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2mi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猛卒 高月-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錢氏進京推薦-ywjyr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这时,郭宋对张谦逸道:“我知道张相国是持反对意见的,而且不少户部官员也表示反对,我想听听张相国的意见!”
张谦逸起身道:“微臣前天拜访了杜相国,就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杜相国在一定程度上说服了微臣,微臣现在改为保留态度。”
郭宋点了点头,“能达成共识是好事,张相国既然有保留意见,不妨也说出来,我相信也一定是很多大臣的共同想法。”
张歉逸缓缓道:“微臣主要有三个保留意见,第一个保留意见是关于大额银票和钱票,我们知道柜坊发行飞钱的同时,也要约定密令,光凭飞钱是不行的,加上密令就能防止被人假冒,但朝廷的银票和钱票没有密令,而且是见票即兑付,所以微臣想知道,朝廷打算怎么防止假冒大额银票和钱票。”
大殿上顿时响起一片低低议论声,郭宋看了一眼潘辽,潘辽会意,起身道:“张相国这个问题我来回答,第一,我们是用特殊的纸张制作银票和钱票,保证外面难以仿制。
其次是用金线绣面,这也是很高超的技艺,一般人做不到,第三就是我们制定律法,并昭告天下,同时成立钱货稽查署,专门稽查钱票造假,一旦被造假被查实,将满城抄斩,我相信这三点做好,就不会出现让我们担心的假冒仿制问题。”
在潘辽述说的同时,有侍卫取了几张银票的样品在大臣中间传看,众人纷纷惊叹这张纸的品质之高,纸面硬挺光滑,韧性十足,就像一张牛皮,确实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一名官员忍不住问道:“请问潘相国,这是哪里出的纸张?”
潘辽微微笑道:“很抱歉,这是朝廷的最高机密,暂时不能泄露!”
大殿上一片哄笑,那名官员碰了个钉子,只得讪讪坐下。
郭宋又对张谦逸道:“张相国请说第二个保留意见!”
张歉逸微微欠身道:“微臣的第二个和第三个保留意见都是关于小额钱票方面,小额钱票是要渐渐取代铜钱,微臣以为如果没有一个严格的发行规矩,小额钱票必然会泛滥,对百姓的财富是一场浩劫,对朝廷的信用也是严峻的考验,虽然这和当十钱、当百钱是一回事,印刷纸钱太容易,只要有纸,就能无限量的印刷,希望殿下慎重。”
户部侍郎韦应物也起身道:“殿下,这也是户部众多官员反对的根本原因,我们都认为要先建立章程,然后才能考虑印刷发行小额钱票,同时我们也反对完全用钱票取代铜钱。”
狂妃馴邪王 諾諾芷琪
郭宋点点头,“你们的意见我明白了,回头再商议,然后请张相国把第三个保留意见一并说出来。”
泡妞大宗 囂張農
张歉逸继续道:“微臣的第三个保留意见,一般百姓是否接受小额钱票?如果大家强烈抵制怎么办?造成民间混乱怎么办?所以微臣建议,先在小范围内使用钱票,其次钱票和铜钱要一直并行,不能取消铜钱,微臣就是这三个保留意见,请殿下斟酌。”
说完,张谦逸躬身行一礼,坐了下来。
郭宋看了看众人问道:“大家还有别的保留意见吗?”
雲中漪蘭(天舞紀外傳) 步非煙
吏部侍郎陆贽起身道:“殿下,张相国的三条意见其实已经代表了绝大部分有保留意见朝臣的心声。”
郭宋这才对众人道:“这样吧!我们一分为二,大额银票和钱票已经达成共识,可以由户部和少府寺联合推行,尽快制定细则,约谈各大柜坊,尽快实施,张相国、独孤相国,这件事我就交给二位了!”
张谦逸虽然有保留意见,但这个方案政事堂已经通过,他作为户部尚书,再有意见也必须执行。
张谦逸和独孤立秋一起躬身道:“微臣遵令!”
平凡的城堡
郭宋又继续道:“至于小额钱票,要继续制定各种规则,等各项规则完善后,政事堂再进行商讨并投票表决,现在暂时不实行,潘相国,各种规则的制定,由你负责牵头!”
潘辽躬身行一礼,“微臣遵令!”
墓域 雲澤天琪
郭宋笑道:“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朝会就到此结束,起身吧!”
众人纷纷起身,向大殿外走去。
郭宋对潘辽道:“我刚刚得到消息,钱氏一门三百余人已经到蓝田县了,要好好安置他们,给他们提供一切便利,让他们尽快造出宣皮纸来!”
“微臣这就安排官员接待!”
………..
蓝田县通往长安的官道上,一支平民队伍正缓缓而行,这支队伍将近五百人,有老人、妇女和儿童,当然也有青壮男子,老人和妇孺坐在牛车上,青壮男子有的骑着毛驴和骡子,有的则挤坐几辆牛车上,后面跟着一百多辆满载各种物资的大车,另外,还有三百名士兵跟随,专门护卫他们的安全。
这支队伍正是来自宣城县的钱氏一门,包括造纸工匠和他们家眷,郭宋下达了特别命令,要求李冰和王侑将钱氏一族以及涉及造纸的工匠全部迁移来长安,同时出重金补偿了他们,使他们心甘情愿来京城。
经过十几天的水陆跋涉,他们终于要抵达终点长安了。
为首是一名六十余岁的的老者,他便是族长钱顺通,也是皮纸的实际发明者,他造纸四十年,具有极高的造纸天赋,造纸技艺已经登峰造极,在宣城,没有任何人能和他相比,他耗尽心血,用二十年时间才造出了皮纸,这种皮纸实际就是后来著名的澄心堂纸,只是钱顺通目前给它起名为宣皮纸。
“大郎,晋王殿下到底想用我们的皮纸做什么?”钱顺通问长子钱逸道。
噴神 浙東匹夫
钱逸就是润州的钱掌柜,他们的润州的纸铺依然保留,由一名不涉及造纸的经营管事出任新掌柜,钱逸则跟随家族一同来京城,他打算在京城建立新的钱氏纸铺。
钱逸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坏事吧!”
“当然不是坏事,只是宣皮纸太难造,我怕在京城造不出来。”
奪金印 東方玉
宰相皇後
钱逸吓了一大跳,“父亲,不会吧!”
钱顺通叹了口气,“谁知道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时,迎面来了一名官员和十几名随从,官员是少府寺少卿李维瑾,他奉相国潘辽之令,专门负责接待钱家一行。
“请问,各位可是来自宣城的钱家?”李维瑾抱拳问道。
钱顺通连忙行一礼道:“我们正是!”
人體歷險記 大夫
李维瑾微微笑道:“我是少府寺的官员,叫做李维瑾,奉潘相国之令特来迎接各位,欢迎大家来长安!”
……….
一行人住进了崇仁坊的驿馆,晋王郭宋推崇节俭,崇仁坊的驿馆早已没有了从前的奢华,变得简单朴实,也对外营业,能够自负盈亏了。
李维瑾对众人高声道:“各位先安心住几天,然后会另外安排住处,好好休息,逛一逛长安城。”
众人都忙着收拾东西住下,钱顺通父子找到了李维瑾,钱顺通刚刚才从驿丞口中知道,这位接待他们的官员竟然是少府寺少卿,从四品高官,着实吓了他们一跳。
钱顺通恭恭敬敬道:“能不能和李少卿谈一谈。”
李维瑾笑道:“你们不用担心,让你们进京是好事,你们家族的宣皮纸被朝廷看中,将有很大的用处,具体做什么现在还不能说,不过你们很快也会知道,总之,朝廷也不会亏待你们,你们就安安心心留在京城造纸。”
钱氏父子对望一眼,钱逸又连忙道:“钱家也想在京城开一家纸铺,不知朝廷是否同意?”
“这个潘相国倒没有说,不过我想只要不卖宣皮纸,只卖普通的宣纸,应该问题不大,你们这次进京,应该带了不少存货吧!我指的是宣皮纸。”
钱顺通连忙道:“带来了三百斤!”
“才三百斤?”李维瑾略略有点失望。
“李少卿不知,这种纸很难造,原料也不好找,是一种特殊树木的树皮制成,这种树木在洪州和建州才有,别的地方我都没见过,每年我们都为采购原来苦恼,没有原料,产量就起不来,这三百斤还是三年积攒下来,一共才造了那么多,没有对外卖过。”
“那好吧!这三百斤纸先交给我带走,然后,明天上午我会请你们去少府寺,我们再详谈怎么造纸,至于开店,我会回去汇报,看看朝廷能否给你们一个优惠店铺,今天你们就好好休息,一切事情我们明天再谈。”
血染了的青春
“让李少卿费心了!”
李维瑾让随从带上一车纸,告辞而去了。

gm9g0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貨幣之爭(上)閲讀-mxemp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入夜,郭宋在书房仔细欣赏户部印制的银票,当然,这只是样品,兑换体系还没有启动,这张银票之所以能发行,关键在于造纸技术和特殊的金线缝制,另外还有特殊的符号,这是天竺人发明的数字,也就是今天的阿拉伯数字,已经在数十年前随同佛学一起传入唐朝,只是并不受唐朝重视。
郭宋不久前在雕版社中发现了这些数字,他便考虑将它们应用起来,这次银票的编号,就是第一次应用。
巫法無天
当然,有矛就有盾,这种特殊纸张的存在,很快会引来其他造纸大户的研发和模仿,民间也会有绣艺高超的人绣出更好的金线,这些都没有关系,可以用立法来限制。
另外还需要用实名制,就像支票的转让需要备书一样,银票的转让也需要在背面加盖印鉴背书,如果是假冒的银票,很容易通过背书者追溯到造假者。
这时,门外传来儿子郭锦城的声音,“父亲!”
郭宋点点头,“进来!”
片刻,儿子郭锦城走了进来,跪下行礼道:“孩儿参见父亲大人!”
“起来吧!”
重生之巨變 永遠的大洋芋
郭宋对自己的长子确实很疼爱关心,他在报馆里做事,郭宋时刻关注儿子的动向,这半年儿子变化很大,长高一大截不用说了,他的身高已经超过郭薇薇,在家中仅次于自己了。
更重要的是,郭锦城长期和底层民众打交道,使他深深了解民间疾苦,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内向,这些变化令郭宋着实深感欣慰。
郭宋取出两份报纸,他已经叠好了民生栏目,他把报纸推到儿子面前笑问道:“这是本月十三日和十四日的报纸,上面的九种粮价完全一样,一文钱都没有变,是巧合,还是没有去调查?”
郭锦城脸一红道:“这是孩儿的一个疏漏,送去拼字的时候,拿错了文稿,十三日的文稿用了两次。”
“是你的责任吗?你给我实话实说!”
郭锦城沉默片刻道:“其实是送稿人搞错了,但他上有老,下有小,如果认定责任在他,他会丢掉这份差事,对他家里影响很大,所以孩儿替他承担起这份责任。”
郭宋点点头,“你可以替他承担一次责任,但不能一直替他承担责任,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查清楚,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以后怎么避免再犯这种类似的错误?”
