跟朕的皇子牵扯在一起了!
陈丹朱似乎已经能看到皇帝瞪圆的眼,她忍不住笑了,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哼,这些日子过的实在是郁郁——
毒伯爵
“好。”她笑吟吟点头,“让我来想想怎么做。”
她说着打量楚鱼容的车和人马,伸手指点。
“那你就不能用这车和这些人了,否则瞒不住。”
如此重兵进京肯定要被盘问,接近皇城的时候,陛下也一定会知道。
暴力牧師 醉山河
楚鱼容点头:“你说得对。”他立刻放下帘子,从车上下来了,吩咐身后的小童,“阿牛,你带着人留在城门附近不要动。”
肯普法之白色契約者
这样留下兵马车驾做掩护,京城的官员们来询问的时候,可以拖延时间,他就能跟陈丹朱悄悄的去见皇帝了。
这不是胡闹吗?竹林再次皱眉,看那边重甲兵将始终安静,让行进就行进,让停下就停下,而那个叫阿牛的扎着两个揪揪的小童——
“好啊好啊。”阿牛眉飞色舞,又压低声音,“等来查问的时候,我就说殿下在车里睡着了,让他们不要打扰。”
楚鱼容对他赞许一笑:“就按照你说的。”说罢走向陈丹朱的车,他的个子高,站在地上与坐在车里的陈丹朱平视,“丹朱小姐,那我就要坐你的车了。”
陈丹朱倚在车窗上对他伸手做请,阿甜高高兴兴的掀起车帘,这年轻人也不用人搀扶,长手长脚微微屈身就上了车坐进来。
鳳求凰:美人難求
竹林头疼?他们真要这样做?去给皇帝惊喜?丹朱小姐心里难道还不清楚,她什么时候给皇帝带来过喜?只有惊吧!
还有这个六皇子,怎么这样啊?
他忍不住转头寻找枫林,枫林藏在盔帽下的脸看起来有些呆呆,看到他的眼神示意便催马过来了。
“殿下,没有人能管管吗?”竹林低声问。
皇子身边跟着的人应该是皇帝赐予的吧,说是仆从,但也起着教导的责任,要管束这皇子的言行举止。
怎么六皇子身边只有一个毛孩子?
枫林干笑两声:“我不是殿下身边的人,不清楚,不知道,也管不了。”
六皇子这边没人管,陈丹朱这边,竹林也管不了,刚跟枫林说了两句话,阿甜就在后抓着车帘子催促“快走啊,跑快点,别让人发现。”
竹林还能怎么办,木然的扬鞭催马,一个郡主,一个皇子,爱咋咋地吧,他只是一个骁卫。

flb7g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五十七章 入城讀書-qpuc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坐在车内轻轻摇晃,眼神幽幽。
不过她没有像以往那样走神,而是在想这位六皇子。
与其他人不同,不管三皇子也好铁面将军周玄金瑶,那一世她多少都知道他们的事,也多多少少能揣测他们的性情,但六皇子不同,六皇子,是一个陌生人,他在大夏似乎不存在,在她临死的那一刻他才出现。
她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除了知道他被太子刺杀,并不知道他的命运,刺杀是成功还是失败?他是生,还是死?
魔獸世界之星辰使者 火於天上
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真是让人震惊又有些恍惚。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还有,他要去皇宫里,要出现在这个京城,面对他的父亲兄长——
陈丹朱讥嘲一笑,他要面对的可不是什么血缘情深的兄长们啊。
他的兄长们,正在暗暗的互相残杀。
当然,她也不会真的认为这个清纯漂亮小羔羊一般的六皇子,真的就是小羔羊那般无害,想想三皇子——
以貌取人,自欺欺人的蠢事她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她不会去给六皇子治病,她并不想与这个六皇子过于交好,当然,她也不会与他交恶,姐姐说了,一家人在西京真的多有六皇子府的人照顾,那个袁大夫,不仅救了她的命,还救过姐姐和孩子,虽然是铁面将军的托付,但他依旧是她陈丹朱的恩人。
而且他带着那么多土产来拜祭铁面将军,可见对铁面将军的真心——
也许这真心是为了做给别人看,但将军死了后,很多人连做给别人看的心都没了。
“丹朱郡主。”
后方一匹马疾驰而来,唤道。
阿甜掀起车帘,看着近前的六皇子侍卫问怎么了。
“殿下问停云寺在哪里,是不是要经过那里,想要进去看看。”侍卫说道。
陈丹朱一瞬间头皮微微发麻,断然拒绝:“不行。”
侍卫被她突然的严厉吓的愣了下。
“殿下刚来京城,还是先进皇宫见陛下,不要到处游玩。”陈丹朱忙解释。
侍卫便也解释:“是这样,六殿下身体不好,进了宫就出不来了,所以想趁着路途上玩一玩。”
有什么好玩的!那种地方,能玩掉他的命!陈丹朱沉脸:“停云寺是皇家寺庙,慧智大师是得道高僧,陛下去也要先打声招呼,岂是玩耍的地方?”