“原因确实是他大意了,两份稿子的格式完全一样,正好放在一起,他太匆忙,没有仔细看,现在我们为了防止发生同样的错误,便在桌上专门放了一个红色的木盒子,当天的稿子就放在木盒里,不再让送稿人自己在桌上找了,这是孩儿的建议,报馆采纳了。”
郭宋便不再提报纸之事,而是把银票递给儿子,“你再看看这个!”
郭锦城接过银票看了看,他顿时有了兴趣,问道:“这代表一百两银子?”
郭宋笑着解释道:“这叫银票,类似柜坊的飞钱,由户部制作,用特殊的纸张和金线防伪,如果户部发行一万两白银的银票,库房里就必须有相应的一万两银子,这座特殊的仓库叫做兑换库,但兑换库中白银或者钱实际上不是我们出的,是商人拿出来的,将来会兑换出去。
看似简单,可银票却大大方便了商人,他们不用携带大量银钱,只要带一叠银票便可以出远门了,更重要是,解决了目前市场上铜钱不足的大问题。”
深空之流浪艦隊 最終永恒
郭锦城想了想问道:“只有白银吗?没有铜钱?孩儿觉得市场上除了银角子外,真正的白银很少见,主要还是铜钱,恐怕很多商人更需要是的钱票。”
郭宋点点头,“银票有,钱票也有,这只是一张样本,以后还会有一贯,五贯这种小额的钱票,直接可以拿去酒楼喝酒吃饭,可以买东西,用到一定时候,朝廷把它们逐渐收回来,再发行新的钱票,但那是另外一件事,我现在说的大额银票或者钱票。”
郭锦城摸摸后脑勺道:“孩儿还是不太理解,具体该怎么做?”
郭宋取出一张纸,提笔在纸上写下流程,并解释道:“其实就和飞钱一样,只是由户部发行,所有柜坊都通用,比如户部发行一百万两白银的银票,交给各个柜坊代办。
一个客商想去广州买一万两银子的货物,他就拿出一万两银子向柜坊购买一百张银票,柜坊把一万两白银交到朝廷兑换库中。
商人则带着银票去广州,他拿到货物后,对方可以用银票去任意一个柜坊兑换白银,也可以用银票继续去苏州购买丝绸,等这批银票在柜坊兑换了,负责最后兑换的柜坊总店就会向朝廷兑换库申请拿回一万两白银。”
“会不会出现柜坊觉得银票有假,不肯兑换呢?”郭锦城问道。
郭宋摇摇头,“我们的要求是,只要不是明显造假,柜坊都必须要兑换,然后由专门的稽查机构来查,问题出在哪里?”
郭宋放下笔又笑道:“我在考虑将来让内卫转型为稽查机构。”
郭锦城沉思片刻道:“这样说起来,这种大额银票或者钱票,朝廷并不需要准备银子和铜钱,其实都是商人的钱,朝廷只是用信誉来做担保,保证兑付,是这样吧!”
我真不是英雄 走火的氣球
“你说得很对,这其实就和飞钱一样,只是用朝廷担保,缓解大宗货物交易的不便,之前几家柜坊准备联合发行一种大家都承认的飞钱,被我否决了,这种事情只能由朝廷做,正好王侑在宣州发现了这种可以难以仿制的纸,才促使我下定决心。”
“父亲需要孩儿做什么?”
郭宋取出一篇文章递给儿子笑道:“这是我的一篇关于银票和钱票的文章,你拿去报馆,印在后天的报纸上,另外,你告诉报馆李执事,可能会要求报纸开辟一个关于钱票的专栏,希望他做好准备。”
………
这天,《长安快报》和《天下信报》都同时刊登出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关于银票和钱票的启用’,这篇文章出来,立刻在长安的街头巷尾引发热议,尤其商人对此格外敏感,他们立刻意识到,这将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件。
不过普通百姓对此却没有什么感受,毕竟大额银票和钱票与他们相距遥远。
只要你說你愛我 醬油蘇
黄昏时分,西安门外大街各家的酒楼内宾客爆满,生意兴隆,几乎所有食客都在讨论银票和钱票的事情,虽然当天报上同时刊登了泉州姚广平遇刺身亡的消息,但没有人关心。
几天前报上也刊登了刘士宁被诛杀的消息,也只是让大家感叹虎父生犬子而已,对于朝廷地盘的扩大,大家都已经麻木了。
在明珠酒楼二楼靠窗处坐着两名官员,一个是工部侍郎苗稷,另一个是户部郎中杜嗣业,杜嗣业出任商州长史四年后,便调回朝廷出任户部郎中,银钱发行就是他的管辖范围。
当然,铸银钱是由少府寺负责,但每年需要铸多少钱,发行多少银角子,发行多少白银,则是户部来决定。
快穿攻略:撲倒男神的一百種方法
苗稷和杜嗣业的父亲杜宗武少年时曾是同窗好友,虽然杜宗武比苗稷大五岁,但不影响两人的交情,两人同年参加科举,苗稷有父亲的余荫,去了巴蜀为官,杜宗武却没有出头的机会。
但杜宗武的儿子杜嗣业却很有魄力,他科举落榜后,便带领一批读书人去河西投笔从戎,很快便脱颖而出,成为郭宋的第二任记室参军。
一晃十几年过去,苗稷还是出任工部郎中,但比他小十岁的杜嗣业却已是户部郎中,而且苗稷官职已经到顶了,杜嗣业却前途无量。
“贤侄为什么要反对钱票呢?我觉得这是好事,能大大促进商业的发展,你不知道从前从巴蜀运送几千贯铜钱去长安都十分费力,现在用银票或者钱票,朝廷规定无条件兑付,岂不是大大方便了商人?”
真龍五絕 反王
杜嗣业摇摇头道:“我反对的不是大额钱票,而是文章后面说到的小额钱票,作为铜钱的替代品,一贯两贯之类,用来吃饭买东西,这种东西可以无限制印刷,如果有抵押金银还行,就怕朝廷尝到甜头,开始大量印刷,这和以前发行当十钱的铜板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剥削百姓的财富。”
“你的反对完全是寄托在一种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上,这样的反对没有意义,我估计晋王和朝廷都不会接受!”
“这不是我一个人反对,今天中午报纸出来后,整个户部都炸锅了,大部分人都反对,包括我们尚书也反对!”
………

fbhz0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 高月-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貨幣之爭(上)推薦-0s9k9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入夜,郭宋在书房仔细欣赏户部印制的银票,当然,这只是样品,兑换体系还没有启动,这张银票之所以能发行,关键在于造纸技术和特殊的金线缝制,另外还有特殊的符号,这是天竺人发明的数字,也就是今天的阿拉伯数字,已经在数十年前随同佛学一起传入唐朝,只是并不受唐朝重视。
郭宋不久前在雕版社中发现了这些数字,他便考虑将它们应用起来,这次银票的编号,就是第一次应用。
当然,有矛就有盾,这种特殊纸张的存在,很快会引来其他造纸大户的研发和模仿,民间也会有绣艺高超的人绣出更好的金线,这些都没有关系,可以用立法来限制。
另外还需要用实名制,就像支票的转让需要备书一样,银票的转让也需要在背面加盖印鉴背书,如果是假冒的银票,很容易通过背书者追溯到造假者。
这时,门外传来儿子郭锦城的声音,“父亲!”
郭宋点点头,“进来!”
片刻,儿子郭锦城走了进来,跪下行礼道:“孩儿参见父亲大人!”
“起来吧!”
郭宋对自己的长子确实很疼爱关心,他在报馆里做事,郭宋时刻关注儿子的动向,这半年儿子变化很大,长高一大截不用说了,他的身高已经超过郭薇薇,在家中仅次于自己了。
無憂歸田 芭蕉夜喜雨
更重要的是,郭锦城长期和底层民众打交道,使他深深了解民间疾苦,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内向,这些变化令郭宋着实深感欣慰。
郭宋取出两份报纸,他已经叠好了民生栏目,他把报纸推到儿子面前笑问道:“这是本月十三日和十四日的报纸,上面的九种粮价完全一样,一文钱都没有变,是巧合,还是没有去调查?”
郭锦城脸一红道:“这是孩儿的一个疏漏,送去拼字的时候,拿错了文稿,十三日的文稿用了两次。”
“是你的责任吗?你给我实话实说!”
郭锦城沉默片刻道:“其实是送稿人搞错了,但他上有老,下有小,如果认定责任在他,他会丢掉这份差事,对他家里影响很大,所以孩儿替他承担起这份责任。”
奪命紅燭
郭宋点点头,“你可以替他承担一次责任,但不能一直替他承担责任,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查清楚,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以后怎么避免再犯这种类似的错误?”
“原因确实是他大意了,两份稿子的格式完全一样,正好放在一起,他太匆忙,没有仔细看,现在我们为了防止发生同样的错误,便在桌上专门放了一个红色的木盒子,当天的稿子就放在木盒里,不再让送稿人自己在桌上找了,这是孩儿的建议,报馆采纳了。”
郭宋便不再提报纸之事,而是把银票递给儿子,“你再看看这个!”
郭锦城接过银票看了看,他顿时有了兴趣,问道:“这代表一百两银子?”
郭宋笑着解释道:“这叫银票,类似柜坊的飞钱,由户部制作,用特殊的纸张和金线防伪,如果户部发行一万两白银的银票,库房里就必须有相应的一万两银子,这座特殊的仓库叫做兑换库,但兑换库中白银或者钱实际上不是我们出的,是商人拿出来的,将来会兑换出去。
看似简单,可银票却大大方便了商人,他们不用携带大量银钱,只要带一叠银票便可以出远门了,更重要是,解决了目前市场上铜钱不足的大问题。”
郭锦城想了想问道:“只有白银吗?没有铜钱?孩儿觉得市场上除了银角子外,真正的白银很少见,主要还是铜钱,恐怕很多商人更需要是的钱票。”
郭宋点点头,“银票有,钱票也有,这只是一张样本,以后还会有一贯,五贯这种小额的钱票,直接可以拿去酒楼喝酒吃饭,可以买东西,用到一定时候,朝廷把它们逐渐收回来,再发行新的钱票,但那是另外一件事,我现在说的大额银票或者钱票。”
郭锦城摸摸后脑勺道:“孩儿还是不太理解,具体该怎么做?”
郭宋取出一张纸,提笔在纸上写下流程,并解释道:“其实就和飞钱一样,只是由户部发行,所有柜坊都通用,比如户部发行一百万两白银的银票,交给各个柜坊代办。
一个客商想去广州买一万两银子的货物,他就拿出一万两银子向柜坊购买一百张银票,柜坊把一万两白银交到朝廷兑换库中。
商人则带着银票去广州,他拿到货物后,对方可以用银票去任意一个柜坊兑换白银,也可以用银票继续去苏州购买丝绸,等这批银票在柜坊兑换了,负责最后兑换的柜坊总店就会向朝廷兑换库申请拿回一万两白银。”
重燃 奧爾良烤鱘魚堡
“会不会出现柜坊觉得银票有假,不肯兑换呢?”郭锦城问道。
郭宋摇摇头,“我们的要求是,只要不是明显造假,柜坊都必须要兑换,然后由专门的稽查机构来查,问题出在哪里?”
郭宋放下笔又笑道:“我在考虑将来让内卫转型为稽查机构。”
郭锦城沉思片刻道:“这样说起来,这种大额银票或者钱票,朝廷并不需要准备银子和铜钱,其实都是商人的钱,朝廷只是用信誉来做担保,保证兑付,是这样吧!”
“你说得很对,这其实就和飞钱一样,只是用朝廷担保,缓解大宗货物交易的不便,之前几家柜坊准备联合发行一种大家都承认的飞钱,被我否决了,这种事情只能由朝廷做,正好王侑在宣州发现了这种可以难以仿制的纸,才促使我下定决心。”
“父亲需要孩儿做什么?”
郭宋取出一篇文章递给儿子笑道:“这是我的一篇关于银票和钱票的文章,你拿去报馆,印在后天的报纸上,另外,你告诉报馆李执事,可能会要求报纸开辟一个关于钱票的专栏,希望他做好准备。”
………
这天,《长安快报》和《天下信报》都同时刊登出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关于银票和钱票的启用’,这篇文章出来,立刻在长安的街头巷尾引发热议,尤其商人对此格外敏感,他们立刻意识到,这将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件。
不过普通百姓对此却没有什么感受,毕竟大额银票和钱票与他们相距遥远。
黄昏时分,西安门外大街各家的酒楼内宾客爆满,生意兴隆,几乎所有食客都在讨论银票和钱票的事情,虽然当天报上同时刊登了泉州姚广平遇刺身亡的消息,但没有人关心。
做廉潔自律的好黨員好幹部 本書編寫組
几天前报上也刊登了刘士宁被诛杀的消息,也只是让大家感叹虎父生犬子而已,对于朝廷地盘的扩大,大家都已经麻木了。
在明珠酒楼二楼靠窗处坐着两名官员,一个是工部侍郎苗稷,另一个是户部郎中杜嗣业,杜嗣业出任商州长史四年后,便调回朝廷出任户部郎中,银钱发行就是他的管辖范围。
当然,铸银钱是由少府寺负责,但每年需要铸多少钱,发行多少银角子,发行多少白银,则是户部来决定。
苗稷和杜嗣业的父亲杜宗武少年时曾是同窗好友,虽然杜宗武比苗稷大五岁,但不影响两人的交情,两人同年参加科举,苗稷有父亲的余荫,去了巴蜀为官,杜宗武却没有出头的机会。
但杜宗武的儿子杜嗣业却很有魄力,他科举落榜后,便带领一批读书人去河西投笔从戎,很快便脱颖而出,成为郭宋的第二任记室参军。
九州套路王
一晃十几年过去,苗稷还是出任工部郎中,但比他小十岁的杜嗣业却已是户部郎中,而且苗稷官职已经到顶了,杜嗣业却前途无量。
“贤侄为什么要反对钱票呢?我觉得这是好事,能大大促进商业的发展,你不知道从前从巴蜀运送几千贯铜钱去长安都十分费力,现在用银票或者钱票,朝廷规定无条件兑付,岂不是大大方便了商人?”
相公,愛我嗎? 於晴
杜嗣业摇摇头道:“我反对的不是大额钱票,而是文章后面说到的小额钱票,作为铜钱的替代品,一贯两贯之类,用来吃饭买东西,这种东西可以无限制印刷,如果有抵押金银还行,就怕朝廷尝到甜头,开始大量印刷,这和以前发行当十钱的铜板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剥削百姓的财富。”
無賴總裁之離婚請簽字 冷小萌
艷骨歡,邪帝硬上弓 葉嫵色
“你的反对完全是寄托在一种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上,这样的反对没有意义,我估计晋王和朝廷都不会接受!”
“这不是我一个人反对,今天中午报纸出来后,整个户部都炸锅了,大部分人都反对,包括我们尚书也反对!”
書仙傳
預言帝
………

3kr9l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討論-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泉州大案(上)讀書-js2pv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西晋末期爆发八王之乱,中原生灵涂炭,大批士族举家南迁,泉州也涌来大量中原士族,加上泉州温暖湿润的气候,使泉州农业得到长足发展。
隋唐时代,泉州的海外贸易也逐渐兴盛起来,泉州港成为大唐继广州、明州后的第三大海外贸易港口。
女特種兵的軍事生涯 惠少爺
此时唐朝各地藩镇兴盛,偏居一偶的泉州也渐渐沦为藩镇割据之地。
姚广平是泉州水军都督,后来兼任泉州刺史,他手握军政大权,加上积财万贯,使他有了扩军的资本。
商後 張家小帆
很快,姚广平便控制泉州、福州、建州、漳州和汀州五州,所有的刺史和军使不是他的儿子,便是他的女婿,长史和县令也都是由他任命,财税、军队等大权都握在他手中,虽然他依旧每年进贡不断,并没有被南唐认定为藩镇,但实际上,他早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独立王国。
得益于庞大的海外贸易利润,使姚广平军费有了来源,他对本地百姓盘剥较少,倒也让百姓安居乐业,市场繁荣。
泉州的州府在晋江县,这里也是姚广平的统治中心,人口众多,商业发达,由于海外贸易发达,使晋江县内生活着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人员结构十分复杂。
这天上午,一辆牛车在晋江县长顺客栈前停下,一名年轻的道姑从车里出来,牛车内有人叮嘱她几句,年轻道姑便走进了客栈。
一名伙计迎了上来,“哟!仙姑住店吗?”
“你们掌柜可是姓岳?”
“仙姑认识我家掌柜?”伙计疑惑地问道。
年轻道姑继续问道:“他可是叫做岳京?”
这时,掌柜走出了院子,拱手道:“在下正是岳京,这位道姑,我们见过吗?”
年轻道姑回头向牛车举手示意,表示地方没错,只见从牛车里又走下一名道姑,头戴帷帽,看不清模样,但身材很高挑,细腰丰臀,风姿卓越,她腰挎一口宝剑,移步走进了院子。
道姑走近岳京,修长雪白的掌心里出现一面金牌,岳京顿时肃然起敬,道姑手中竟然是晋卫府供奉堂的金牌,一共只有五块,岳京至今也只见过两块。
他连忙道:“仙姑请进!”
他又吩咐伙计,“去把后面的小院子收拾出来。”
两名道姑正是应采和与她的徒弟净月,她们从长安出发,经过商州抵达襄阳,又乘船到杭州,再从杭州骑骡子到温州,然后翻山越岭到了福州,最后抵达泉州,整整耗时一个月。
異界之蘿莉導師 雨夜無歌
长顺客栈自然是晋卫府设在泉州的情报点,掌柜岳京和他的一批伙计手下从越州调过来,迄今也才半年不到。
应采和住进了后面的独院,在后堂,她接待了掌柜岳京,她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師父個個太絕色 紅骨
岳京叹了一口气道:“晋卫府去年派了五人来泉州设置情报点,但五人都失踪了,一点线索的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半路被土匪劫杀?还是被姚广平抓捕后秘密处死?总之就这么失踪了。”
紅顏傾城:景瑜皇後傳
应采和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摆摆手道:“我不想知道这些,我只关心姚广平的情况,给我说说他!”
岳京点点头,“我们对姚广平掌握的情报也不多,只知道此人几乎从来不露面,防备森严,我们来晋江五个多月,也只见过他三次出行,他坐在一辆马车内,四周被数百名骑兵团团包围。”
“他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应采和不露声色问道。
【完結】總裁,請忍耐 安如魚
岳京忽然明白眼前这个道姑来泉州的目的了,他心中顿时有点紧张起来,这可是大事,自己必须要准备好紧急转移的退路。
“他长什么相貌我不知道,但他年纪应该在五十岁上下,身材比较矮小。”
“身材有多矮小?”应采和立刻抓住了重点,
“泉州人都说他矮小如童,我估计就和十岁左右的孩童差不多。”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2 抽風謹
“那他肯定也有替身吧!”
岳京恭恭敬敬道;“卑职觉得他的替身不太好找,身材相仿的男子或许能找到,但又要长得很像,那就实在太难了。”
应采和也知道,从岳京这里问不到什么了,她便对岳京道:“给我找一副弓箭,八斗骑弓,再来一壶箭,要尽快!”
“我知道了,稍晚一点就会送来!”
………
入夜,姚广平的马车驶入了太尉府,太尉是南唐朝廷给姚广平的封号,他同时还被封为南安郡王,但姚广平本人更喜欢太尉这个称号,他喜欢别人称呼他姚太尉。
马车在影壁前缓缓停下,有侍卫上前开门,将姚广平扶下马车,姚广平年约五十出头,头发已花白,相貌黑瘦,他身材确实比较矮小,俨如十岁童子,用现在的标准,也就一米五左右,但他目光很凌厉,看人如刀子一般,侍卫们都比较怕他。
姚广平是名门之后,正是依靠父祖辈的余荫,他才能步入官场,从泉州水军都护府参军到录事参军到都督府长史,最后升为水军都督,很快又兼任泉州刺史,为他最后成为藩镇奠定了基础。
姚广平虽然身材矮小,但他妻妾却众多,给他生下十几个子女,原配夫人给他生的两个儿子都先后夭折,他现在的六个儿子都是几个小妾所生,他还有七个女儿,招了七个女婿,都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彼岸星空
姚广平很有章法,他让儿子掌军,女婿掌政,所以他才能把五州的军政大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不过最近姚广平压力很大,郭宋一反远交近攻的惯例,竟然提前对江南和岭南下手,他刚刚得到消息,晋军已经灭了刘士宁,军队进入抚州和虔州,这两个州便和自己的建州、汀州山水相邻,而在此之前,两千晋军进入了温州。
南面的岭南也被晋军夺取,很显然,自己已经处于三面包围状态。
姚广平忧心忡忡在书房内来回踱步,考虑着自己的应对之策。
他相信只要自己投降,郭宋肯定会重用自己,甚至会入朝为尚书,但自己愿意吗?习惯了权力的琼枝甘露,怎么可能再喝得下粗劣的水酒。
姚广平叹了口气,如论如何,自己都不会选择投降这条路。
可自己又该怎么应对晋军很快会杀来的攻势?
姚广平很清楚晋军杀来并不容易,他不担心西面和南面,重重大山阻隔,各种崎岖山路,补给过不来,而北面只要自己守住山区要隘,对方也很难进入建州。
关键是海路,对方进军需要极大的补给,只有走海路才办得到。
異獸
这也是姚广平虽然担忧,但也并不畏惧的原因,姚广平有他的水军优势,他有目前大唐最强大的水军,一支由千艘战船,一万五千士兵组成的水军,光千石以上战船就有五百艘,润州的长江水军远不是自己的对手。
姚广平唯一担心的是广州水军,他很了解广州水军,规模只比自己略小,如果润州水军和广州水军联合起来,自己就有点麻烦了。
这时,一个强烈的杀机涌上心头,他应该先下手摧毁广州的战船。
既然郭宋无论如何不会放过自己,那自己先下手又有何妨?关键是摧毁了广州的战船,自己在海路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想到这,姚广平终于下定了决心……..