好凶,侍卫忙调转马头回到队列的车驾前,隔着窗户回禀了丹朱小姐的话,车内响起淡淡一声知道了,那侍卫便退开了。
宽大的车厢里,楚鱼容半躺着,车厢里也不是只有他一人,还坐着一个小童。
小童靠着车厢,举着一片肉脯吃,一边咋舌:“丹朱小姐好凶啊,竟然不许殿下你去玩。”又好奇,“停云寺真的那么威严吗?陛下去了也要先打招呼?”
楚鱼容轻轻笑了:“是,挺威严的,但对丹朱小姐是例外。”
自从丹朱小姐第一次去停云寺打招呼,停云寺迎进皇帝后,丹朱小姐在停云寺就不用打招呼了。
那一次,也是他和丹朱小姐一起去停云寺,那时候,丹朱小姐还邀请他去看看山楂树,但那时候,他不能去。
他本想这次再一起去看看,但看起来丹朱小姐并不愿意。
大概是因为三皇子的事,现在停云寺对丹朱小姐来说,是个伤心地吧。
那就,以后再去吧。
马车粼粼向前,远远的看到这队人马,大路上的人不用竹林呵斥提醒,都纷纷避开了。
“什么人?”
鬼王梟寵:腹黑毒醫七小姐
“是丹朱小姐。”
“不是,看丹朱小姐身后,好多兵马——”
“你们听说了吗?常家的宴席,被搅乱了,所有人都被赶走了——”
“怎么回事?是丹朱小姐干的?”
路人人群议论纷纷,马车中的陈丹朱并不在意,很快就看到了前方的城门。
阿甜掀着车帘往外看:“小姐,今天城门前人格外多啊,怎么这么多人进城啊。”
还都是车马,带着众多仆从,明显都是权贵。
陈丹朱也不在意这些,懒懒的哦了声。
阿甜想的比较多,向外挪了挪,用手指戳竹林后背,竹林回头看她。
“你去给城门守兵说一下,让他们清路吧。”她低声说。
以前陈丹朱进出城不用核查且有守兵清路,现在虽然依旧不核查她,但却没有像以前那样给她清路了。
而这些堵着城门乖乖排队的权贵们,估计也不会主动给陈丹朱让路。
现在这些人正想着办法欺负小姐呢。
拯救諸天行 東海流逝
当然闹起来小姐也不怕,只是此时身后跟着六皇子,让六皇子看到小姐狼狈的样子,小姐多没面子,还怎么骗六皇子。
竹林当然不是在意丹朱小姐不能骗六皇子,他只是也不愿意丹朱小姐在人前狼狈,皇帝还没有撤了他的骁卫身份,跟守兵们说话也有底气。
他点点头,才要跳下马车,却见那边的城门守兵一阵躁动。
…..
…..
“大人,您看——”
城门上,一个守兵急急对守将说。
守将正在走神,想着今晚不当值去哪里喝酒,听了守兵的话随意的抬了抬眼皮,居高临下的看到密密麻麻排队入城的车马。
“这些人不是去参加宴席了吗,怎么这么早就散了?”他说道,“随便吧,宴席什么时候散与我们无关,但进城都给我排队!”
守兵急道:“但是陈丹朱——”
陈丹朱?守将便又仔细看了眼,看到了正缓缓向这边走来的一辆貌不起眼的马车,一眼就认出了车夫——骁卫竹林,没错是陈丹朱的马车。
“陈丹朱——”守将拉长声音打断守兵,“我可以不核查,但排不排队,就不是我们说了算,得看前边的那些人同意不同意。”
现在还想让他们清路,可不行喽。
古墓迷津
当初那命令是铁面将军下的,现在铁面将军不在了,他们还要这么做就是无令行事了,是要杀头的!
守兵跺脚:“大人!我是说,陈丹朱后边的车驾!”