在姚府后宅院墙外一颗枝叶浓密的大树上,隐藏着一个黑影,她静静观察着姚府中的各种细节,她至少发现了三个姚广平,都是五十岁左右,身材矮小的男子。
一个姚广平在和家人吃饭,显得有点拘束,默默吃饭,一句话都没有说,头也始终没有抬起。
另一个姚广平在花园里散步,不时欣赏小河里的鲤鱼,可如果看见女眷过来,他连忙转过身去,女眷也没有理睬他,从他身边走过,视此人若无物。
極品空間農場
还有一个姚广平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不时注视着墙上的地图,黑衣人的目光盯住了第三个姚广平,她发现这个姚广平的身边至少有两名贴身护卫,隐藏得很好,在书房四周也布满了暗哨。
另外,她还从第三个姚广平举手投足的细微动作中,捕捉他袍子里还穿着内甲,而另外两个姚广平就没有穿内甲。
黑衣人张弓搭箭,拉开了弓弦,但最终没有射出这支箭,她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还需要再观察一天。

ilkjf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猛卒 txt-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吉州授首分享-e2hkc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黄昏时分,一万军队渡过了青戈水,前方地形一下变得开阔起来,这是一座方圆百里的盆地,官道两边是大片稻田,有村落零星分布在树林旁,队伍加快了行军速度,沿着官道一路奔跑。
夜幕渐渐降临,士兵们又饥又饿,个个疲惫不堪,几名大将上前道:“主公,弟兄们都有点撑不住了,休息一下吧!”
“主公,从早上行军到现在都没有休息,大家真的顶不住了。”
刘士宁见士兵们精神萎靡不振,便点点头,“原地休息一个时辰!”
官道两边都是稻田,疲惫不堪的士兵们纷纷坐下休息,很多士兵顶不住身体的困倦,倒地便呼呼睡着了。
数百步外有一条小河,士兵们纷纷跳下稻田跑去接水,一片片稻子被踏倒。
几名中郎将被刘士宁召集到身边,刘士宁道:“这次晋军对宣城动手,很明显是要灭掉我们,宣州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是江州、饶州、洪州等地,从实力上看,我们确实不是晋军的对手,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退路,我觉得刘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主公,刘辟虽然是个软柿子,但去他那里还隔着马燧的地盘。”
“这个倒没有关系,从吉州过去,穿过衡州就到了,衡州没有马燧的驻军。”
另一名将领迟疑道:“但士兵们都是这边人,让他们背井离乡,放弃家人去湘西,恐怕…….”
刘士宁脸一沉道:“等我们干掉刘辟,再把士兵的家属接过去,难道不可以吗?”
众人都不敢吭声了,就在这时,南面的小河方向忽然传来一片呼喊声,将领们纷纷站起身,只见小河那边一片混乱,但夜幕笼罩,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主公,是不是有敌军埋伏?”一名将领紧张道。
刘士宁脸色大变,急声大喊道:“命令士兵起身!”
但来不及了,北面稻田里忽然出现了无数骑兵,瞬间杀上了官道,正在休息的士兵措不及防,纷纷被骑兵长矛刺倒,反应过来的士兵惊恐得大喊大叫,四散奔逃。
南面稻田里,无数士兵没命地狂奔而来,在他们身后,黑影瞳瞳,不知多少骑兵在追杀他们。
十几名亲兵反应迅速,将目瞪口呆地刘士宁推上战马,簇拥着他向西奔逃,这时,刘士宁的一万军队陷于全线崩溃中,士兵们本身筋疲力尽,士气和体力都是最低的时刻,哪里挡得住一万骑兵的突袭,士兵们哭喊奔逃,互相推攘,互相践踏,或者跪地苦苦求饶。
“呜——”
晋军号角吹响,一万骑兵开始合拢包围,骑兵们纷纷大喊:“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越来越多的士兵脱去盔甲,扔掉兵器,抱头蹲在路边和稻田里,战斗已经处于零星状态,一支支火把点燃了,很快将官道两边照如白昼。
脱去盔甲扔掉兵器的士兵成群结队向小河方向走去,小河对岸是大片空地,战俘们蹚水过河,集中坐在空地上,被数千骑兵看管,等待着天亮。
次元無限穿梭
泡妞寶鑒 天地知我心二
我當道公的那些年
而另一部分骑兵则开始收拢盔甲兵器,搜寻躲藏在稻田里的士兵。
刘士宁和几名中郎将都有战马,他们骑在战马上奔逃,黑暗中被晋军骑兵误以为是自己人而放过,使他们逃过一劫,他们一口气逃过青戈水,才停了下来,开始收拢逃出来的败兵。
但等到天快亮,也只收拢到三百余人,刘士宁已经明白自己中计了,李峰的消息是准确的,有一万骑兵,而其他人都是在欺骗自己,包括润州的钱逸,宣城的赖文波,甚至连泾县那个商人恐怕也是在骗自己。
刘士宁恨得咬牙切齿,等他赶到泾县时,那个该死的商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就连县令听说刘士宁在三十外兵败,也吓得挂印而逃,不知所踪。
刘士宁只得长叹一声,带着数百残兵败将,惶惶然向江州逃去。
人鬼殊途,請君遠離 陽春江上客
………
江州的局势同样会让刘士宁崩溃,车骑将军杨苗率领两万大军在浔阳县码头登陆,两万大军杀向距离江边约数里外的浔阳县,县城内只有几百士兵,刺史卢坦、江南东道节度副使张开蒲开城投降。
而此时,刘士宁的兄弟刘士朝和军师范弘都在距离县城十几里外的大营内,刘士朝得到消息,顿时吓得惊慌失措,还是范弘果断,当即道:“我们一万军队都是新募之军,军纪松弛,作战软弱,和敌军交手必败无疑,不如立刻向饶州撤退。”
刘士朝还在犹豫,他的妻儿,兄长的妻儿以及母亲都在浔阳县,自己这一走,他们怎么办?
戰狼寇 金海湖
范弘急得直跺脚,“将军再不走,敌军就杀来了!”
他话音刚落,大营外便响起了急促的警钟声,有士兵禀报,“大事不好,数里外发现了敌军主力,正向大营杀来!”
刘士朝只得下令,“传令全军集结,向饶州撤退!”
就在这时,大帐外传来两声惨叫,准备传令的士兵被杀,不等刘士朝反应过来,只见一员老将手执长矛闯进了中军大帐,正是跟随刘洽多年的老将王延贵。
刘士朝惊恐道:“王延贵,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
王延贵冷笑一声,一步步逼近刘士朝道:“我王延贵南征北战,替你们刘家打下了基业,最后一脚我把踢去喂马看仓库,还要打死我给张破席,在你们刘家眼里,我连狗都不如,我王延贵这辈子跟错了人,走错了路,在最后入土之前,我要让刘洽看看,他儿子是怎么对我,我是怎么回报他儿子的?”
范弘偷偷后退,刚走到帐门口,转身要跑,却被王延贵反手一矛刺穿了后心,范弘惨叫一声,倒地毙命。
抓住这个机会,刘士朝一把从剑架上抽出长剑,狠狠向王延贵刺去。
協議攪基30天 林知落
王延贵后退数步,长矛一摆,‘当!’一声脆响,长剑被击飞,王延贵手腕一抖,长矛‘噗!’的一声,刺穿了刘士朝的前胸,刘士朝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长矛,他眼前一黑,仰面倒下。
王延贵抽出长矛,大步走出帐外,厉声大喊道:“全军集结,开营门投降!”
……….
晋军兵不血刃占领了江州,大军势如破竹,沿着赣江一路南下,占领了洪州,抚州、饶州,大军继续南下,兵指吉州和虔州。
龍鼎
从宣州撤退回来的李峰和张延胜,由于宣城被攻占,以至于军队士兵低迷,加上士兵们大都是宣州人,不愿意离开宣州,撤退途中士兵情绪激动,为了防止兵变,李峰和张延胜无奈,只得让士兵自己选择去留,最后,一万军队只剩下两千人,跟随二人撤退到了吉州。
惡魔小姐愛上三少爺
这天下午,刘士宁率领三百余人逃到了吉州新淦县,吉州都是山区,几座县城都在赣水西岸,而东岸只有新淦县一座县城,其余土地都是贫瘠的山区。
新淦县只是一座小县,比泾县还要小,还要破旧,人口只有数千人,县城百姓大多以捕鱼和狩猎为生。
我叫布裏茨 機器人布裏茨
听说主公刘士宁到来,李峰和张延胜连忙出县城迎接,刘士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二人,他立刻问道:“你们手下还有多少军队?”
两人面露难色,李峰不得已道:“回禀主公,都只剩下千余人。”
刘士宁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不满道:“怎么回事,一万军队怎么只剩下这么一点,难道你们也遇到敌军阻击?”
张延胜无奈道:“主公,士兵都是宣州人,听说宣城失守,都不愿离开宣州,退到新昌县时差点发生兵变,我们被迫让士兵自己选择去留,结果大部分士兵都回宣州了,只有两千人留下来。”
“放屁!”
刘士宁气得破口大骂,“还给他们自己选择,你们怎么不去选择死?一万军队只剩下两千人,你们还有脸来见我?”
两人战战兢兢不敢吭声,骂了半天,刘士宁又累又饿又渴,便进城去休息了。
李峰和张延胜在房间里喝酒商议,李峰道:“刘士宁在宣州惨败、江州老巢被攻占,大势已去,你说他下一步会怎么办?”
豪門首席的麻辣嬌妻 香翔
张延胜叹了口气,“晋军很快就会追来了,我估计他只能去投降马燧!”
“兄长觉得马燧会容他吗?”李峰又问道。
张延胜冷笑一声,“晋军正发愁没有借口攻打马燧,刘士宁就成了最好的借口,马燧岂会上当,他一定会把刘士宁交给晋军!”
李峰压低声音道:“此人天性凉薄,不仁不义,与其让马燧把他交给晋军,不如把这个功劳让给我们!”
张延胜将酒一饮而尽,酒杯重重一顿,“我早有此意,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手,把他的人头拿下!”
两人商定了主意,命人去打听刘士宁的情况,却得知刘士宁酒足饭饱后已经睡了。
当天晚上,两人率军包围了刘士宁的营地,军队杀了进去,刘士宁的三百多残军都在睡梦中,猝不及防,被李峰和张延胜的军队斩尽杀绝,刘士宁尚未酒醒,从房间里出来,被李峰迎面一刀砍翻,再一刀砍下了人头。
三天后,杨苗亲率大军到来,李峰和张延胜出城投降,并献上了刘士宁的人头。

i1fbe優秀都市异能 猛卒笔趣-第一千零三十章 涇縣設餌看書-mi20o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天刚亮,大将安重率领八千士兵抵达了宣城县,他们是和骑兵同时出发,一万骑兵走常州线,而八千步兵从江宁出发,沿着长江北岸进入宣州,绕过敌军的防御线,尽管他们一路奔跑,轻装前行,但还是比骑兵晚了两天抵达宣城县。
安重是河西都督安贵仁的侄子,他从军时只有十七岁,转战十几年,屡建战功,现在也同样被封为卫将军,成为晋军中最年轻的将军。
安重率领八千士兵进入了宣城,他和苏镇举行了简单的城防移交仪式,宣城县的防卫,正式交给了安重和他的八千军队。
仓城内,苏镇给安重介绍道:“屯粮一共有四十六万石,钱二十万贯,还不错,都是开元通宝,金银没有,还有猪羊约万头,兵甲两万副,其他帐篷、战鼓、大旗、生铁、铜锭之类都还没有清点,数量不小。”
安重点点头又问道:“降军有多少?”
“降军两千七百余人,都是附近州县的,正在进行训练,我让他们负责城内治安,将领都是我们的人,降将有三人,都是郎将,其中赖文波还不错,他原是宣城县的守将,主动投降了我们,他连续给刘士宁发了几份假情报,他比我们还期盼刘士宁早点灭亡。”
晋军对降将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战争中被俘,这种降将一般都不用,除非能力很出众,否则都是遣返回乡,第二类是战斗中主动投降,这种属于准战俘,一般会继续使用,但会降级并要去演武堂培训一年。
第三类就是赖文波这种,尚未开战便主动投降,这种基本上也是降一级使用,同时也要去演武堂培训,但如果立功的话,可以维持原官职,如果有特殊才能,甚至还会得到升职,就像广州水军主将曾靖海,原本只是中郎将,因为有水军统领才能,被升为虎贲郎将。
赖文波如果能成功把刘士宁诱到幽州,他也算立下了功劳,基本上能维持原官职。
“安将军还有什么疑问吗?”苏镇问道。
安重笑道:“军事方面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民政方面的事情,韩参军不走吧!”
韩参军是韩滉的孙子韩宽,也是韩皋之子,原是民团军的兵曹参军事,这次跟随苏镇突袭宣城,他将出任宣城县令,主管民政,原宣城县令是刘士宁的心腹,贪财受贿,名声极差,已被革职审查。
苏镇笑道:“他是宣城县令,自然留在县城,他能力不错,民政方面安将军不用担心。”
“其他我就没什么要问了,苏将军什么时候出发?”
“我基本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就连夜出发!”
当天晚上,苏镇率领一万骑兵离开了宣城,向西南江州方向进发,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江州,而是从江州出来的刘士宁主力。
………
刘士宁被王侑环环相扣的阴谋诱出了江州,率一万大军赶来救援宣城。
末世之纏繞
但刘士宁也并不傻,他不会直接率领大军赶到宣城,他会在距离宣城数十里外,或者百里外停留,派人先去宣城打探情况,然后再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朱自清散文集
正因为刘士宁会谨慎,所以苏镇的骑兵才不能在宣城守株待兔,他必须主动出击,到西面去寻找战机。
此时,刘士宁率领一万军队已经从江州进入了宣州,宣州的西部大山众多,如黄山、盖山、九华山、乌石山、陵阳山、利国山等等,大大小小的山峦数十座,每一座山峦方圆数十里到数百里,群山巍峨,但又没有形成像太行山那样的连绵不断的山脉,山峦四周有平原也有丘陵,坐落着一个个的村庄和城镇。
一条平坦的官道就河流和山峦之间蜿蜒穿过,官道两边是青山绿水,树木葱郁,这里属于宣州秋浦县,距离宣城县还远,一支万人军队正列队在官道上疾行。
刘士宁骑在一匹神骏的白马上,相比出发时的急切,他现在慢慢冷静下来,心中开始有一丝不安,他想起攻打常州,明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就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有埋伏,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太急切了。
这次赶去救援宣州,似乎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自己还是太急了一点,宣州也有很多不确定的情况啊!对方的三千骑兵,对方的两万军队,刘士宁发现自己对对方的情况都一无所知。
但刘士宁同时也在安慰自己,宣州和常州不是一回事,常州是对方的地盘,而宣州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在宣州还有一万三千军队,关键是宣城县还控制在自己手中,如果宣城县被敌军攻破,那自己一定会遇到西撤的败兵。
两种矛盾的心态在刘士宁心中交织斗争,令他患得患失,刚想下令让士兵掉头回江州,可是一转念又否定了自己的撤军冲动。
秘笈古文網 我先劫個
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中,大军继续东行,这天上午抵达了泾县,再向东走便是一条比较大的河流青戈水,地势变得开阔起来,从泾县过去再走一百五十里,就是宣城县了。
和宣城县的城池比起来,泾县县城实在上不了台面,当然,泾县是一座小县城,城内人口只有数千人,城墙破旧,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坍塌了。
不过大军一路都是从荒无人烟的山区走来,看到一座热闹的县城,就仿佛回到了人间,原本低迷的士气一下子振作起来。
刘士宁已经不想再往前走了,就想留在泾县等待消息,他便下令军队在泾县驻营,这时,县令被士兵领了过来,县令姓蒋,五十余岁,长了一个红通通的酒糟大鼻子。
“卑职参见主公!”
刘士宁闻到他身上发散着一股酒酸味,一看就是好酒之人,他很不喜欢这种不作为的县令。
“看看城墙破烂成什么样子了?”
刘士宁用马鞭指着城墙和城门,十分不满道:“还有这城门,半挂在城上,上面的大洞都可以钻人了,你怎么不想办法修一修?”
“启禀主公,实在是小县人口太少,还要负担一千士兵的军费,没有余力再修葺城墙了。”
刘士宁脸一沉,“别的县城负担也重,但城墙就不像你们这样破烂!”
“这个……这个,每个地方情况不一样,我们……”
不等他说下去,刘士宁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不说这个了,我来问你,有没有宣城那边的消息?”
“主公指的是哪方面的消息?”
既然县令这样问,宣城那边必然没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刘士宁心中稍稍一松,摆摆手道:“不管哪方面的消息,只要是有关宣城的。”
县令想了想道:“今天早上有队商人从宣城那边过来,好像说赖将军只准出城,不准进城,管得很严,就像要开战的感觉,但又没有听说那边发生战争。”
刘士宁大喜,连忙追问道:“确定是赖将军吗?”
“肯定是,上午的时候,这群商人还跑到县衙来报官,说有贼偷他们的货!”
“这几个商人还在吗?”刘士宁急问道。
“有几个走了,丢货那个商人还在。”
“立刻带他来见我!”
洪荒帝王道
不多时,县令带来一名中年男子,头戴幞头,穿着灰布短衣,小鼻子小眼,一看就是那种胆小谨慎,但又不失精明的小商人。
商人跪下磕头,“小民拜见大将军!”
大将军是江州一带百姓对刘士宁的称呼,刘士宁听他是江州口音,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小民叫做李贵,江州浔阳县人。”
听说是浔阳县人,刘士宁听说是浔阳县人,顿时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又问道:“你从宣州过来?”
“正是!小人是做文房四宝生意的,去宣城进了一批纸,昨天晚上住店时,发现少了一百五十斤,小人一共才进了三百斤纸,这就少了一半,所以小人今天报了官。”
刘士宁对他这种屁事不感兴趣,他又问道:“你在宣城呆了几天?”
“呆了五六天吧!本来还想买一些笔墨,但赖将军下令,所有非宣城籍的人必须全部离城,所以我们就只能离开了。”
“你告诉我详细情况,你们是哪一天去的,哪一天离开的?”
“月初去的,三天前离开,离开后就直接过来了。”
“宣城没有发生什么事吗?”刘士宁追问道。
商人想了想道:“好像在五天前,半夜有一支骑兵来攻打县城,但是赖将军好像事先得到消息,所有军队都上了城,所有人都不准出门,后来也没有打起来,骑兵就走了。”
“你怎么知道是骑兵?”
“第二天县里都传开了,说有几千骑兵,但没有携带攻城武器。”
天問 砍柴
“然后呢?再没有军队来吗?”刘士宁又问道。
商人摇摇头,“反正我们走的时候还没有,但宣城的气氛很紧张,赖将军挨家挨户动员青壮男子协助守城,每人还发一套盔甲和长矛。”
“招募了多少人,知道吗?”
“具体不知道,但我们估摸着至少上万吧!他们在街头列队的时候,都看不见尾。”
刘士宁一颗心终于落下了,有一万多民团士兵,宣城不会轻易失守,他顿时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去宣城,他当即令道:“传我的命令,立刻出发去宣城!”

jnynp精品都市小說 猛卒-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戰局誤判看書-vonap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只见刚才剧烈爆炸的地方,数十棵大树被炸成碎裂,零零散散散落在方圆百丈内,中间出现一个十几丈宽,至少一丈深的大坑。
主将赖文波听说过铁火雷,今天他却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强大的威力让他要绝望了。
偷生寶寶,前妻別玩了
这时,一名骑兵飞奔而来,将一封箭信射上城。
有士兵捡到信,交给了赖文波,赖文波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晋王麾下车骑将军苏镇致宣城守将阁下,一万大军已杀至,为不伤城内百姓,阁下愿意投降晋军,则会优厚待之,若不愿降也可开北城门自去,骑兵不会追赶,若负隅顽抗,城破后晋军将不接受投降,一律诛杀!”
看完信,赖文波又看看城头士兵,一个个惶惶然,都被刚才的大爆炸吓破了胆,斗志全无,赖文波又想到自己弃城而逃,刘士宁也不会饶恕自己。
他不由长叹一声,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开城投降!”
………
君寵鬼醫大小姐
随着一千守军投降,晋军骑兵列队进入宣城县,意味着这座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城池被晋军突袭得手,战局开始骤然逆转。
与此同时,两百艘大船在润州水军的护卫下,运载着两万士兵沿着长江南岸向江州浩浩荡荡开来。
这支船队的主将是车骑将军杨苗,杨苗也是一员河西老将,曾出任重弩军郎将,他和苏镇、安重三人成为李冰的左膀右臂。
这次李冰率领三万军进入江南,加上从广州返回的一万军队,实际上有四万晋军,再加上融合了两万民团军,使李冰能动用的军队达六万人之众。
这次李冰动用近四万发动宣州攻势,剩下两万余人分别部署在江宁、常州和湖州一线,防止刘士宁狗急跳墙,反击江南。
而李冰本人则坐镇常州,遥控这次行动。
与此同时,大将安重率八千人从江宁县方向进入宣州,疾速赶往宣城,他负责接手宣城的防御,让一万骑兵从宣城解脱出来。
………
江州浔阳县,也就是今天九江,这里是白居易写下《琵琶行》的,但浔阳县一直是刘洽父子的老巢,他们控制范围主要是太湖以西和赣江以东的大片土地,包括宣州、江州、饶州和抚州全境,以及洪州和吉州、虔州的一半。
而马燧的控制的领土却是在赣江以西和湘江以东,而湘江以西则是刘辟的控制地。
这个月因为对父亲丧事处置不当而惹了众怒,刘士宁比较低调,他大部分时间在浔阳县训练新兵。
刘士宁的一万军队在常州全军覆灭,投降士兵也没有被放回来,使刘士兵手中兵力锐减到两万五千人,他两万五千人一分为二,一半驻扎在宣州,另一半则驻扎在江州,其他几个州都无兵驻扎,只有少量的民团士兵负责维持地方治安。
这个月刘士宁在饶州、洪州和江州三地招募了一万青壮,编为新军,他亲自负责对这支新军的训练。
这天上午,刘士宁在大校场上训练新军的队列,这时,校场边一阵喧闹,只见一群士兵推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将上前。
老将浑身酒气,嘴角和眼角都在流血,看来被打得不轻。
“主公,这个老东西又喝酒骂人了!”