逍遙海島主
后边?守将将眼皮抬的更高一些,看到了陈丹朱身后一队黑甲兵马,簇拥着一辆黑色重车——
咿?这是什么人?
他扶着墙头还没看清楚车的样子,就看到车旁的兵将忽的举起了一杆大旗,大旗迎风展开,露出其上的飞旋的龙纹——
“啊呀!”将官一拍城墙,是龙令旗,这是如同陛下亲临啊,他也顾不上想是什么人,见旗如见圣驾,“快——清路——”
…..
…..
竹林看着城门前兵马涌出来,如同洪水一般将拥挤在城门前的车马都冲开了。
排队入城的人们被挤得慌乱不堪,又是愤怒又是气恼。
“怎么回事?”“是谁来了?”“是陈丹朱——”
听到这个名字,诸人愣了下,那些还没淡去的记忆重新浮上来,陈丹朱?现在竟然还能过城门如无人之地?
他们纷纷转头看去,果然见那辆熟悉的不起眼的马车驶来,从城门奔出的洪水般的守城兵在到其前时,如遇到巨石,立刻飞溅肃立两边,同时将乱乱的民众们阻拦,好让这辆马车畅通无阻的驶过——
马上的车夫还是像以前那样一脸木然,但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嚣张的挥动马鞭,他似乎有些愣神,然后回头看了眼。
在他回头之前,或者说在城门守兵奔出来之前,那辆重车旁举出旗帜的兵卫已经将旗帜收起来了,黑甲卫们安静如石,跟随在陈丹朱这辆不起眼的车后,缓缓的碾过路面。

gn9n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五十六章 陪同相伴-mihhk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胡说八道的习惯,楚鱼容也算是习惯了,但这一次还是猝不及防也差点失态。
造物之主
没有面具的遮挡,差点没控制住表情。
他忙借着咳嗽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神,看向陈丹朱,道:“这样吗?将军真的喜欢吗?我跟将军也不太熟,唯恐哪里唐突失礼,有丹朱小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陈丹朱眼中泪光闪闪:“六殿下如此有心,将军当然真的欢喜。”
站在一旁的阿甜回过神,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太好了,小姐又在骗人了,她的小姐又回来了!
竹林脸也如以往那般僵了,什么担心啊忧愁啊都烟消云散,将军不在了,丹朱小姐这是要骗新的靠山?
这个初来乍到养在深宅不知人间烟火的六皇子吗?
这个六皇子也太好骗了吧!丹朱小姐说的这种鬼话都信?
竹林忍不住看枫林,见枫林的脸色也古古怪怪,是吧,枫林也看出来了吧,唉,将军尸骨未寒,还是在其墓前——丹朱小姐,你适才还说将军能看着你吃喝呢!那将军看着你用他来骗人会怎么想?
竹林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头疼。
那边的六皇子被丹朱小姐哄的很高兴,给陈丹朱介绍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这是西京最有名的酒,说到兴起,忽的将酒打开:“丹朱小姐,你来尝尝。”
陈丹朱也不客气,还说什么:“我来尝尝将军喜欢的酒。”
竹林心里冷笑,也不想想自己什么酒量!喝吧,喝多了看你怎么骗人!
可惜的是陈丹朱只喝了一杯没有喝多,没喝酒的六皇子倒像是喝醉了,要让人就地烧火,把从西京带来一头小羊烤了——
“西京的羊肉跟别的地方吃起来都不一样。”他挽着袖子,“丹朱小姐尝尝。”
六皇子果然像个养在深闺里的漂亮小姐,天真啊——比那个刘薇小姐还要天真,丹朱小姐哄骗刘薇小姐还往药铺跑了很多次,又是买糖人又是送礼物的,这个六皇子,丹朱小姐不过才说了两句话,连眼泪都没掉呢!
竹林忍不住对枫林道:“劝劝吧。”
先前丹朱小姐在这里吃吃喝喝也就算了,六皇子又被引的要在这里架火烤羊,铁面将军的墓地都变成什么样了!
皇帝知道了,非要打死他们不可!
皇帝舍不得打这个刚进京的儿子,就要双倍的打陈丹朱,都是她带坏了六皇子。
冥夫大人:有話好好說 洋蔥
枫林眼望天:“我哪里管得了,我只是一个护卫,跟六皇子也不熟。”
是啊,六皇子不是铁面将军,枫林他们被派过去,的确是个外人,竹林心里怅然。
还好竹林没有怅然太久,陈丹朱制止了六皇子。
“我吃不吃不重要,将军他也吃不到。”她哀婉说,“将军能看到就很开心。”然后给六皇子出主意,“这些既然是西京来的,殿下不如给陛下送去,烤着吃,陛下虽然是四海之主,但这么多年生长在西京,肯定也是思念故土的。”
楚鱼容立刻点头:“丹朱小姐说得对!”再转头看墓碑,高声道,“将军,这些你都看过了吧?看过了我就拿去给陛下,让他也高兴高兴。”
陈丹朱也看墓碑,怅然说道:“自从将军不在了,陛下也很伤心,如果陛下能高兴,将军肯定也会高兴。”
我是何塞
楚鱼容转过头看着陈丹朱,缓缓道:“我真是太幸运了,一来京城就遇到丹朱小姐,得到丹朱小姐的指点。”
陈丹朱轻轻拭泪:“这是将军看到殿下的心意,才有这个安排,若不然世上那么多人,怎么只有殿下遇到我。”
竹林已经不是心里对着天翻白眼了,而是想吐血——那么多人都没遇到丹朱小姐,是因为丹朱小姐你根本不来祭奠将军啊!
也是老天不长眼啊,怎么丹朱小姐才来一次,就遇上了六皇子。
他该怎么办啊!他转头看枫林,枫林的脸色看起来也像要吐血——
“枫林。”竹林忍不住哑声问,“你怎么脸色这么差?”
枫林眼看着天,手按住心口干笑:“可能是赶路太累了。”
这边六皇子又催促人收拾了祭品装了车,又对陈丹朱邀请:“丹朱小姐跟我一起进城吧,我第一次来这里,我很久没有见过父皇和兄长们了,丹朱小姐陪我一起的话,我心里踏实一些。”
但那也是亲人啊,怎么也比跟这个从没见过的陈丹朱熟吧,怎么就有陈丹朱陪着就踏实了?竹林在一旁腹议,他现在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六皇子了!
但陈丹朱很喜欢这个六皇子,声音轻轻柔柔的说:“别怕,有我在,我陪你进京。”
竹林将马车赶横冲直撞,但跟身后百人重骑,宽大车驾相比,显得形单影只,气势也少了很多了。
將門傾後 花蘿蔔濤濤
竹林沉着脸很想甩了这群兵马,但不管他怎么扬鞭催马,那些人也稳稳的跟着——到底是骁卫骑兵,都是跟他一般厉害的。
而且陈丹朱也叮嘱他走慢点。
“六皇子身体不好,不能颠簸。”陈丹朱说道,“咱们走慢点。”
竹林忍不住说了句“我看他挺精神的。”
那个年轻人的确很精神,眼里都是光,并没有久病之人那般死气沉沉,但,他身体应该是不怎么好的,走路很慢,脊背有些微微的缩起,上车的时候,还需要侍卫们搀扶——陈丹朱心里默默的想。
“小姐可以给他诊脉看看啊。”阿甜在一旁提议,“六皇子不是也是生病吗?像三皇子——”
大明二十四監 夢難成
小姐很明显是要跟六皇子拉近关系,那就像当初对三皇子那样,给他看病,告诉他能治好他,肯定会让六皇子对小姐更有好感。
是啊,竹林眼角余光向后看,这一次丹朱小姐好奇怪啊,在墓前见到了这位六皇子,竟然没有立刻要给他诊脉给他治病,因为第一次见面不熟?不可能的,当初跟三皇子在停云寺也是第一次见面,丹朱小姐直接就扑上去夸海口——
还有,丹朱小姐在将军面前也动不动就看病啊送药啊自吹自擂。
怎么这次在六皇子面前一句不提?