这名老将叫做王延贵,跟随刘洽南征北战多年,一直是刘洽的左膀右臂,但他脾气暴躁,说话不留情面,得罪了很多人。
当年他也劝过刘洽不要放权太多给刘士宁,虽然没有被刘洽采纳,但他却得罪了刘士宁。
刘士宁掌权后,提拔心腹,贬斥老将,王延贵首当其冲,王延贵在十几年前就是先帝德宗皇帝封的正四品忠武将军,而现在他却被刘士宁贬为后勤军郎将。
他心情郁闷,常常喝得烂醉,喝了酒便痛骂刘士宁。
刘士宁知道他又辱骂自己,心中顿时大怒,迎头一鞭抽去,王延贵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王延贵扭过头去,一言不发,他心中恨极,反而没有了平时的暴躁。
農家俏商女
刘士宁心中更是恼怒,又是一鞭抽出,“老匹夫,你要找死,我成全你!”
就在这时,幕僚范弘在远处大喊道:“将军!将军!”
刘士宁指着王延贵喝左右道:“军中不许饮酒,此人严重违反军纪,拖下去打一百军棍。”
众将纷纷上前求情,恳请刘士宁看在老主公的份上,再饶他一次!
重生之二次元抽獎系統
刘士宁哼了一声,“这老匹夫我不杀他就是便宜他了,岂能再轻饶,拖下去打,打死了给他一张破席!”
士兵拖着王延贵下去了,刘士宁这才催马上前问道:“什么事?”
范弘急道:“将军,收到了两份紧急鸽信,一个是钱逸从润州发来,说三千晋军骑兵已经杀向宣州,另一个是溧阳县主将李峰发来,他的斥候发现大队骑兵杀进宣州,人数在一万人上下。”
刘士宁大吃一惊,“这是晋军要突袭宣城吗?”
“应该是这样,两个情报的内容是吻合的,但人数有点不一样,一个是一万骑兵,一个是三千骑兵,不知哪一个是正确的。”
“先回军营再说!”
刘士宁有点心慌意乱,对方怎么会有骑兵?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如果对方是骑兵,那自己的军队部署就有问题了,骑兵可以轻松突破防线,突袭宣城,宣城的三千守军是否守住得住?
回到大帐他便问道:“可有宣城的消息?”
记室参军摇摇头,“最新消息已经给范先生了,现在没有任何消息?”
刘士宁站在地图前,望着地图上的宣城县一阵懊悔,早知道自己把军队集中在宣城就没事了,为什么非要分兵三处,还美其名曰互为犄角。
幕僚范弘劝道:“如果真的只有三千骑兵,那他们攻不下宣城,如果是一万人,那现在也已经难以挽回了。”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在门口道:“启禀将军,宣城县紧急鸽信!”
彩雲飛 瓊瑤
刘士宁蓦地回头,厉声道:“赶紧把信拿来!”
士兵进帐单膝跪下,将一份鸽信呈上,刘士宁打开鸽信,看了一眼,稍稍松了口气,“是赖文波写来的,晋军三千骑兵偷袭宣城,没有成功,现在去向不明!”
冷面總裁要借婚
范弘眉头一皱,“那为什么李峰说是一万骑兵?”
婚內撩情:捕捉一只總裁君 貓菇娘
“这可以解释,对方虚张声势,在夜间过境,一个人拿三根大旗,看起来阵势就大了,估计李峰派出的探子没有全部看完就急急赶回去了。”
“那敌军派这三千骑兵来突袭宣城有什么意义呢?”范弘又不解地问道。
刘士宁负手走了几步,缓缓道:“对方的目标肯定是宣城,我怀疑骑兵不是用来攻城的,攻城应该是另外有军队。”
范弘脑海一闪,眉头皱成一团道:“这三千骑兵应该是来对付李峰他们,一旦另外军队大举进攻宣城,李峰必然会撤回宣城,这三千骑兵就等在半路呢!”
窈窕庶女
刘士宁也想到了这一点,骑兵的高速移动就适合伏击,但有一点他想不通,另外一支攻打宣城的主力会从哪来杀来?
这时,又有士兵在门口禀报,“润州紧急快信!”
士兵走进大帐,又将一份鸽信呈上,刘士宁打开细看,这是钱逸从润州发来的第二份紧急情报,上面写得很简单,李冰亲率两万士兵从江宁方向杀奔宣州。
一下子环环扣住了,真正攻打宣城的是李冰率领的两万军队,而骑兵只是用来伏击撤退的军队。
范弘点点头,“我明白了,骑兵从常州过来,把李峰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中线,敌军的两万军队便无声无息从北线杀进了宣州。”
“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刘士宁问道。
“卑职建议支援宣城,无论如何宣城太重要,绝不能失守。”
刘士宁沉思良久,点了点头,他采纳了范弘的建议,他们的粮食物资都在宣城,绝不能失守。
他随即又道:“立刻发鸽信通知李峰和绥安张延胜,要他们率军向饶州撤退!”
饶州是向西南方向走,这样或许可以绕过敌军的伏击。
刘士宁命令兄弟刘士朝率一万新军守卫江州,他亲自率领一万精锐之军向宣州赶去。
………
就在浔阳的一万军队刚刚南下,事先埋伏在浔阳县的探子立刻用鸽信将这个消息发到了常州。
常州军衙内,李冰正在和王侑探讨他们的作战计划,整个宣州之局都是王侑一手策划,可以说环环相扣,将阴谋之计发挥到了极致。
其实关键原因是宣城县太重要,刘士宁不想失去宣城和宣州,不仅宣城县内囤积了大量钱粮物资,更重要是晋军一旦占领宣城,就等于占领了宣州,很容易切断江州和洪州、饶州之间的联系,使刘士宁困守孤州,所以王侑认定刘士宁一定会救宣城县。
巧手田園 青崗
李冰这时想起一事,有些奇怪地问道:“江州北临长江,南抵鄱阳湖,水域广阔,但没有听说他们发展水军?”
王侑笑道:“这件事其实我知道原因,不光是刘洽,马燧也没有发展水军,他们两人都是从中原转战过来,在长江南岸落脚后,各自军队只剩下几千人,他们的重点都放在扩军上,马燧从四千人扩张到两万,刘洽从五千人扩张到三万五千人,光是每月的军俸就把他们愁死,而南唐朝廷却不给他们一文钱,他们连维持军队都很勉强,哪里还有钱造战船?倒是刘辟手上有一支几千人的水军,不过那是浑瑊留下的底子,和刘辟无关。”
这时,亲兵在门口禀报,“启禀将军,江州有消息传来!”
亲兵进来呈上一份鸽信,李冰展开鸽信,忍不住笑道:“军师的计策果然高明,真把刘士宁诱出来了!”

fj2zl人氣都市小说 猛卒 起點-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奔襲宣州展示-zl6cw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一万骑兵在大将苏镇的率领下一路南下,他们在天亮时抵达常州,补充了干粮和草料,又休息一个时辰后,大军便开始向西进发。
他们依然走太湖北线,这条路官道平坦,但周围山峦众多,比较隐蔽,更重要是,这条路距离溧阳县较远,就算敌军斥候发现他们,五千敌军赶来拦截,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骑兵可以在义兴县进行第二次补给,这对没有后勤支持的骑兵十分重要。
骑兵的高速机动确实远远超过步兵,只用一天时间便抵达了义兴县,他们在义兴县休息了两个时辰,补充了粮草,晚上一更时分,又再度出发了。
之所以选择在晚上出发,这也是晋军丰富的经验,即使他们被敌军斥候发现,因为是夜间,敌军斥候没法用信鹰或者信鸽发信,只能赶去溧阳县送信,时间上就来不及了。
从义兴县出来后,骑兵加快了速度,在义兴县以西三十里外的官道上,七八名士兵在旁边山坡上休息,他们是溧阳县派出的第一批斥候,已经进入常州地界。
这些斥候已经在这一带呆了十几天,携带的干粮也快食尽,按照惯例,他们明天就要返回溧阳,然后换另一批斥候过来当值。
十几天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斥候们早已懈怠,他们躺在草地上裹着毯子睡觉,只留一人当值,防止夜晚野兽侵袭。
忽然,当值士兵把所有人都推醒了,为首旅帅不高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头儿,你听!”
痞子鬼夫:趁你近要你命
旅帅细听,只听见空气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就像闷雷回响一样,也可夜空清朗,漫天繁星,哪有下雨的迹象。
旅帅腾地坐起身,再细听片刻,忽然大喊道:“这是骑兵,统统都给起来,有骑兵来了!”
九名斥候纷纷起身,躲在一堆大石背后,向下方一里外的官道望去。
嫡女盛妝 汐溪
不多时,远方出现了黑压压的骑兵队伍,一眼望不见头,以中等的速度奔行,越来越近,很快从他们面前经过,迅速向西方去了。
所有的斥候都惊得合不拢嘴,他们还从未见过这么庞大的骑兵,气势骇人,待骑兵大队过去,旅帅终于缓过神来,起身令道:“我们立刻返回溧阳县汇报!”
晋军一万骑兵以奔行的方式冲了过了边界,继续向宣城方向奔去,当溧阳县的守军得到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士兵,晋军骑兵已深入宣州一百余里,距离宣城还有一天的路程。
一般奔袭夺城有两种方式,主要看对方守城的兵力情况,如果对方守城兵力强大,那骑兵奔袭一般会采取偷袭的方式,在夜间趁守军不备,偷袭上城。
可如果守城士兵稀少,那骑兵奔袭通常会采取用声势压制,逼对方弃城而逃。
对于晋军,他们还有另一种攻城的大杀器,他们并不担心夺不下城池。
溧阳县主将李峰在得知大队骑兵过境后,顿时大惊失色,他立刻发出了一份鸽信,这将份紧急军情通知远在江州浔阳县的主公刘士宁。
他更担心宣城县,骑兵显然是针对宣城县而去,关键是两支送粮队伍有没有返回宣城县,他们若及时返回宣城县,宣城的兵力还能抵挡一阵子。
若两支送粮队伍已经出来了,那就麻烦了。
他们和宣城县没有建立鸽信通讯,李峰派一名士兵骑马疾奔赶去宣城县,通知宣城注意防备。
而与此同时,钱掌柜也在润州发出一份紧急鸽信,告之刘士宁,晋军出三千骑兵偷袭宣城。
……..