紅緞軍的征途
坐在自己的车中,陈丹朱又如同先前般懒洋洋,听到阿甜问,只是懒懒的哦了声:“我不想看病了啊,我现在是郡主了,吃穿不愁,干吗还要去当大夫给人看病,治病治好了,也不过是赏我一些钱,治不好了,就要被陛下骂,这种傻事,我才不做呢。”
阿甜赞同的点头:“没错没错,当大夫太累了。”
竹林不信陈丹朱的话,当大夫是累,但丹朱小姐更担心的是惹麻烦吧,现在没有铁面将军了,丹朱小姐要是再惹了麻烦,谁还能护着她,唉。
丹朱小姐懂事又不懂事,竹林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难过,不管怎么说吧,丹朱小姐虽然适才对这位六皇子态度殷勤,但当六皇子邀请她坐自己马车的时候,丹朱小姐谢绝了。
極品煉丹師
如果是将军的话,丹朱小姐肯定不会拒绝。
竹林将马鞭轻轻的晃动,让车走的轻轻慢慢。

ww4bq优美言情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五十五章 相逢-88zk3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先前看着马车想到了铁面将军,当车上帘子掀起,只看到人影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不是将军——当然不是将军,将军已经过世了。
但她没有移开视线,或者是好奇,或者是视线已经在那里了,就懒得移开。
狂妻萬萬歲:腹黑邪君逆天妃 旖旎妖嬈
風月不傾城 黑瞳貓咪
车上的人走下来,又是刮风又是抬着袖子,陈丹朱眼神游离,没有看清他的样子,直到他走到面前,跟她说话,她的视线才凝聚在他身上。
是个年轻人啊。
是个坐着豪华马车,被重兵护卫的,穿着华丽,气度不凡的年轻人。
陈丹朱看着他,礼貌的回了微微一笑:“你好啊,我是陈丹朱。”
阿甜此时也回过神,虽然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年轻男人气势骇人,但她也不忘为小姐壮势,忙跟着补了一句:“是丹朱郡主。”
楚鱼容笑了,他看出来了,陈丹朱现在分明是还没回过神。
他笑道:“我猜出来了。”转头看一旁高大的墓碑,轻叹,“郡主对将军情深义重,时刻守在墓前的必然是郡主了。”
嬌悍妻,不可欺
陈丹朱举着酒壶笑了:“那你说错了,我今天是第一次来呢。”
这话会不会让人很尴尬?或者让这个人鄙夷小姐?阿甜警惕的盯着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轻轻叹口气,这么久了才能有力气和精神来墓前,可见心里多难过啊。
“那真是巧。”楚鱼容说,“我第一次来,就遇到了丹朱小姐,大概是将军的安排吧。”
陈丹朱这时候听清楚他的话了,坐直身子:“安排什么?将军为什么要安排我与你——哦!”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神也彻底的清明了,瞪眼看着年轻人,“你,你说你叫什么?”
就知道了她根本没听,楚鱼容一笑,再次自我介绍:“陈丹朱你好啊,我是楚鱼容。”
楚鱼容?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好像——
阿甜在一旁也想到了:“跟三殿下的名字好像啊。”
三皇子叫楚修容,那楚鱼容——陈丹朱忙站起来,惊讶的看着他:“六皇子?”
楚鱼容点点头:“是,我是父皇在最小的那个儿子,三殿下是我三哥。”
竟然真的是六皇子,陈丹朱再次打量他,原来这就是六皇子啊,哎,这个时候,六皇子就来了?那一世不是在很久以后,也不是,也对,那一世六皇子也是在铁面将军死后进京的——
楚鱼容看着女孩子看着他,神情变幻从惊讶到怅然,要阻止她了,不然又要神游天外了。
“丹朱小姐。”他说道,转向铁面将军的墓碑走去,“将军曾对我说过,丹朱小姐对我评价很高,一心要将家人托付与我,我从小多病一直养在深宅,从未与外人接触过,也没有做过什么事,能得到丹朱小姐这样高的评价,我真是受宠若惊,当时我心里就想,有机会能见到丹朱小姐,一定要对丹朱小姐说声谢谢。”
陈丹朱此时一点也不走神了,听到这里一脸干笑——也不知道将军怎么说的,这位六皇子真是误会了,她可不是什么慧眼识英雄,她只不过是随口乱讲的。
“哪里哪里。”她忙跟上,“是我应该谢谢六殿下您——”
那年轻人看起来走的很慢,但个子高腿长,一步就走出去很远,陈丹朱拎着裙子小碎步才追上。
“——殿下您照看我的家人,将军说,多亏了您,我的家人才能在西京平安无事。”
楚鱼容回头,道:“我其实也没做什么,将军竟然这样跟丹朱小姐说吗?”
将军当然没有这样说,但丹朱小姐怎么说都可以,陈丹朱毫不迟疑的点头:“是啊,将军就是这样说的。”她看向面前——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铁面将军的墓碑前——高大的墓碑,神情忧伤,“将军对殿下多有赞誉。”
楚鱼容忍住笑,也看向墓碑,怅然道:“可惜我没能见将军一面。”
陈丹朱想到另一件事,问:“六殿下,您怎么来京城了?您的身体?”