宣城位于宣州中部,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大城,这里城池高大坚固,易守难攻,三条官道在这里交汇,城内也囤积了大量的粮食物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一旦占领了宣城,向东可进攻江南,向西可进攻饶州和洪州,向北也可以攻打江州。
更重要是,攻打江南是刘士宁筹划了五年的重大战略,为此,将他父亲积累了十几的年的粮草物资都囤放在宣城,使宣城县成为攻打江南的后勤重地。
刘士宁当然也投了重兵进行防御,他一共有三万五千大军,便投放了两万余人在宣州,但第一次进攻常州损失了一万军队后,使宣州的军队只剩下一万三千人。
刘士宁又进行分兵防御,在边境上南北两个县各屯了五千重兵,在宣城留三千人防守,他考虑一旦抵挡不住晋军反攻,两支军队可以迅速撤回宣城。
但他的假设是放在对方是步兵的前提下,如果对方是骑兵,刘士宁就不敢这样布兵了,骑兵的高速突袭会撕裂他的防御线,使他的防御出现大漏洞。
钱家的鸽信中说宣城只有一千守军,其实也没有错,宣城原本是三千守军,但宣城县还要负责给溧阳和绥安两地的守军运送物资和粮食,每支运输队都要出动一千士兵护卫,使得宣城县在很多时候,只剩下一千士兵。
苏镇率领的一万骑兵在距离宣城县还有十几里时,正好遇到两支运粮第二次出发,这两支粮车队很快就会分道扬镳,一支去东北方向的溧阳县,一支去东南方向的绥安县。
得到前锋的消息,苏镇立刻停止了大军前进,他惊讶的不是运粮队伍,而是两支护卫军队。
苏镇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他知道两千护粮士兵一旦退回县城,对他们的突袭计划将是一个巨大变数。
苏镇当即立断道:“李孟容将军何在?”
骑兵副将李孟容上前道:“末将在!”
“你速带五千骑兵绕到粮队身后,防止护粮敌军撤回宣城县!”
“遵令!”
李孟容接过令箭喊道:“第六营到第十营跟我来!”
五千骑兵离开大队,在副将李孟容的率领下,迂回绕道,向对方的身后奔去。
苏镇率领剩下的五千骑兵,暂时隐藏在官道旁的树林内。
运粮队由近五千辆大车组成,运载的不光是粮食,还有一笼笼肥猪和羊,还有至少一千辆大车满载着十万贯铜钱,这是给一万将士发放的五个月军俸,正是要运送这一大笔钱,所以才必须有军队护卫。
两千士兵当然不会走路,他们各自坐在大车上,跟随牛车晃晃悠悠向前走去。
迂樂夢
约走了五里左右,北面树林内忽然传来低沉的号角声,只见无数的骑兵从树林内出来,铺天盖地地列阵在草地上。
苏镇一挥长枪,“进攻!”
農女成鳳
名門
“呜——呜——”
兵痞 fengyun123
天才邪尊
进攻的号角声吹响,五千齐声大喊,催动战马向运粮队杀来,赶车的车夫早吓得魂不附体,跳下大车便逃跑,士兵们也纷纷从大车上跳下来,只听将领大喊:“回城!回城!”
士兵们掉头便逃,拼命向县城方向奔去,晋军骑兵在后面追杀,奔出不到三里,后面的士兵便被骑兵追上了,长矛捅刺,横刀劈砍,一群群士兵被杀翻倒地。
逃不过战马,士兵们只得纷纷跪地磕头求饶,而奔逃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看见县城,但前面忽然出现一支同样庞大的骑兵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让士兵们绝望了。
一万骑兵前后夹击,两千士兵无路可走,被斩杀数百人,其余士兵都跪地投降了,这一场拦截战就发生在县城数里外,城头上的士兵看得清清楚楚。
獸世種田:撩撩獸夫,生崽崽!
铺天盖地的骑兵将城头上一千士兵吓得心惊胆战,主将叫赖文波,是一名郎将,他同样心慌意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弃城而逃,他怕刘士城饶不了自己,可如果守城,他手下只有一千士兵,拿什么守城?
雲中歌(大漢情緣) 桐華
这时,士兵们砍来数十棵大树,堆积在距离东城门两百步外,几名火器营士兵将一颗大型铁火雷安放在大树下,点燃了火绳,骑兵们纷纷后退,用布捂住战马耳朵,同时捂住耳朵。
城头上的一千士兵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注视着数百步的大树。
忽然,一道红光迸射,紧接着铁火雷惊天动地的爆炸了,整个大地在颤抖,城池在晃动,数百步外,战马稀溜溜暴叫,哒哒后退,硝烟弥漫,天空中的碎木扑簌簌落下。
城头上大部分士兵都站立不稳,纷纷摔倒在地,绝大部分士兵都是第一次看见铁火雷爆炸,他们吓得魂飞魄散,趴在地上大喊大叫,就仿佛末日来临。
纏綿不止
郎将赖文波慢慢站起身,探头向外望去,硝烟变淡,可以看见爆炸处的情况,他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iaaea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猛卒-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將功贖罪推薦-6luep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钱掌柜被请坐下,他满脸惭愧道:“我这五年收集了江南的大量情报,包括官场、税赋、经济、民情以及各地县城的城墙情况和地形地貌,军队防御情况我也收集了不少,所以刘士宁出兵攻打常州,就是我告诉他,常州无兵驻防,城内粮食极多,没想到他却吃了一个大亏,现在他要追究我的责任,今天我收到鸽信,刘士宁要我回去述职,可我根本就无官无职,就是一个普通商人,要我述什么职?”
“刘士宁现在在宣州吗?”李冰问道。
“不在宣州,他在江州浔阳县,他父亲安葬在那里,他最少也要守孝三个月,现在军队和百姓对他议论很大,他得装装样子?”
“什么议论?”李冰又追问道。
“他父亲应该做道场七七四十九天后才下葬,但他改成二十一天就下葬,不仅如此,在他父亲尚未下葬之时他便出兵攻打江南,遭遇惨败,让全军将士和百姓都对他十分不满,都说他是不忠不孝不义之人。”
李冰点点头,“他确实太心急了,想趁我们立足不稳给我们迎头一棒,结果却伤了自己,那么钱掌柜可知宣城县目前有多少军队?”
钱掌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收集江南的情报,对刘士宁的情况不了解,大家对刘士宁不满,还是我父亲写信告诉我的。”
李冰心念一动,连忙问道:“那你父亲是用什么方式把信给你?”
“我父亲是派人来送信的,不过我也可以用鸽信和家族往来,我们在曲阿县也有一家分店,那边有几只信鸽,就是专门和家族联系的。”
“我们想了解宣城乃至宣州的驻兵情况,能不能请你家族帮忙?”
“没问题,我们很愿意为朝廷效力!”
这时,王侑在一旁问道:“刚才钱掌柜说收集了很多江南的各种情报,请问这些情报还有留底吗?”
钱掌柜连忙点头,“当然都在,如果贵方需要,我可以交出来。”
李冰负手走了两步,对钱掌柜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我要知道宣城和宣州的驻兵情况,烦请钱掌柜立刻赶去曲阿发信。”
問情系列之王者歸來 琥珀小川
“我随时可以出发,只是…..只是有一件事还要请将军相助!”
“你说吧!什么事?”
“我店里有三个伙计,其中两人都是我从家族带来,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而另外一人叫做赵强,他却是刘士宁派来的情报探子,他的任务是监视我,而且他武艺很高,我们都不敢招惹他,恳请将军替我们将他铲除。”
李冰点点头,“没问题,我现在就派人替你干掉他。”
………
王侑跟随钱掌柜回到店铺时,一名伙计迎上来道:“掌柜,刚才来了几名衙役,请赵强去了县衙,好像是他的一个朋友犯案,请他去作证!”
钱掌柜立刻明白了,这是李将军用一种不露痕迹的手段,替自己除掉了赵强。
他冷冷道:“随他去,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担,不要指望我去保他!”
伙计们都知道赵强来头不小,对掌柜时常无礼,掌柜对他不满由来已久,所以掌柜的态度也不奇怪。
龍戰 唐簫
王侑进了店铺,笑道:“不错,文人都喜欢这样的铺子,有没有上好的文房四宝,我个人买一套。”
钱掌柜连忙道:“我有最上等的奚墨、宣笔、宣纸、歙砚,我送给先生一套!”
“送倒不必了,只要东西好,按正常价格就行了!”
钱掌柜连忙到里屋取东西去了,王侑仔细翻看宣纸,发现这纸真不错,品质竟然比制诏书的白麻纸还要好。
“好纸!”王侑忍不住赞道。
旁边一名伙计介绍道:“这其实还不是最好的,还有一种纸比它好得多,等会儿掌柜拿出来就知道了,又细又薄,就像一层皮,异常坚韧,产量很稀少,我们一般都不会拿出来卖。”
王侑忽然想起晋王殿下托自己的事情,拿下宣州后,看看当地生产的好纸,伙计的介绍令他充满了期待,像皮一样又薄又韧的纸,或许晋王殿下会满意。
不多时,钱掌柜拎出来两个手提大盒子,他先把红漆盒子递给王侑,“这是先生问我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然后这是本店最好的文房四宝,按照正常价一套十五贯钱,先生给我十贯钱就行了。”
王侑从盒子里取出了一叠白纸,果然是又白又细,坚韧如皮,王侑笑道:“这种纸有多少?”
大道之爭 雨天下雨
钱掌柜苦笑道:“这种纸是我们钱家自制的,三年前才造出来,每年的产量最多百斤,一般不对外出售,小店也只有五斤,如果先生喜欢,五斤都可以给你。”
傲世邪神 遊戲島
魔武帝國 劉若懷
王侑摇摇头笑道:“不是我喜欢,我估计晋王殿下会喜欢,你把五斤都卖给我,我进献给殿下!”
听说是给晋王殿下,钱掌柜连忙把剩下的四斤白纸都拿出来,小心地装在一个大盒子里,王侑一共算三十贯钱,他付了三十两银子,便让随从拎着东西走了。
望着王侑走远,伙计擦把汗道:“掌柜,这位官职不小吧!”
華娛是一種生活
“从长安来的,来头很大,要是咱们的纸被晋王殿下看中,说不定咱们就要进京开店了!”
几名伙计眼中都充满了向往,谁都想去京城啊!
这时,钱掌柜忽然一拍脑门,急令道:“快给我雇一辆马车,我有急事要去曲阿县!”