六皇子不是病体不能离开西京也不能长途行路吗?
神禦王尊
楚鱼容抬袖子轻咳一声:“我最近好了些,而且也不得不来。”
不得不来?陈丹朱压低声音问:“殿下,是谁让您进京的?是不是,太子殿下?”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最清楚的,上一世就是太子在停云寺让李梁刺杀进京路过的六皇子——
这一世,铁面将军提前死了,六皇子也提前进京了,那会不会太子刺杀六皇子也会提前,虽然现在没有李梁。
楚鱼容看着靠近压低声音,满眼都是警惕戒备以及担忧的女孩子,脸上的笑意更浓,她没有察觉,虽然他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但她在他面前却不自觉的放松。
“不是呢。”他也向女孩子微微俯身靠近,压低声音,“是陛下让我进京来的。”
都市特種兵 佳文升溫
皇帝吗?皇帝也有可能是被太子说动的,陈丹朱继续低声问:“陛下让你来做什么?”
楚鱼容压低声音摇摇头:“不知道呢,父皇没说,只说让我来。”他又悄悄的指了指不远处,“那些都是父皇派的兵马护送我。”
陈丹朱缩着头也悄悄的看去,见那群黑甲兵卫在日光下闪着寒光,是护送,还是押送?嗯,虽然她不该以这样的恶意揣测一个父亲,但,想象三皇子的遭遇——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来京城就能见见铁面将军。”
楚鱼容的声音继续说道,将要走神的陈丹朱拉回来,他站直了身子看墓碑,抬起头呈现美丽的下颌线。
陈丹朱呆呆看了眼,才从下颌线上转到墓碑上,心里想,其实也没什么高兴的,还是没有见到。
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楚鱼容道:“就算我不能亲眼见将军,但也许将军能见见我。”
这话倒是跟她说的一样,陈丹朱笑了,那现在将军在看着他们吗?
“还有。”耳边传来楚鱼容继续说话声,“如果不来京城,也见不到丹朱小姐。”
听着耳边的话,陈丹朱转过头:“见我也许没什么好事呢,殿下,你应该听过吧,我陈丹朱,可是个恶人。”
楚鱼容微微而笑:“听说了,丹朱小姐是个恶人,那我初来乍到,有丹朱小姐这个恶人多多照看,就没有人敢欺负我。”
陈丹朱哈哈笑了:“六殿下真是一个聪明人。”
……
…….
邪氣男 小武
竹林站在一旁没有再急着冲到陈丹朱身边,那个是六皇子——在这个年轻人跟陈丹朱说话自我介绍的时候,枫林也告诉他了,他们这次被调派的任务就是去西京接六皇子进京。
原来这就是六皇子啊,竹林看着那个漂亮的年轻人,看起来的确有些瘦弱,但也不是病的要死的样子,而且祭奠铁面将军也是认真的,正在让人在墓碑前摆开一些祭品,都是从西京带来的。
将军这么多年一直在外带兵,很少回家乡,此时也魂安在新京,虽然将军并不在意落叶归根这些小事,六皇子还是带了家乡的土产来了。
竹林只觉得眼睛酸酸的,比起陈丹朱,六皇子真是有心多了。
看看陈丹朱,来这里只顾着自己吃吃喝喝。
陈丹朱站在一旁,也不吃吃喝喝了,似乎专注又似乎出神的看着这位六皇子祭奠将军。
阿甜在一旁小声问:“要不,把我们剩下的也凑个数摆过去?”
看来这位六皇子对铁面将军很敬重啊,万一嫌弃丹朱小姐对将军不敬重怎么办?毕竟是位皇子,在皇帝跟前说小姐坏话就糟了。
陈丹朱看了眼被自己吃的七七八八的东西:“这摆过去才更不敬吧。”说罢用扇子拍了拍阿甜的肩头,“别担心,这不算什么大事,我给他解释一下。”
解释?阿甜不解,还没说话,陈丹朱将扇子塞给她,走到墓碑前,轻声道:“殿下,你看。”
看什么?楚鱼容也不解。
陈丹朱指了指袅袅摇曳的青烟:“香烛的烟在跳跃欢悦呢,我摆祭品,从来没有这样过,可见将军更喜欢殿下带来的故土之物。”
什么鬼话?竹林瞪圆了眼,旋即又抬手挡住眼,那个丹朱小姐啊,又回来了。

tl85b爱不释手的小說 問丹朱 ptt-第三百五十四章 墓前-twvdp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常家的宴席变成什么样,陈丹朱并不知道,也不在意,她的面前也正摆出一小桌宴席。
阿甜铺开一条毯子,将食盒拎下来,唤竹林“把车里的小桌子搬出来。”
竹林一脸不情愿的拎着桌子过来,看着阿甜将食盒里琳琅满目好吃的好喝的摆出来。
从家里出来一路上,陈丹朱让阿甜沿街买了好多东西,几乎把有名的店铺都逛了,然后说来看看铁面将军,竹林当时真是高兴的眼泪差点流下来——自从铁面将军过世以后,陈丹朱一次也没有来拜祭过。
不过竹林明白陈丹朱病的凶猛,封郡主后也还没痊愈,而且丹朱小姐这病,一多半也是被铁面将军过世打击的。
当然,现在陈丹朱来看看将军,竹林心里还是很高兴,但没想到买了这么多东西却不是祭奠将军,而是自己要吃?
这是做什么?来将军墓前踏春吗?
“你不懂。”陈丹朱坐下来,看着前方高大的墓碑,“这些将军也吃不到,我来吃,将军看到了,会比自己吃更高兴。”
阿甜向四周看了看,虽然她很认同小姐的话,但还是忍不住低声说:“郡主,可以让别人看啊。”
这一段小姐的处境很不好,宴席被权贵们排挤,还因为铁面将军下葬的时候没有来送葬而被嘲笑——那时候小姐病着,也被皇帝关在大牢里嘛,唉,但因为小姐封郡主的时候,像齐郡的新科进士那样骑马游街,大家也不觉得陈丹朱生着病。
生着病能跨马游街,就不能给铁面将军送葬?满城都在说小姐忘恩负义,说铁面将军人走茶凉,小姐无情无义。
小姐这时候要是给铁面将军举办一个大的祭奠,大家总不会再说她的坏话了吧,就算还是要说,也不会那么理直气壮。
陈丹朱捏起一片杏糕仰头吃:“将军看不到,别人,我才不给他们看。”
鄰家雪姨
以前的时候,她不是常常做戏给世人看吗,竹林在一旁心想。
“我是在做戏,但我也不是给所有人看的。”陈丹朱看竹林,“竹林啊,做戏只有对愿意相信你的人才有用。”
那个人是将军吗?竹林默然,现在将军不在了,将军看不到了,也不能护着她,所以她懒得做戏。
竹林心里叹气。
但这个时候不是更应该要好名声吗?
丹朱小姐怎么越发的浑不在意了,真要名声越来越糟糕,将来可怎么办。
傾人
“爱怎么办就怎么办。”陈丹朱说,拿过一个小酒壶仰头喝了口,对竹林和阿甜一笑,“我现在可是郡主,除非皇帝想要砍我的头,别人谁能奈我何?”
但万一被人诋毁的皇帝真要想砍她的头呢?
陈丹朱摆了摆手里的酒壶:“不用担心,陛下才封了我郡主,将军也才过世,至少几年内——”说着将酒壶举起看那边的墓碑,“有义父积威在我都能安然无恙。”
霸道女追男
她将酒壶倾斜,似乎要将酒倒在地上。
“将军大人,来,喝一杯。”
但下一刻又将酒壶握紧,摇头。
“不行,将军已经不在了,喝不到,不能浪费。”
竹林在一旁无奈,丹朱小姐这才喝了一两口,就开始发酒疯了,他看阿甜示意她劝劝,阿甜却对他摇头:“小姐心里难过,就让她开心一下吧,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以前高兴不高兴的,丹朱小姐喝了酒耍酒疯就会给将军写信,现在,也没办法写了,竹林觉得自己也有点想喝酒,然后耍个酒疯——
但下一刻,他的耳朵微微一动,向一个方向看去。
黑暗裁決 胖熊貓
阿甜察觉跟着看去,见那边荒野一片。
“怎么了?”她问。
竹林低声说:“远处有很多人马。”
阿甜紧张的问:“是来杀小姐的吗?”