………
战马在调养三天后便完全恢复了体力,一万骑兵也一一到位,开始进行适应性训练,这天傍晚,李冰正在训练场上指导骑兵训练,忽然听见有人喊他。
超級武神 語成
李冰回头,只见王侑站在校场边向自己挥手,旁边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李冰一眼认出,正是前几天见到的钱掌柜。
李冰连忙催马来到校场边,他翻身下马走上前问道:“可是宣州有消息了?”
王侑点点头笑道:“正是!”
韓娛之逆遇 一曳隨風
李冰大喜,连忙带着两人返回大帐。
綜英美復聯大酒店 上清破雲
回到大帐,李冰看完了情报,正如他所料,宣州有一万三千敌军,但并不都部署在宣城,而是大部分部署在宣州东面的边界。
其中溧阳县部署了五千,这是防御敌军从江宁和常州方向进攻宣州,另外在绥安县也部署了五千人,这是防御敌军从湖州方向进攻宣州,最后还有三千人驻守宣城县。
“钱掌柜,这个情报你们家族是怎么搞到的?”李冰问道。
钱掌柜躬身道:“回禀将军,小人有个叔父目前在宣州州衙出任仓曹参军事,他知道这些布兵方案,这在宣州内部并不是什么机密。”
这也对,前方的军队都靠宣州进行后勤支持,哪里部署了多少军队,主管后勤的人是清清楚楚。
李冰快步来到沙盘前,仔细看了片刻,他回头笑道:“军师看出刘士宁的部署有什么特点吗?”
王侑缓缓走上前道:“看得出他明显有些兵力不足,尤其在溧阳县的防御上表现出来,他想用溧阳县既防江宁一线,又防常州一线,但溧阳并不在这两条线的必经之道上,而是位于两条线的中间,防御做得好,两边确实都可以防住,如果防御做得不好,那么两头都防不住。”
“军师说防御做得好,是指斥候大量派出吗?”
妖屬貪杯居 我唯一
王侑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但防御做得再好,对骑兵却没有意义,他们斥候就算发现了骑兵,等他们回去报告,骑兵已经过去了,所以我支持将军用骑兵就是这个意思,骑兵的突破能力非常强。”
“可情报上说,宣城也有三千士兵防御。”
王侑笑了起来,“三千士兵在一万骑兵面前算什么?骑兵的气势就足以压垮他们。”
李冰沉思片刻,便点了点头,“可以连夜出兵!”
王侑又指着江州道:“我们奔袭宣州,刘士宁一定会去救援,江州必然空虚,将军为何不另出一支军队,趁机夺取江州。”
“军师是说水路?”
王侑点点头,“用水军护卫,如果刘士宁不上当,那就在芜湖县登陆,彻底剿灭宣州守军!”
负手走了几步,王侑又微微笑道:“让我好好策划一下,多布下几个扣子,务必让刘士宁率军去救援宣城!”

72o95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猛卒 txt-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審時度勢分享-h6i3n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自从晋军迎头痛击了刘士宁的冒险行动后,江南局势便出乎意料的平静下来,接下来的一个月刘士宁变得十分安静,没有任何扰边事件发生。
晋军也在加紧训练,除了一万军留用为骑兵外,将其他四万大军融合为一体,李冰不断在五十个营中进行各种军事比武,军事比武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加强团队的凝聚感,使江南士兵开始认同自己所在的团队。
这天上午,润州码头热闹异常,两百艘大型海船在润州水军的护送下,抵达了润州码头,历时一个月,一万匹战马终于从江夏运到了江南。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李冰早有安排,由五十个营中的西北十营接手战马,组建骠骑军,由卫将军苏镇统领。
西北十营没有和江南士兵融合,他们也同样是进行过打散重整,从三万军中挑选身高力大的一万关陇精锐士兵组建成十个营,成立了江南骠骑营。
苏镇也是跟随郭宋多年的河西老将,南征北战十几年,他也从二十出头的年轻郎将成长为三十五六岁的卫将军,是李冰的左膀右臂之一。
晋军目前形成了五大军团,一个是姚锦统领的河北军团,一个是李冰统领的江南军团,一个是梁武的河朔军团,一个是正在形成了康保的南方军团,实力最强大的当然是郭宋亲自统领的中央军团,像张云、裴信、刘光辉、杨玄英、周飞这些名将都隶属于中央军团,中央军团人数也是最多,有二十万大军,控制的地盘也最广,包括关陇、关内、河东、巴蜀和荆襄等的地盘。
李冰亲自到润州迎接这一万匹战马,韩皋也闻讯赶到了码头。
码头上,一万匹战马已经全部从大船上下来,虽然一路水运颠簸,使部分战马的精神不太好,但毕竟是一万匹战马,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也异常壮观,尤其在江南极为少见,数万丹徒县百姓也纷纷赶到码头围观,一睹盛况。
蠱毒魅王 幽洛靈
韩皋被热烈的气氛感染,他忍不住问李冰道:“李将军,我对作战不是太理解,这些战马对于江南战局很重要吗?”
李冰微微笑道:“骑兵的优势很多,在平原作战,骑兵可以对步兵形成屠杀之势,在南方虽然没有那么多平地作战,但骑兵可以高速转移,比如我上午决定攻打宣州,晚上骑兵就能抵达宣城,这其实就是夺取战机,很多机会稍纵即逝,很难抓住,但骑兵往往能抓住,就是在于他们速度快。”
“所以李将军其实就在等这些战马,战马一到,就可以对刘士宁动手了?”
李冰淡淡,“我确实可以对刘士宁下通牒了,他至少把宣州给我让出来。”
旁边几名官员都纷纷点头赞成,他们体会很深,宣州对江南威胁最大,一是宣州面积大,相当于苏州和常州两地,其次宣州可以对江南形成三线进攻,极大牵制江南兵力。
極品皇妃
所以李冰表态首先要拿下宣州时,立刻引起了官员们的共识。
在前来看马的数万人群中,自然也有宣城纸铺的钱掌柜,他目光焦虑地注视着远处的战马集群,心中沉甸甸的,就像压了一块铅石。
追兇人
一花一世界
他现在深切感受到了晋军强大的实力,刘士宁恐怕危险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命运,让他不寒而栗。
钱掌柜就是宣城人,钱家三代造宣纸,造的宣纸最为有名,十几年前,他受家族的委托来润州开店,他的宣纸品质过硬,渐渐在润州和整个江南都有了名气。
但正是这份名气使他们被刘士宁盯住了,五年前,在刘士宁的软硬兼施下,他的家族屈服了,答应让纸铺成为刘士宁设在江南的情报点。
这五年来,钱掌柜收集了大量关于江南官场、财税、民情、农作物以及各州地形地貌和城墙的情报给刘士宁,正是因为他的情报,才使刘士宁确定了进攻江南的三条路线,也使刘士宁十分清楚常州的城防以及城内粮食情况。
可是情报给得越多,钱掌柜的负罪感就越深,尤其刘士宁在常州惨败后,钱掌柜越来越害怕自己家族被刘士宁连累。
钱掌柜心事重重地回到店铺,他刚进店铺,一名伙计迎上来道:“掌柜,老家那边来了一份鸽信!”
钱掌柜心中一惊,他其实一直在等这份鸽信,这是常州惨败后刘士宁发来的第一封鸽信,这段时间他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刘士宁会怎么暴怒,常州有晋军主力驻扎,自己却没有及时告诉他。
这其实也不怪钱掌柜,他对江南民团了解很多,但晋军刚到润州,他哪里能那么快掌握晋军的动向?
钱掌柜匆匆回到掌柜房,打开了鸽信,在灯下细细看了一遍,刘士宁在信中严厉斥责他情报有误,导致大军兵败,并命令他立刻回宣州述职。
钱掌柜半晌说不出话来,居然让自己回宣州述职?
自己从来没有担任过他的什么职务,没拿到他的一文钱俸禄,有什么职可述?这不就是卸磨杀驴,打算让自己承担兵败的责任吗?
但更让钱掌柜感到不妙的是,让自己回去述职,显然不会让自己再回来了,那店铺怎么办?这可是钱家的资产,他如果另派一个人过来,那店铺算谁的?
下午时分,钱掌柜从店铺里出来,他平静地对伙计道:“我出去打听一下消息?”
“掌柜,老家那边说什么呢?”伙计似笑非笑问道。
伙计其实就是在问鸽信里说什么?
那年一九九八 懷舊書生
铺子一共有三个伙计,其中两个伙计是钱掌柜的旧伙计,从家族带来的,只卖货,不管情报,而眼前这个伙计却是刘士宁派来的情报探子。
钱掌柜心中立刻警惕起来,这个伙计一定是偷看了情报,在希望自己赶紧走呢!难道是他给刘士宁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我过几天可能要回去一趟,进点货,你们看好铺子就是了。”
说完,钱掌柜转身走了,这名伙计望着钱掌柜走远,眼中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
城外大营内,一万匹战马已经进营,它们需要调养几天才能完全恢复体力。
傲嬌鬼夫,我不約 酒小魚
李冰正和王侑商议对宣州作战的策略,王侑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将军既然要夺取宣州,首先必须知道刘士宁在宣州的兵力,而且宣州是郭士宁进攻江南的后勤重地,我估计他在宣州的兵力不会少,如果我们一万骑兵突袭宣城,那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粮食问题。将军还是先派斥候把宣州的底摸透再下手不迟。”
李冰笑道:“殿下的意思是驱狼吞虎,让郭士宁去和马燧部撕咬,如果郭士宁被压缩到洪州,那他就无法立足,必然会向西扩张,马燧和郭士宁的冲突就无法避免了,当然,这只是殿下的想法,不是强制命令,我们可以按照形势变化来确定战术,我估计打到最后,驱狼吞虎这个计策很可能无法实现,所以这一次,我们的目光绝不能只盯着宣州。”
“将军的意思是,不仅夺取宣州,还要再夺取江州?”
李冰缓缓点头,“我们夺取江州,长江航线基本上就打通了,当然还有刘辟的江陵,他时日不会长了,但我们这次进攻也不仅仅是再添一个江州,我的意思是,最好能一鼓作气,全歼刘士宁的军队!”
禦天武帝
正说着,有士兵在帐外禀报,“启禀将军,大营外来了一人,自称是刘士宁在润州的情报探子。”
李冰和王侑对望一眼,这个情况倒出乎他们意料,李冰连忙道:“带他进来!”
局長紅顏 鷹犬人生
不多时,情报探子被士兵带了进来,正是钱掌柜,他走投无路,只能向对方自首。
皇宋錦繡
钱掌柜进来跪下道:“小民钱逸,是宣州钱氏家族之人,奉家族之令在润州开了宣纸铺,迄今已有十二年,但五年前,刘士宁寻衅抓了我父亲,也是钱氏族长,在刘士宁的威逼之下,家族只得被迫答应替他收集情报,只是没想到刘士宁竟然进攻常州,与朝廷为敌,这绝非我们钱家的本意,钱家不愿再与刘士宁同流合污!”
李冰示意士兵将钱掌柜扶起,他微微笑道:“钱掌柜只要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将功赎罪,相信你们家族一定会安然无恙!”