铁面将军死了,陈丹朱过的懒洋洋浑浑噩噩,阿甜则是心神时刻清醒紧绷,铁面将军死了,很多人都要害小姐,小姐也随时要被人杀死。
看着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的阿甜,竹林有些好笑又有些难过,轻声安慰:“别怕,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不会有明目张胆的杀戮。”
阿甜还是有些担心,挪到陈丹朱身边,想要劝她早些回去。
“不如我们在家里摆上将军的牌位,你一样可以在他面前吃吃喝喝。”
“你不是也说了,不是为了让其他人看到,那就在家里,不用在这里。”
陈丹朱被她说的笑:“可是我还想看风景嘛。”
主仆两人说话,竹林则一直紧盯着那边,不多时,果然见一队人马出现在视线里,这队人马不少,百人之多,穿着黑色的铠甲——
竹林稍微放心了,这是大夏的兵卫。
不过又紧张,能动用这么多兵卫,是什么人?
陈丹朱这时候也察觉到了,看向那边,神情微微有些怔怔。
那群兵马越来越近,能看清他们黑色的盔甲,背着弩箭配着长刀,脸深深藏在盔帽里,在他们中间簇拥着一辆宽大的黑色马车。
马蹄踏踏,车轮滚滚,整个地面都似乎震动起来。
这群人马遮挡了炎夏的日光,乌压压的向她们而来,阿甜紧张的脸都白了,竹林身形更加挺拔,垂在身侧的手按住了配刀,陈丹朱一手举着酒壶,倚着凭几,面容和身形都很放松,微微出神,忽的还笑了笑。
鬥天遊記
“阿甜。”她举起酒壶指着驶来的车马,“你看,像不像将军的车马?”
紧张中的阿甜愣了下,将军吗?她便也有些恍惚,想到那一次她们被皇帝赶出京城去西京,在桃花山下被一个世家子故意寻衅的时候,铁面将军回来了——
好像是很像啊,一样的兵马围护开路,一样宽大的黑色马车。
但是,阿甜的鼻头又一酸,要是再有人来欺负小姐,不会有铁面将军出现了——
听到陈丹朱的话,竹林一点也不想去看那边的兵马了,女人们就会这么感性胡思乱想,随便见个人都觉得像将军,将军,天下独一无二!
“竹林——”
那边的兵马中忽的响起一声喊,有一个兵卫纵马出来。
听到这声喊,竹林吓了一跳,枫林?他怔怔看着那个奔来的兵卫,越来越近,也看清了盔帽遮挡下的脸,是枫林啊——
竹林一瞬间气血上涌,眼泪差点掉出来,真的很像将军归来啊,将军啊——
他抬脚就向那边奔去,很快到了枫林面前。
“竹林。”枫林勒马,喊道,“你怎么在这里。”
竹林看着他,没有回答,沙哑着声音问:“你怎么在这里?他们说你们被抽走——”
骁卫也属于官兵,被皇帝收回后,自然也有新的军务。
枫林一笑:“是啊,我们被抽走做护卫,是——”他的话没说完,身后人马响动,那辆宽大的马车停下来。
枫林他顾不得再跟竹林说话,忙跳下马肃立。
竹林随着他的视线看去,能被皇帝的骁卫护送,是什么人?
黑色宽大的马车旁几个护卫上前,一人掀起了车帘,竹林只觉得眼前一亮,旋即满目朱红——那个人穿着朱红色的深衣,束扎着金色的腰带走出来。
他个子很高,肩背挺阔,腰身纤细,低着头弯着身子下车,竹林只能看到他乌黑的头发。
他似乎很纤弱,没有一跃跳下车,而是扶着兵卫的胳膊下车,刚踩到地面,夏日的狂风从荒野上卷来,卷起他红色的衣角,他抬起袖子遮住脸。
華夏足球
溺寵極品太子妃
“怎么这么大的风啊。”他的声音清亮的说。
狂风过去了,他放下袖子,露出面容,那一瞬间浓艳的夏日都变淡了。
邪少的冷心妻 池紀
他慢慢的向这边走来,兵卫分开两列护送着他。
竹林被挡在后方,他想张口喝止,枫林抓住他,摇头:“不可无礼。”
竹林一瞬间有些生气,看着枫林,不可对他的新主人无礼吗?
那丹朱小姐呢?丹朱小姐还是他的主人呢,竹林甩开枫林的手,向陈丹朱这边疾步奔来。
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陈丹朱这边。
阿甜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看呆了,呆呆不动,陈丹朱举着酒壶,坐在地上抬着头看他,神情似乎茫然又似乎好奇。
他在垫子前站住,对着女孩子微微一笑。
“这位小姐你好啊。”他说道,“我是楚鱼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